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乡情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21

■陆山

离乡来到县城落脚,已十余载了。

县城距老家二十里路,骑车只需四五十分钟。乡邻每每进城,办完事并不急于回家,总爱到我家来聊聊。

乡亲们厚爱我。说不定哪天早晨门一开,门口便有了带露水的韭莱,青葱的豆角,水嫩的萝卜或红红的蕃茄,不留下片言只语。我心头顿时暖暖的。隔不多久,回老家一趟,才知送韭莱、豆角、萝卜和蕃茄的是谁。他们却反而有些不过意,羞红着脸说:“哎呀,那是自家种的,又不值几个钱,还提它干啥!”

不知何时起,乡亲们竟把我当作小村里“有出息”的人。大概因为我家兄妹三人全都考上大学,我毕业后,又分到县城的“高等学府”当了名老师,间或在报纸上写几个文字,于是便把我当作秀才夸耀。几个小时候和我一起光腚玩耍,又一起上小学、初中、高中的好友,每见我的文章见报,必想方设法拿回家以示村人,惹得村人啧啧点头。在村里守着几份薄产的老父老母亦成为受人尊敬的人物,年终说不定还会捧着块“五好家庭”的匾额回家,然后恭恭敬敬地张挂在堂屋中间。

周末或节假日,我便骑车回老家。正是日落时分,阳光柔柔地照着,乡野间特有的气息扑鼻而来。不知不觉已到村边,村里人或在菜畦松土间苗,或在田头施肥治虫,见我回家,便停下手中活计,双手在裤腿或衣袖上擦两下,远远地走来。那布满厚茧的大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松开后我才发觉双手发疼。问候的话语却不像城里人那么斯文,而是粗喉大嗓,把一份真挚质朴的情感包裹在连珠饱似的“骂人”的口吻中。相互间越亲近,则“骂”得越厉害。于是被一路“骂”将过去……

回到家里,六旬老母责怪我为何不预先捎个信儿,也好让她准备点菜肴,一边唠叨,一边已提着菜篮出门。左邻右舍闻讯而来,挖来了蒜苗,斫来了竹笋,还有勤快而麻利的年轻小伙儿,从村后的小河捉来了螺蛳及小鱼小虾,婶婶们早束了围裙来帮母亲上灶执铲。“嘁嘁嚓嚓”一阵子,小屋里便弥漫着扑鼻的香味,端上来竟摆满了一桌。父亲正要上小店沽酒,叔叔已提来了满满一壶自酿的米酒,闻一闻酒香便醉了几分。

乡亲们都是爽快人,喝酒不用小盅,一律用素花小碗,一碰便“咕嘟”一下干掉一碗,酒过三巡脸红脖子粗,说话忘了音量,举止有了“英雄”气。喝完了酒,谈够了话,推门一瞧,月已西斜,乡邻陆续散去,人影幢幢。

责任编辑:觅风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