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我奶奶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20

○ 汤淼

2006年的6月28日,爱我的奶奶永远地走了。记得,奶奶弥留之际昏迷了,可当我来到她的身边,俯下身在她耳边轻轻呼唤时,她骤然睁了一下眼睛,嘴唇蠕动了一下,眼泪顿时模糊了我的眼。我大声地叫着奶奶,在我的呼喊声中,奶奶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留下了永恒的笑意……

奶奶是爱我的,当我从母亲的怀里出来,抱我的亲人便是奶奶,是奶奶给我喂了生平的第一口水,穿了生平的第一次衣,洗了生平的第一次澡。

在我1岁多,由于父母工作忙,又没有太多的带孩子经验,我经常生病,奶奶得知后心急火燎地又从千里外赶来,在奶奶的呵护下,我才一天天健壮起来。

奶奶是坚强的,从小到大,我从没见她掉过一次眼泪。但有一次姑姑却告诉我,奶奶哭过一次,那是在我两岁的时候,由于我太顽皮,爬上沙发的靠背上往下蹦,结果碰到了旁边的桌子角,眼角碰得青紫,奶奶心疼得抱着我哭道:“要是把眼睛碰瞎了,可怎么得了哇!”

奶奶和爷爷都是普通工人,却抚养了6个子女,还要赡养乡下的老人。奶奶拼尽全力地支撑着这个家,每天下班后,做完了家务,还要上街去卖冰棒、麻花;家里,每天都是最后一个吃饭,最后一个睡觉。尽管她所工作的食品厂的食堂丰富又实惠,但奶奶却舍不得多花一分钱,她每天都是带自己腌的咸菜萝卜去吃,尽量苛刻自己,却对子女十分关爱,为了保证6个子女的成长营养,她每个星期去买一个便宜的猪头回来,不怕麻烦地根据猪头的各个部位来炖、炒、煎、煮……

一次,奶奶不小心把手划了一个大口子,血一下涌了出来,我看得心惊肉跳,奶奶却毫不在乎地只是用嘴把血水吸吮了一下,就把手伸进泡有洗衣粉的水,继续洗衣裳。我读高中了,在学校住宿,学校离家里有近二十里的路,每当天气骤然转凉,奶奶就会专程来为我送衣裳……

9年前,年近古稀的奶奶终因积劳成疾中风瘫倒。临终前的一两年里,她总把保姆喊作她儿时乡下的伙伴,可每当她见到我时,那眼神会骤然亮起,一口就喊出了我的名字。

奶奶走了,但她的温暖一直陪伴着我。

责任编辑:煜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