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 中共扬州市委宣传部  扬州报业传媒集团  联合主办

卖冰棒打零工既当爹又当妈 他抚养弃婴24年供其读研究生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发布时间:2022/05/25

       通讯员 吴承真 魏加芹

记 者 高宝亮 文/图

“燕子,你还好吗?最近上海有疫情,你可一定要当心哟。”“爸爸,我在这里挺好的。导师待我也不错,医院老师生活上对我也很照顾。端午节要到了,提前祝您端午节快乐哟!”昨天上午,65岁的李大平与在上海读研的养女视频“隔空对话”,看到她过得不错,李大平乐了。

在扬州市邗江区甘泉街道焦巷村,李大平的养女考上苏州大学研究生的消息,一度成为村里轰动一时的新闻。李大平靠在浴室跑堂打工,夏天骑自行车卖冰棒挣钱,终于把养女培养成研究生;而女儿自小乖巧懂事,对父亲体贴入微。这对养父女的一段佳话让人们津津乐道。


李大平在看女儿的获奖证书

老房墙上,贴着女儿成排奖状

整齐的庄台上,一排边矗立着许多座农家洋楼,有的门前还有不锈钢门楼,门口地坪上停放着私家车,这一切都透露着农家生活的富足。而李大平家,是村里唯一一家砖混结构的平房,堂屋的天花板做了吊顶,屋内浇筑了水泥地坪。他家门前没有小院,更没有私家车。

中等身材,一头白发,不太善于言辞,以及过早爬上额头的抬头纹,李大平的外貌,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要老许多。走进李大平家,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三间瓦房,中间是堂屋,一张年代久远的四仙桌,四张板凳放置在四周。李大平带着记者来到女儿的房间,还没粉刷的墙上挂着女儿穿着护士服的照片,有的还用头像做了表情包。一旁的书桌上,放着书籍和动漫玩具,那是他女儿的最爱。

“我女儿从上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拿奖学金,她有不少奖状。”李大平告诉记者,新房改造前,老房子的墙上曾经贴着成排的奖状。每有客人来家,他都要带客人看女儿得到的奖状。那是他一生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从客人“啧啧”赞叹声中,得到了无限的满足。

李大平的家

三次婚姻,都没有给他留下孩子

村民们介绍,李大平现在在甘泉一家企业打零工,一个月有3000多元的收入。

1958年出生的他,十年之内曾经遭遇过三次婚姻变故。第一任妻子,嫁过来后,嫌他家穷,磕磕绊绊地过了八个月,后来分了手;后来,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湖北女子,有模有样,也勤劳,能做庄稼活,谁料想却是个骗婚的女子;第三次,有人为他介绍了一个老老实实的农家女,但她视力残疾,有一次到池塘边洗手,不小心掉进池塘里淹死了。

三次婚姻都没有留下孩子。婚姻变故让他对成家不再抱希望。渐渐地,李大平的母亲年纪也大了,家不成家,将来自己老了依靠谁?

这时有人建议:“大平,我看你抱个孩子回家养吧。这样,你将来老了,屋头也好有个端茶倒水的人。”

李大平觉得,这倒是个好办法。他就跑到扬州福利院,跑了几次后,福利院的管理人员都认得他了。管理人员告诉他,像他这种情况,要收养弃婴,必须本人要年满40周岁,且有稳定收入,才能办理收养手续。结果,福利院那边还没有等到消息,甘泉一位工友告诉他,某医院妇产科有一个弃婴,让他快去看看。

李燕小时候的照片

收入不高,他咬牙买来奶粉喂女儿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97年12月20日早上,天气湿冷。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赶紧骑自行车到甘泉集镇,然后从那里乘公交到这家医院。”李大平说,他赶到医院后,看到的是一个体态瘦弱的女婴,小脸红红的,眼睛都没有睁开。

女婴抱回来了,他开始了“又当爹又当娘”的日子。“我当时在集镇上一家浴室跑堂,工资不高,而且那时浴室还不像现在的休闲中心,几乎天天开门。那时每年只有半年有活干,过了清明节,浴室就要暂时停业了。我就在自行车后面绑上木箱,走村串户卖冰棒,赚钱补贴家用。”李大平说。

婴儿最理想的食品当然是母乳,这道理他懂。女儿还小,需要营养。他到超市一看,货架上最便宜的奶粉,一袋也要9块9,一二十块的他就更不敢看了。

自己这辈子就够苦了,不能再亏待女儿了。一咬牙他就买回几袋奶粉,学着煮奶粉,喂女儿。

女儿吃饱了,对他开心地笑了。李大平十分高兴,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整天发热,他抱着女儿四处求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尝过母乳的缘故,小燕子的身体自小就很瘦弱。

小燕子半周岁时的一次生病,不仅印证了他的预感,而且差点让他吓掉了魂。

“她得了一种怪病,症状看上去像是白喉,却又不是。孩子整天发热,烧得四肢发紫。”李大平说,那阵子,他抱着女儿跑了好几家医院,医生都说不出名堂。最后,他找到黄珏集镇一家老中医,在他那儿挂了几天水,终于治好了。

“幸亏你来得及时,要是再迟一两天,皮肤发紫到了胸部,孩子就没救了。”老中医说。

乖巧懂事,6岁女儿站在小板凳上煮饭

听话、懂事,乖巧,这是女儿给邻居们比较一致的印象。她从来没有向爸爸撒过娇,也没要奶奶给自己买过什么玩具。她明白,家里日子的艰难,想方设法地要为爸爸分担。

夏天,李大平卖冰棒去了。她自己烧水洗澡,奶奶在一边洗衣服。她就用小板凳垫在脚下,在老土灶上洗锅,淘米煮饭。李大平回家了,刚把车子架好,她就把饭菜端上桌,然后,招呼爸爸快吃饭。李大平每每想到这些,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那一年,女儿才6岁。

在其他人家,6岁的女孩子正是向父母亲撒娇淘气的年纪,而李大平的女儿却学会了操持家务。

学生时代,女儿“拿奖拿到手发软”

很快到了上学的年纪。更让李大平开心的事来了,女儿的学习成绩出奇地好,从小学到初中,年年拿奖学金。甘泉小学、甘泉中学的老师,一提到李燕,都认为这学生不错,天资好,能吃苦,将来肯定能有出息。平时,书本等学习用品,老师们经常接济她。

“家里没有钱让她上兴趣班,但她各科成绩都好,特别是数学和英语拔尖。拿现在的话说,就是拿奖拿到手发软。”李大平说。

2013年中考,女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邗江中学读高中。那一年甘泉中学只有9名学生被邗江中学录取。

2016年高考,她也没有让父亲失望,以优异成绩被徐州医科大学护理学院本科录取。

正在上海实习的李燕

政府相帮,不让贫寒学子失学

小燕子引起村干部的注意,是在2020年的夏天。

甘泉街道团工委在焦巷村办了一处希望村塾,每天暑假,都有许多大学生志愿者前来为村里的留守儿童上课、做游戏。村干部发现,经常有一个女孩来村里,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在一边看书。焦巷村村主任郭秋香说,村干部一打听,她是本村村民李大平的女儿。

那一年春天,李燕考上了苏州大学研究生。她对村干部说:“收到研究生入学通知书,她真是又激动又纠结。激动的是,她终于考上,是本届毕业生中为数不多的幸运者;纠结的是,她本来打算四年本科毕业后就上班挣钱,为爸爸减轻负担。可这一来,又要家里为她花钱了。”

这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郭主任对她说,能顺利考上苏大研究生,说明你很优秀,“你只管去上学,有街道、有村里呢,还能让你因为贫困失学吗?”

村里把她的情况向街道和区妇联作了反映,为她申请了3000元的入学补助。

“爸爸老了,我将来要好好照顾他”

“李燕性格很阳光,办事很认真。村里办希望村塾,暑假里缺志愿者,就经常过来帮忙,和村组干部一起上门动员村里的留守儿童来参加活动。”焦巷村党总支书记戴悦说,她教孩子们书法、绘画,还利用自己的专业给大家讲防疫知识。她的讲课,新鲜有趣,开拓了村里的孩子的视野,受到孩子们的欢迎。

李大平家的困难,牵动着村干部们的心。郭主任介绍,早在前几年,村里就把情况向街道和区民政局作了反映,按规定程序为李大平家办理了低保。2018年,为李大平家申请了危房改造资金3万元,帮助翻建了危房。

李燕的研究生导师在上海,目前,她在上海十院的病区实习。前一阵子,上海的疫情很让李大平挂心,闲暇时,父女俩经常通过手机视频聊天。李大平要女儿千万不要舍不得钱,读书要用脑子,营养要跟上。“钱的事,不要烦,有爸爸呢。我还不老,苦得动呢。”

“爸爸为家庭苦了一辈子,听力也不好。他老了,等我将来拿工资,我要好好照顾他生活。另外,我也要尽力帮助那些生活困难的孩子,让他们好好读书,用知识改变命运。”李燕说。

【记者手记】

采访过程中,记者不禁被这段父女情深深地感动,为这位6岁就踩上小板凳,为全家人淘米做饭、品学兼优的女孩而感叹。

小燕子当初是不幸的;然而,她又是幸运的,她遇到了二十多年如一日、含辛茹苦抚养她成长的养父。更加庆幸的是,遇到了那么多关心、帮助她的热心人。

正如李燕所说,知识改变命运。美好的生活画卷,正在她面前徐徐展开。相信今后,她的人生一定会越努力越幸运。加油吧,小燕子!

责任编辑:煜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