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疼我的人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20

○ 朱珈仪

不知不觉走到记忆中熟悉的老房子前。

农村老式土坯垒砌的屋子,屋前堆着一堆红薯。胖乎乎的红薯,经过冬天的太阳一晒,淘洗干净,倒入锅里,加些水,等水烧开时再搅拌些稀麦面糊进去,再烧开后,就做成了红薯稀饭。红薯稀饭,香香的,甜甜的。每次舅妈都会给我的碗装上满满的红薯。每次我都会吃个饱喝个够。吃在嘴里, 甜在心里。

眼前还和记忆里一样的情景:舅妈在土灶锅前忙碌着,一个碗一个碗紧挨地排列摆放着,她一只手拿着勺子,正在一个碗一个碗地盛着红薯稀饭。大表姐和小表姐正在桌边摆放着菜,因为背对着我,她们没有发现我的到来。当舅妈把盛好的碗往桌上端,转身的时候看到了我,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唤了一声我的小名,忙招呼我一起坐下来吃饭。“舅妈!”我兴奋地奔向她。但平时胖胖的舅妈,不知怎么地竟然抱起来很轻很轻,像纸片人。我的冲劲太大,用力过猛,重心失衡,抱在怀里的她竟然往后倒去,我也跟着一起倒下。就在我快要倒地的瞬间,我一下子醒了。原本刚才是一个梦。

舅妈温暖的笑容清晰地呈现在脑海里。想舅妈了!真的好想好想舅妈啊!泪水就这样无声地滑落……

没有人知道,我对舅妈的感情有多深,更没有人知道,舅妈虽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在我心里,她远远高于亲生母亲的位置。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家里无暇顾及幼小的我,是舅妈看我可怜,抱回家养了我。我的童年,支离破碎,是舅妈和大舅的疼爱给了我的童年仅有的温暖记忆。

我记不起自己是几岁回家的。多年之后,我有时想,如果小的时候就一直在舅妈家,该多好!那我的人生该是另一种人生。

在我最落魄的时候,舅妈每次见到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和蔼可亲。我一直想等我有一天经济好转了,我一定把她接到我身边好好地孝顺她。可是还没有等到这一天来临,她就匆匆地走了。脑血栓,来得又快又猛,还没有等送到医院,人就没有了。得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就空了。

失去亲人的滋味,心真的好痛好痛,疼痛难忍!虽然舅妈已离开十几年了,但是每次想起来,心都会隐隐作痛。

舅妈的匆匆离去,留给我永远的遗憾和深深的自责,还有深深的思念……

责任编辑:煜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