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扬州:跨界多元解锁“书店+”时代 品读生活增添新滋味

来源:扬州日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2/05/25


资料图片

都说一等好事是读书,确实,“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一年四季窗前过,皆是读书好时节”,读书实乃人生一大乐事也。如今,在书香之城扬州,借阅卡让书店化身图书馆、“夜宿”书店让你可枕书而眠、首家儿童主题书店即将开业……

本报记者 王璐

提起书店,你会想起什么?

是席地而坐,捧一本书看一下午的自由和满足,还是挑选到心仪的书,想要买来拆封的迫不及待?是点一杯咖啡,享受身体放松与精神遨游,抑或是走进一家独立书店,与志同道合的人以阅读的名义相遇?

如今的书店,早已不再是传统的阅读空间,而是进入“书店+”时代。记者探访了市区多家书店,发现当下的书店被赋予了新业态与深内涵,为我们的品读生活增添新滋味。现在,就让记者带着你解锁打开书店的N种方式吧。

书店+“沉浸式”体验

“夜宿”书店,仰望“星空”枕书而眠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吸引他们走进一家新书店的第一因素,可能是“颜值”。

位于京华城的西西弗书店,墨绿红橙的主色调,经典复古的英伦风,文艺氛围感会让路过的人,因为那不经意地多看一眼,便想要走进去细细了解。

进入书店,又是另一方境地,整体光线偏暖色调,古铜色的书架,让店内的环境多了一份静谧。图书按照分类布局摆放,条目清晰,不时有读者寻找、翻阅;充满童趣的儿童阅读区,是属于孩子们的“快乐星球”;矢量咖啡馆,咖啡的香味伴着书香,足以让人从中找到一份宁静;各色文创,则是给生活增添了一份小惊喜。一时间,西西弗书店成为网红打卡地。

钟书阁。

此情此景,仿佛回到了2016年“最美书店”钟书阁落户扬州珍园之时。融合了扬州城市特色、以运河文化为主题的钟书阁,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建筑作品,一进门一条蜿蜒的光带,犹如在扬州静静流淌了千年的运河,向前方延伸,也将读者带入了一个全新的阅读空间。

吸引读者走进书店,只是第一步,彼时的钟书阁就曾表达了自己的理念:相比较传统书店,钟书阁承载了一个更大的文化理想,就是实体书店不能仅限于书籍买卖、阅读和附加的咖啡服务,而是以书店为载体,结合读书会、新书发布、写作研讨、艺术品展示、生活沙龙、创意集市、网络购书等,成为代表最新理念的精品文化综合体,让读者爱上书店、爱上阅读。

如今,这种“书店+”模式已成众多书店的常规。“每一家书店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不同特色,面对同质化,精准定位自身更重要。”钟书阁扬州珍园店店长程玥说,钟书阁地处老城区,深厚的文化底蕴形成的读者群体是优势,也是促使书店不断深化“书店+”模式形式和内涵的动力。

钟书阁夜宿活动。

早在三年前,钟书阁就曾推出过“夜宿钟书阁·书店奇妙夜”活动,场地就设在有着“星空顶”的少儿馆。一顶不大不小的帐篷,不多不少的行李,头顶无边的“星光”璀璨,跨进帐篷是家,跨出帐篷就是书的世界。“活动从晚上8点开始,每期都有不同主题,由孩子们自己动手搭建帐篷、体验非遗项目、听绘本故事、自由阅读,于书香中入梦。”程玥介绍,对于这种沉浸式体验,在疫情防控情况允许的条件下,书店计划在今年暑期重启“夜宿”活动。

“孩子很兴奋,第一次离开家,有丰富的体验活动,有专业的老师指导阅读,‘困来颠倒枕书眠’。”在曾参加活动的小读者家长陆凤娟看来,这是在其他地方无法经历的体验,也能帮助孩子养成阅读的习惯。

书店+“图书馆”

图书借阅卡,是创新还是回归?

如果以进驻时间来计量,钟书阁、西西弗书店等这类连锁书店,对于扬州还是“新朋友”。还有一些老牌连锁书店已经驻扎在扬多年,大众书局便是其中之一。

大众书局。

从进驻扬州开始,历经四望亭路、时代广场、万家福商城、力宝广场、万达广场、RMALL、三盛广场等多次迁址、新开门店,大众书局可谓见证着扬州实体书店的兴盛、遭受冲击迎来“闭店潮”、又逆势回暖再出发的历程。

面对电子阅读和网络购书的冲击,大众书局也是首批尝试“书店+咖啡”模式转型的书店。在经历了“书店+”1.0时代(图书+咖啡、文创),“书店+”2.0时代(图书+新书发布、文化沙龙、手工体验等)后,最近,大众书局因为图书借阅卡而“出圈”。图书、咖啡、文创、借阅卡,四者共同构成了如今书店的盈利模式。

在位于RMALL一楼的大众书局内,简洁大气的设计风格、透明亚克力吊牌上刻着朱自清《扬州的夏日》中的文字,无不体现着扬州的城市特色。“我们推出图书借阅卡已经有四五年时间了,购买借阅卡的读者,可以享受将馆内图书免费借回家的服务,若看完后爱不释手,也可以选择将其买下。”大众书局店长方中美介绍。这样的模式赋予了书店如同图书馆一样借阅的功能,这在扬州大型实体连锁书店中还是首创,“而我们相较于图书馆的优势在于,依托于出版社资源的书品,以及图书迭代更新的速度。”

而在很多读者看来,如今的图书借阅卡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另一种形式的回归,回归阅读本身。“在我们的学生时代,有很多书店可以每天一毛钱、两毛钱的费用将书借回家,畅销书都得靠抢,有时还要排队等上好久,那时觉得,看书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85后”妈妈王敏说,她办了亲子借阅卡,与孩子共度亲子时光。

新华书店。

一边是回归,一边是坚守。对于老扬州人来说,位于汶河路的新华书店则见证了扬州几十年的时代变迁,经典的红底白字牌匾,承载了扬州几代人的文化情怀和生活记忆。

扬州人对自己的童年总会有这样的印象,每逢暑假来到新华书店,找上一本已拆封的样书,席地而坐,吹着冷气超足的空调,一呆就是一整天。当然,新华书店也不全是好回忆,因为各种试卷、教辅都来自于它。

相较于童年记忆中热闹无比的新华书店,如今的现状确实大不如前,但对它而言,运营成本中占比最重的店铺租金是不必考虑的,另外还有入驻的商家和柜台的租金收入。而且,依托门店图书的零售并不是新华书店的主要收入来源,版权引进、教辅发售、单位合作等各种项目才是。如今,新华书店也进行了空间调整、资源整合、丰富形式,坚守着一座城市的文化记忆与标志。

扬州首家儿童主题书店5月底试营业

瞄准受众精准发力

在实体书店不断探索的过程中,都不约而同地发现了一个现象,亲子阅读和家庭教育越来越受重视,书店也有意特地开辟出儿童专区,或是有针对性的亲子活动。瞄准这部分群体,扬州首家以儿童及青少年阅读为主题的大型综合书店应运而生。本月底,位于扬州翼立方教育发展中心的HOPE琥珀儿童书店将试营业。

HOPE琥珀儿童书店。

走进HOPE琥珀儿童书店,鲜明色调的书架、糖果色的卡通桌椅、旋转木马桌椅,仿佛走进童话的世界,最震撼的是琳琅满目的童书。“书店从调研、策划、设计、装修,到图书的采购、展陈,历经两年多时间。我们精心挑选了上万册优质童书,根据不同年龄层少儿的认知特点分门别类,细化为低幼、小学生、中学生,满足儿童习惯养成、智力开发、扩大知识面、深化阅读等方面的不同需求。”HOPE琥珀儿童书店店长严彤介绍,孩子可以在馆内免费阅读,也可以办理借阅卡,将喜爱的图书借回家。

书店上下两层1600平米的面积,被分为阅读空间、文化空间、文创空间。严彤说,未来,书店将利用店内绘本、青少年读物资源,开展“周周读书会”、“亲子阅读会”、新书发布、公益讲座等,并将依托与儿童、书籍、中国传统佳节有关的节日,举行文学主题活动,也会联合本土品牌推广非遗文化,以体验活动和相关书籍打造场景,传承分享、匠人制作、手工艺课等。

“希望通过多元化的活动和专业的阅读引导,让孩子爱上阅读,正确阅读。”严彤说,正如书店的名字,琥珀源于HOPE(希望)的音译,蕴含了家长对孩子成长的美好希冀,“爱与希望,藏于琥珀”。

不一样的“烟火”

独立书店,藏闹市居一隅绝尘嚣

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散落着众多独立书店,或隐于闹市,或偏安一隅,每一家都如同不一样的“烟火”,有着它独特的光芒。

独立书店往往独处一地,空间与内容各有特色、匠心独具,体现着店主的个人偏好与精神追求。

位于皮市街的边城书店,店主王军,也曾开过寻常的书店,然而面对时代快车道,他寻找到一条曲径通幽的古道,那就是古籍。他寻书、藏书、卖书、修书,进而因古籍而衍生出文创产品,将陈旧的岁月映照在现代生活中,圈粉无数。

在瘦西湖新天地,经营一家名为“人间小温”旧书店的陆广飞,则是将孔夫子旧书网的“书摊”搬到线下发展成为实体书店。他搜集的旧书以文史类书籍为主,兼顾艺术,如昆曲、书画等。在他看来,光是收集旧书,就充满着意外之喜。一套旧书,往往需要各种机缘巧合,才能凑齐,整个过程如同寻宝一样充满了惊喜。

戴阳,一位“80后”,有着一份与推广阅读毫不相关的本职工作——民营企业的销售人员,同时他也是RMALL写字楼里的野百合书店的店长。他以一个书店为载体,将爱好阅读的人聚在一起,制定“扬州人的书单”,推出共读计划、72小时书店等系列阅读活动。在他看来,阅读并不孤独,推广阅读也不是一件孤独的事情,总有一帮志同道合的人在读书的路上携手同行。

书店载书,亦载人。我们把书读旧,把人读新;把书读薄,把人读厚。书店,绝不止步于书,它更是城市的“文化灯塔”,是城市人的精神栖息地。

责任编辑:煜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