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苦了一辈子的母亲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20

○ 马文林

母亲离开我们已快四十年了,每当我看到母亲这张照片都思绪万千、热泪盈眶。母亲的生前往事就会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

母亲谈素琴,生于1915年,生前在扬州饮食公司下属的烧饼店工作。这份工作一年到头都要在凌晨4点多钟上班,当时也没有什么代步工具,上下班全靠步行。尤其是寒冷的冬天,上班时北风呼啸、冰冻不开、天黑路滑、母亲需艰难跋涉三四里路才能到达;有时天黑在小街小巷步行还会遭遇流浪狗,她总是按时上班,从不迟到。炎热的夏天,她站在滚烫的油条锅旁边炸油条,一站就是几个小时,高温熏烤、汗流浃背,身上尤其是两手臂上生满了豆大的痱子。为增加销售,经常需要送货上门。当时也没有什么运输工具,母亲有时要背一大篮子烧饼送到扬州新北门的体育场给正在训练的运动员吃,几里路背下来累得腰酸背痛、满头大汗。其间,母亲曾被调动过几个店,无论离家远近她都服从领导调动,很快适应工作,和那里的同事和睦相处,圆满完成各项工作任务。母亲就是这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奉献,大家都称她为“老实人”。

母亲一辈子省吃俭用,衣服、袜子旧了总是补了又补,外面衣服穿得褪色了,就衬在里面穿。当时家里经济也不宽裕,一旦条件允许,她首先想到的是给我们几个子女添衣服。母亲常说,一粒米,一颗汗珠。最困难时期,粮油紧张、物资匮乏,米饭不够吃,她总是让我们吃米饭,她自己吃山芋干、南瓜汤等充饥。有时她让我们先吃,然后她再吃剩下的饭菜。她常说孩子正在读书上学、长身体,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很多家庭还没有用上自来水,我家饮用水全要用水桶取井水爬坡提回家。当时也没有家用电器,做饭、洗衣等全靠人力完成。母亲下班回来还担负着大量家务事。晚上还经常为我们缝补衣服、纳鞋底。母亲也是个热心人,哪家亲戚生活遇到困难,母亲总会想方设法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1981年春,66岁的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母亲辛苦了一辈子,可以说一天福也没有享过,儿女还没来得及给她尽孝,让她安度晚年,她就这么快离开了我们!母亲虽离开多年,但她的优良品质却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继承。

责任编辑:煜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