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肝移植之父"登扬州讲坛:医疗是救人的学问不应该有藏私的观念

2017年07月 09日 08:01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观众聆听刘江瑞摄

观众聆听刘江瑞摄

陈肇隆讲演刘江瑞摄

陈肇隆讲演刘江瑞摄

    很荣幸来到扬州,和大家分享一路走来的医疗道路,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些启示。讲的主题是“一个医生的养成与社会关怀”。

    最后一个暑假

    山地医疗走遍六村落

    我在48年前考入高雄医学院,一进入学校,就被推选为学生代表。我设计了班级的班旗,里面有着理想和憧憬。大二,要主办迎新活动,我设计了入场券。当时学院没有礼堂,要走3公里借用别的学校礼堂。

    1971年,我读大学二年级,第一次和星云大师结缘,那是参加佛光山的夏令营活动。星云大师45岁,英俊挺拔。没想到40年后,我有幸担任他的医疗团队的召集人。大师以病为友,说修道人要带三分病痛,才知道发心。

    我喜欢大自然,也经常主办登山活动,还和同学毕业旅行。为了省钱,火车上吃的盒饭,是我为大家煮的。半路上,两个同学决定订婚,我立刻买了一包菜,在标高3402米的山庄帮他们办了一桌喜宴。

    1975年,我当医学生的最后一个暑假,做了两个月的山地医疗服务,我背着药品和简单的医材,走遍屏东雾台乡的六个村落。

    后来长庚医院招医生。我报名的时候,200多个人争取6个名额。我接到备取通知,27年后,我当上了医院院长。所以,对年轻人说,只要努力,都能实现梦想。

    长庚医院

    一度把台湾指标拉到世界最高

    医院工作辛苦,晚睡早起,干脆每天准备睡袋,就在办公室休息。我接诊过一位末期肝硬化病人,肚子里有19公斤的腹水,相当于承载了6个足月新生儿的重量。换肝后一个月,已能正常生活起居,回到工作岗位18年了。

    肝脏移植手术在亚洲发展迅速,特别是台湾的活体肝移植技术处于世界领先位置。这是少数可以领先欧美医疗水平的医学领域之一。国际五大活体肝移植中心都在亚洲。

    我始终觉得,用筷子的手,要比用刀叉的双手更加灵活。我经常鼓励同仁在困境中寻求突破。

    活体肝移植在长庚医院已经成为常规手术,每周都有三例。目前我们完成肝脏移植1647例,其中活体肝移植占87%。长庚医院把台湾整体的三年存活率一度拉高到84%,在国际上,84%是最高的存活率。

    每个行业

    最困难的时期恰是最好时机

    很多人都想到高雄来换肝。美国画家来到高雄,说儿子查到,高雄肝移植水平最高;越南一位肝病专家濒临死亡,送到高雄来救治,现在已经重新走上医疗岗位,帮助别人……台湾的海外活体肝移植病人,长庚占了94%。

    我在长庚医院担任院长13年,以肝脏移植作为火车头,来做示范,并带动各单位从点到线,再到面的发展与提升。2005年以来,获得两项代表全球第一的金奖,还有代表亚洲第一、台湾第一的诸多奖项。

    台湾第一个走上国际舞台的外科医师是林天祐教授。可是当时台湾还没有医学插画家可以帮他画手术插图;他的学生、也是我的老师推荐,让我帮他画手术插图。当时,我是第三年的住院医师,也没有看过肝脏手术;为了把图画好,我把相关资料都找来读。我想任何领域都一样,下功夫就会产生兴趣。当时我依稀觉得肝脏外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最大的突破是肝脏移植。因为这样的机缘,肝脏移植就成为我一生医疗生涯的志业。

    30多年前,肝脏移植是非常困难的大手术。而每一个行业,最困难的时期,恰恰是进入这个领域最好的时机。上世纪80年代,主要的工作是完成亚洲首例成功的肝脏移植手术,并率先采用脑死的定义,促成脑死观念的共识、立法。

    锲而不舍

    能把一个目标做好就够了

    台湾肝移植的突破,通过日本漫画也得到了很大的推广。我是漫画的主角,由于漫画非常畅销,还改写成了小说,书名叫《孤高的手术刀》,不久就卖了超过100万部,还被拍成了同名电影。

    1996年,我们应邀到马尼拉,完成菲律宾第一例活体肝移植手术。2001年,完成北京首例肝移植手术。以后多次在上海、北京等城市,进行手术援助示范。这些年来,我们培训了340多位来自各国的肝脏移植医师。乔布斯换肝之后,延长了生命,他执著于苹果新品的研发。

    我在自家的苗圃,从种子开始,已经培育了1万多棵树苗。值得纪念的时候,我都会去种树。同仁们也热心参与其中。通过植树,增加大家的凝聚力。医院有9000多棵乔木,其中有5000多棵是我从种子开始培育成小树后,再移植到医院。

    开创全球肝脏移植的Starzl说过,所谓医学的历史,通常是昨日不可思议的,今日也很难达成的,只要坚持理想不断努力,明日往往成为常规。设定目标,锲而不舍,能把一个目标做好,那就够了。

    医疗是救人的学问,不应该有藏私的观念。台湾的医疗能有今天,也是因为我们过去有机会去学习别人,今天,我们可以走出去帮助,或让别人来学习,就应该毫无保留地回馈国际社会。

    记者 桂国 王鑫(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

    【本报专访】

    无论高兴,还是哀伤最爱种树沉淀自己

    从一名“备取”医生,到长庚医院的院长,一当就是13年。陈肇隆,这位“亚洲肝脏移植手术之父”的人生轨迹,深深铭刻着“执著”与“超越”。陈肇隆最爱种树,在他看来,这和肝脏移植一样,都是生命的移植。

    艰苦是最好的试金石

    40多年前,陈肇隆毕业,当时台湾的医疗水平还很落后,学习的条件也异常艰苦。而在陈肇隆看来,艰苦是最好的试金石。

    陈肇隆一直感恩王永庆,先生创办的长庚医院也是他梦想的平台。陈肇隆说,长庚医院成立时,王永庆就提出“高薪养廉”,并在台湾率先提出在长庚医院看病不用交“保证金”,这深深震动了台湾的医疗界。

    陈肇隆坦言,自己当长庚医院院长的底气,就是自己的专业水平。“在台湾,医学生是最会考试的,个个都怀有天之骄子的理想。”身为一名医生,如果医术达不到相应的水准,做行政也是没有“说服力”的。而陈肇隆走上院长工作岗位是被推选出来的。

    医疗和管理都讲究创意

    在医术和行政之间穿行的陈肇隆,游刃有余,用他的话来说是“触类旁通”。“医疗和管理,都讲究创意。有时一个创意,就能让棘手的问题迎刃而解。”

    当年,长庚医院的周边交通十分拥堵,车辆乱停,困扰不已。陈肇隆就在这条路段加上了“绿带”,上面写着“救护车专用道”,通向急诊。“这激发了民众的同理心。”交通环境大为改观。

    医患矛盾、纠纷也是陈肇隆必须面对的。为了让外界加深对医疗行业的了解,陈肇隆特地开办了有关医疗作业认知的课程,来上课听讲的是法官、检察官等。陈肇隆说,医疗争议依然存在,但医师的胜诉率高了很多,这对医生的权益也是一种保障。

    陈肇隆出色的行政能力,为人所赏识。尽管有机会从政,但他觉得自己最适合的还是做一名医生。

    最爱种树沉淀自己

    陈肇隆一般在晚上8:30-9:00离开办公室。即使再忙,也坚持回家吃饭。无论是自己高兴的时候,还是哀伤的时候,都喜欢去种树。一个人、一棵树、一个角落,陈肇隆说,这是一种沉淀。

    王永庆去世时,陈肇隆一人默默地去种树。后来,372位同仁积极响应,报名参加。陈肇隆把家中的树苗运来,大家一棵一棵,留下一片绿色。这也激发了他建永庆纪念公园的想法。“后来,向政府报告,政府非常支持,签下了50年的认养合约。”

    当年垃圾、杂草丛生的地方,获得了“重生”,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记者 桂国 王鑫


责任编辑:陈书戈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