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扬州老兵深情回忆与朝鲜阿妈尼的“母子情”

来源:扬州日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0/10/20

宗明写的回忆文章。

宗明戎装照。受访者供图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我虽然已92岁了,但还是经常想起当年朝鲜的一位阿妈尼(老大娘)。”老兵宗明昨天深情地告诉记者。

家住广陵区曲江街道洼字街社区的宗明,12岁参加新四军,从随军小演员到战地医生,他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四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抗美援朝期间,宗明曾为一位朝鲜阿妈尼拔牙。20多年前,他以《忆一位朝鲜阿妈尼》为题,记录了两人的异国“母子情”。

12岁参军,从随军小演员到战地医生

“我出生在宝应,3岁随父母逃荒到安徽,12岁那年,因为家里房子被日本鬼子烧了,于是带着国仇家恨参加了新四军。”宗明回忆道,一开始他在新四军淮南大众剧团做小演员,以独唱、合唱和小戏剧等形式宣传抗日;1945年2月,被选拔到新四军二师卫生部卫校学习,8个月后走上战场,从卫生员一路成长为战地外科医生。

“战地医院距离战场往往只有六七里远,从前线撤下来的都是重伤员,需要紧急进行取子弹、截肢、缝合等手术。”宗明介绍,作为战地医生,他全程参与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甘岭战役等重大战役。“仗打起来,我们就24小时工作,累了就两人背靠背打个盹。伤员一来,大家全部精神抖擞地投入救治,尽最大努力抢救战友的生命。”

四次与死神擦肩,四次为重伤员献血

“战地医院属于后勤保障单元,但战争期间没有‘平静的手术台’,危险时时刻刻存在。”宗明告诉记者,他曾四次与死神擦肩。渡江战役时,所乘的木船被炮弹打翻,他游了200多米才上岸;在浙江瑞安乘船转移时,他垫了三本厚书枕在船帮上睡觉,结果一颗子弹打穿了两本书;在朝鲜,敌机机枪扫射打到了他的帽檐上,扔下的炸弹落在他面前,却幸运地没有爆炸。“战友们都开玩笑说我命大。”

“战争期间,前后方所有人员都要验血型,并写在帽子上以备急用。”宗明说,战士们在前线被打穿动脉,转移下来后常常急需输血,战地医院库存血用完后,就需要现场人员紧急献血。他曾先后四次现场献血,解放战争两次,抗美援朝两次。

后来,宗明转业至地方,先后在扬州市中医院、工人疗养院等单位工作。他曾向希望工程捐款,并结对帮助过不少扬州的贫困学子。

为朝鲜阿妈尼拔牙,结下深厚友谊

“1954年春天,我们卫生营转移到朝鲜东海岸的一个小山坡驻防,附近有个姓崔、时年48岁的阿妈尼,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先后在战场上牺牲了,她与17岁的女儿相依为命。虽然这样,这位阿妈尼依然乐观开朗。”宗明回忆说。

有一天,当地政府官员和卫生营领导带着这位阿妈尼找到宗明,请他帮其拔掉两颗断了牙冠的牙根。“我先开了消炎药,让阿妈尼回家先消炎。”宗明介绍,半个月后,阿妈尼来到卫生营,经过一个小时的手术,两颗牙根被顺利拔除。

此后,这位阿妈尼就成了志愿军营地的常客,不但带着女儿帮忙洗衣、打扫卫生,还带着学校的学生前来表演节目慰问部队。1955年春节后部队换防,阿妈尼带着女儿一直将宗明等人送到火车站,直到火车启动后还继续朝大家挥手。

“战争是残酷的,但因为有这位阿妈尼,我对抗美援朝战争的回忆有了温馨,在异国他乡,看到她就像看到自己的母亲一样。”宗明感慨道。

通讯员 李梅 记者 刘峰生

责任编辑:煜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