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裁缝三呆子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21

■陈忠明

裁缝三呆子有一个哥哥,人们称二呆子,也是裁缝,和裁缝三呆子住在一起,在我老家西门外一条大街的东边,距我家约不到二百米的地方,和我表叔家紧挨着。门朝北,有门面,共二进。前面由裁缝二呆子享有,有门面做裁缝生意。堂屋搁一个大案板,供裁剪衣料之用。三呆子在里面,要穿过二呆子的营业间才能到三呆子住的地方。这哪儿是人住的地方?除了一个搁置做衣服的案子,一个烧饭吃的锅腔外,家徒四壁,真实的寒窑,一点不假。没有门,四面透光透气,冬天如何过呀?我小时是在初冬的一天,跟母亲一起去三呆子家,请三呆子来我家做衣服见到的。

裁缝三呆子中年丧妻,留下两个男孩。小学时大男孩比我大两岁,但和我同班,数九天还只穿一件单薄的破衣服,脏兮兮的,没人和他玩。据说他们家没有按时按顿吃饭的说法。家里没有女人,家不像个家,三个男人,只靠裁缝三呆子的手工活每天挣个一元几角的钱,这穷日子可想而知。

裁缝三呆子邋遢,鼻涕拉乌,一件衣服不知什么时候换过洗过,说话口齿也不清晰,好像有严重的鼻炎囔音,看不出拿针线活的本领。再就是裁缝三呆子做完的衣服总要清洗后再穿。

我母亲最“奢侈浪费”的事就是这请裁缝三呆子做衣服了。为什么不给裁缝二呆子做,听说二呆子会顺料,即短料。并且二呆子做衣服的价钱也比三呆子高一点。但是请三呆子来家做衣服,每天要管三次饭:早饭、中饭、下午茶,吃过下午茶再做一会,他知道不管晚饭,冬天黑得早,五点多就回去了。

三呆子第一天来就是夹着一个布包,内有尺子、画粉、剪子、针线、针箍、银刮子(挞浆糊用的)等,手提一个烧木炭的熨斗。

我记得裁缝三呆子有了希望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我1975年赋闲在兴化时,他大儿子安排工作了,小儿子也有工作了。

旧时缝制服装,大多是个体独自将量体、裁剪、缝纫、熨烫、试样等各项工序,一人完成,俗称“一手落”。由于缝制服装的品种不同,又有中式裁缝、西式裁缝、本帮裁缝等区分。

儿时的我盼望家里请三呆子做衣服,这是因为能够吃下午。过去人家有事,一般有吃下午的习惯。每年冬季,母亲请三呆子到家缝制几件新衣过春节穿,三呆子要连续一周时间在我家。那一周我是最高兴的,下午放学不贪玩了,回家有东西吃,真好。

过去的吃下午,多以面条、油饼、油端子、烧饼、麻团、京江脐之类的小吃点心出现;我母亲图省钱,自己在家做了招待裁缝三呆子,如煎几个鸡蛋或蛋炒饭或摊鸡蛋饼,或下一碗猪油酱油面,即阳春面。小孩的我馋相毕露,吃下午也少不了我的份。

责任编辑:觅风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