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父亲如梯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20

○ 王翔

连绵的夜雨,淅淅沥沥地打在窗外的树叶上。再过几天,又是中秋了。每到中秋,人们总会想起团圆,也自然思念起亲人。这种情愫,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愈发变得炽烈起来。

月到中秋分外明。父亲生于中秋,名“中明”。父亲如果还健在的话,今年是他的九十岁诞辰。父亲出生泰兴农村,十几岁就参加革命,辗转苏中地区,最后落脚扬州。那个年代,父亲经历多少刀光笔影、鼓角争鸣?令我追忆,令我景仰,令我终生难忘。

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张爱萍将军在方巷“社教”蹲点期间,作为地方抽调的干部,父亲夜以继日工作的身影记忆犹新,参与编写的扫盲读本《识千字》陪我度过了小学阶段。

记得,上世纪60年代末,扬州地区在国庆路文化馆举办农副产品展览会,父亲在家里的堂屋中挑灯、踱步撰写展览词的状态历历在目。在人生遭遇磨难时,父亲曾跟着木工师傅学起木匠手艺,并打出像模像样的碗橱。此碗橱一直用到我结婚那年。

后来,父亲一段时间分管农业,为了掌握棉花种植技术,不但学习有关书本知识,还用一段铜丝做了一个株行距的模板随身携带,方便工作。再后来,父亲的工作又进行了调动。1977年正月初一晚,新坝发生突发事件,父亲第一时间奔赴现场处理,接着连续数月处理善后事宜,终积劳成疾。在病榻上父亲感慨万千地写道:“党的阳光照征途,献身革命三十秋;秃笔饱蘸邗江水,一片丹心纸上留”。

那时,父亲有一部二八大杠自行车。父亲一下班,我就偷偷地趟走,用“掏螃蟹”的方法,学会了骑车。有一年夏天,父亲也是用这辆车带着我们哥俩去城北的小运河学游泳的。

童年时,我发现家里有一套刻图章的工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缠着父亲数日后,父亲用牙刷柄为我刻制了有生以来第一方姓名印章。这方印章文字遒劲、古风扑面,至今还珍藏在我的书房里。从此,我便与篆刻结下了不解之缘。

记得上小学时,一段时期我比较害怕写作文,父亲教授“起、承、转、合”妙招,竟然使我的作文突飞猛进,时不时地被老师课堂评点。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学校推荐我作为在校生参加高考。那时,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数理化自学丛书》成为争抢的复习参考书。为了能买到这套《丛书》,我有求于原则性极强的父亲,帮助了我,让我如愿以偿。这套十七册《丛书》直到我儿赴美留学后才搬到车库的樟木箱里。

听雨知秋缅怀慈父,闻香寻桂追思过往。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已41载,我也到花甲之年了。在父亲离开我们的岁月中,我无时无刻不在效仿着他。父亲仿佛是一架高耸的梯子让我循梯入世,父亲又好似一座擎天的高山任我自由飞翔。

父亲啊,我亲爱的老父亲,祝您在那里一切安好!

责任编辑:煜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