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外公的瓜地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19

■杨留碗

小时候,一到暑假我就迫不及待地要去外公家。那里有我心心念念的瓜地,外公的瓜地,就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我。

外公一生的兴趣都在希望的田野上。他家西侧不远的地方,有一块不足一亩的田地,依路傍水,实在是种瓜的好地方。

初春,岸边的柳树才抽出嫩芽,外公就开始翻地、施肥,做好播种准备。清明时分,各种各样的瓜都播下种子,开始孕育收获的希望。最早从土里冒出头来的是黄瓜苗,当它们开始游藤时,他就用芦竹搭架,让它们往上爬。不过几天,藤上就摇曳着星星点点的黄花……香瓜苗、西瓜苗、牛角瓜苗、冬瓜苗也争先恐后地掀开泥土被子,和黄瓜争夺阳光下的地盘。

这下,外公忙得不可开交了。他开始以瓜地为家,没日没夜地忙碌:锄草,培土,治虫,浇水,施肥,打岔掐尖,剪去多余的叶子……每一道“工序”都要经过他的手,他忙得几乎顾不上回家,索性就在路边搭个瓜棚:几根长木棍支起个架子,上面盖上几层草帘子,遮住阳光,四面通风,里面再放两张长凳,长凳上摆几块木板,再铺上一张草席,当凳亦当床。

这个瓜棚虽然简陋,暑假却是我们兄妹仨人的儿童乐园。我们喜欢盘腿坐在这简易的床上打牌、下棋,饿了渴了就到瓜地里找瓜吃。放眼望去,架上挂的,地上躺的,到处是瓜。有胳膊粗细的牛角瓜,有满身长“刺”的黄瓜,有碗口大的香瓜,有枕头大小的冬瓜,有比篮球还大的西瓜……瓜的世界,瓜的海洋,满田里挑瓜,挑得眼睛发花。最终往往摘个西瓜,既充饥又解渴。我们熟练地用手指甲掐几个印,手轻轻一拍瓜就裂开了,果肉甜而发鲜,让人馋涎欲滴。

当我们大快朵颐的时候,外公却不肯闲着。盛夏往往天旱难下雨,白天,外公蹲下身子弯着腰,在每一棵瓜的根部小心翼翼地挖开一个坑,生怕伤到根须。傍晚,待河里的水凉了,外公又忙开了,他不喜欢用扁担挑水,两只有力的大手各提一个水桶,直往河里冲,装满了再三步并作两步地往瓜田里奔,一桶水浇一个坑,坑里的水泛起了泡泡,还“咕咚咕咚”地发出声响,那是瓜儿们在大口大口喝水。大约两个小时后,夜幕降临,抗旱任务也顺利完成了。外公脸上露出喜悦的神色,而他浑身上下满是汗水,那条外婆洗得发白的短裤似乎在往下滴水……

晚上,劳累一天的外公头一搁到枕头就打起呼噜。翌日,公鸡才叫头遍,他就一骨碌爬起来,挑起两个箩筐摸黑走进瓜地。哪个瓜长在哪儿,熟到何种程度,他闭着眼睛也知道。大约半小时,两个箩筐就装得满满的。晨光曦微中,他挑起沉甸甸的担子,往附近的县城赶去……

岁月匆匆,一晃四十年过去了,外公也早已驾鹤西去,但缕缕瓜香还时常飘进我的梦里。

责任编辑:SLP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