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老唐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09/21

■李梅

上世纪70年代末,小唐留着齐耳短发,穿着白短袖工作服,蓝色百褶裙,背着棕红色医药包走村过户,是乡里一景。

那时候乡村卫生室两间小屋,不足40平方,医疗条件相当简陋。尽管如此,小唐却把这里当作大舞台,每天唱念做打,倾情投入。她经常潇洒地用酒精棉一抹体温计,对病人高高举起说:“张嘴,啊——”语气轻柔却有着不容抗拒的气势。病人乖乖张嘴“啊”,神态恭顺。她则转身变戏法似的摸出砂片,一抹药水瓶,轻轻一掰,“哔啵”一声,动作行云流水。

当时镇里几十个村都有女赤脚医生,只有她敢独自一人为产妇接生。也许她天生就是个做妇产科医生的好料子,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20岁的小唐从来没觉得接生是个担天大风险的事,反而有种莫名兴奋和激动。她包扎产包时就像军人整理行军背包,果断而迅速,方圆几十里的新生儿几乎都是她接的生。

到50岁退休的时候,唐医师差不多迎接了2000个孩子来到人间,却从未出过一点差错。这个成绩,着实令人赞叹。

然而熟悉她的人,比如我,却知道老唐绝对不是个严谨细致的人。她丢三落四,毛手毛脚,家务活做得一塌糊涂,生活中的细节离尽善尽美的距离该用光年来计算。

她经常把菜炖在煤气灶上忙别的事,等想起来菜已经成了焦炭,需要反复捶打才能和锅分开。她打开抽屉后永远不记得关,家里的橱柜门,各种包的口,总是张着大嘴,似乎在呼唤她。

也许是主人不拘小节,家里的鸡行为习惯也很奇异,和她风格惊人相似。它们经常伏在拖鞋上下蛋,最后鸡蛋留在鞋内,好似一只丑陋的老蚌产出了硕大的珍珠。有一次,邻居看见鸡蹲在她家院子里的水池中,大为吃惊,好心地帮忙驱赶,结果鸡惊慌失措跳出来,夹着蛋到处跑。

老唐弄丢的手套、钥匙、茶杯,不计其数,想要找个能和她PK一下的马大哈,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而老唐给人治病,却能做到细致耐心,这真令人费解。

有一次我调侃她:“你是大面积粗犷,选择性细致啊!”她呵呵一笑说:“人命关天的事,哪能掉以轻心,必须放在首位!”

于是,我开始相信,老唐这辈子是因为把注意力和精气神都给了病患,所以才顾及不了生活中的琐碎小事。

顺便说一下,老唐是我妈喔,一个特别好玩的老太太。

责任编辑:觅风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