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白燕升登“扬州讲坛”趣谈戏里戏外 赞扬州戏曲园建设

2017年09月 10日 08: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绘图袁亮

绘图袁亮

观众聆听刘江瑞摄

观众聆听刘江瑞摄

白燕升在讲演刘江瑞摄

白燕升在讲演刘江瑞摄

    原标题:白燕升漫谈艺术与生活 不懂传统,就根本不懂时尚

    昨天下午,白燕升登上“扬州讲坛”,漫谈艺术与生活。

    白燕升,知名媒体人、传统文化学者、中国电视戏曲制作人、前央视主持人、制片人,曾获中国广播电视主持人最高奖金话筒奖、中国电视主持人30年风云人物奖;著有《冷门里,有戏》《那些角儿》《大幕拉开》等作品;走进清华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墨尔本大学等200多所海内外高校进行讲演。

    讲座现场,白燕升风趣生动讲解扣人心弦的戏里戏外,平实动情描述着爱与坚守。本报今特辑录现场录音,以飨读者。

    我和扬州有缘,20多年前来过,去过邗江中学带领大家一起朗诵“故人西辞黄鹤楼”,那时候还没有《烟花三月》这首歌。1999年出了这首歌,后来扬州有了“烟花三月节”。可见艺术对于城市的影响,除了《烟花三月》,还有《太阳岛上》《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等歌曲,比如《人说山西好风光》,让山西名满世界。

    扬州不要忘记自己的艺术符号,这样的城市很美很柔,但是本土文化容易被覆盖,这就要增加地域人的文化自信。我们的地域文化是什么?我们没有人是看客,我们都是时代的主角。

    爱万事万物其实就是爱自己

    2013年我离开央视,我在央视供职20年,太多的媒体反复问我为什么离开。我觉得,回忆需要距离,所以闭口不谈。我来到浙江一个寺庙里。我有个同学,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很瘦很帅气,留着长发,洋气自由,他在那里做义工。当我走近时,看到一个瘦瘦的人等我,当我定睛一看,拥抱他时,我真的哭了,他的长发不见了,眼睛里的桀骜不驯不见了,嘴角全是笑意和温暖。我在那里呆了一周,这一周对我影响很大,原来人是可以把心放下来的。

    我现在坐在这里,感到很幸福。我有一颗真诚的心,和大家分享我的人生,以及所思所想。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要有感恩的心,面对周遭的人和事。

    朱元璋微服私访,看到一位老农,当时朱元璋口很渴,就想讨口水喝。尽管老农自己也很渴,但是还是让给了朱元璋喝。朱元璋很高兴,就问老农家住哪里,不久,老农成为县令。当地的秀才气疯了,题写“十年寒窗苦不如一杯茶”。后来,朱元璋又来了,他看到秀才的题字,也加了两句:“他才不如你,你命不如他”。什么是命?命就是对别人怀有感恩的心。我们要去爱陌生人,爱万事万物,这其实就是爱自己。这些年来,我也思考了传统文化的内在和外延。我经常对年轻人说,不懂传统,就根本不懂得时尚。

    从审美到审丑很远也很近

    审美的核心是艺术,审美艺术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吃下去的饭,形成你的样子。读进去的书,形成你的气质。

    物质的需求加精神的需求,就是人性的完满。审美到最后,看到的都是人性。爱的一定是人,超越艺术的本身。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从审美到审丑,很遥远,但是或许只有一步之遥。

    审美没那么复杂,就是人对于事物的感受。我去谷歌,看到清华大学高材生,我问他,公司有什么福利?他说,可以带着孩子和宠物来上班,没有上班的概念,在家里,在海边,都可以办公。不想回家,可以半个月呆在公司,吃饭住宿都是免费的。那里有20多个餐厅,都是不要钱的。公司的核心价值,归根到底,不是制度,而是人。

    我们从戏里可以找到美,传统的戏剧中,配色的讲究,服饰的搭配,都是很美的。有部戏《李亚仙》,李亚仙是一位风尘女子,一位公子喜欢她,李亚仙就给自己赎身。但是这位公子不去读书考功名,每天都说李亚仙的眼睛很美,为了督促公子,李亚仙刺瞎自己的双眼,这位公子最终也考取了功名。剧照中,李亚仙刺瞎双眼的瞬间,有痛苦,有无助,有爱怜。你告诉我,你喜欢的影视明星哪位可以作出这种表情?

    艺就是最好的术

    京剧名家张火丁,以前叫做张灯,她火到一塌糊涂,个人觉得她是中国戏剧界票房价值最高的演员。她的票,高到2880元,6个小时就卖完了。很多年前看过她的一次演出,我就觉得她一定会火。她一张口,她的泛音比男人还重,声音就把人抓住了,她的声音非常宽厚,天生古代仕女的气息,立刻弥漫开来,抓住了现场所有的人。

    生活中的张火丁几乎没有人际交往,她只知道唱戏,她觉得京剧应该火。2006年采访她,我问十句,她都不回,我如同单口相声演员那样。她惜字如金,不愿意接受采访。她扮戏,如同从古代走过来,没有一丝硝烟,没有一丝火气。她的冰点,就是沸点。每次张火丁演戏,我都去看别人,看别人如何看张火丁。剧场里真正的互动,才是真享受。

    张火丁的戏不多,但是所有的戏,张火丁都要唱出自己的味道来,比如《白蛇传》,开始有人担心她的武打,她非常聪明,扬长避短,唱到《断桥》,很多观众都在流泪,观众说,她冷,但是冷得特别好看。好的戏文,就是优美的散文诗。

    张火丁在美国百老汇演出,美国媒体用了4个整版来报道,轰动了全美。在加拿大,同样盛况空前。

    任何的戏剧都要去剧院,任何影视都是不如现场演唱的。民族的,只有自己喜欢,才能影响别人。如果自己都不喜欢,又如何走向世界?

    对传统敬畏

    考量一个民族

    我老家河北,我在北京20多年,一直没去过日本,前段时间终于去了。去了奈良、京都、大阪,看到很多遗产建筑,文化交流是不断叠加的,相互学习,相互交流,采访了日本的歌舞伎大师,在日本有极高的地位,他向梅兰芳大师学过扇子舞,内心非常敬畏。我采访过一个艺术家,他唱过中国的昆曲,演出《牡丹亭》,他上场时,一丝不苟,一出场就震惊了,整个舞台上都是他,光彩照人,勾魂摄魄,我看完戏后没有走,这在以往的经历中很少见。他的卸妆很慢,而他化妆更慢,他把美都留给了所有人。我等了他40多分钟,他说热爱中国,所以喜欢昆曲。喜欢昆曲,更加热爱中国。昆曲距离我们很近,600多年来,我们还有多少耐心,能够静下心来听一首昆曲呢?

    对传统和经典的敬畏,是考量民族的标尺之一。

    应该跟老前辈

    找差距

    “燕北真好汉,江南活武松”,说的是盖叫天,他是通过身段来传承的,他是有风骨的,清朝有内廷供奉,给皇上唱戏,他不去,他说我是给观众唱戏的。

    1934年,在上海演出武松追杀西门庆,本来扮演西门庆的演员跳下来后,要就地打滚到别处,盖叫天才跳下来。可是那位演员没能及时躲开,为不伤到这位演员,盖叫天硬是半空转身,右腿当场折断。盖叫天硬是金鸡独立,坚持把戏演完。大幕拉上,大家把他送到医院,很不幸,遇上一位庸医,上来就要截肢。盖叫天哀求,截肢就意味着自己的艺术生命没有了。后来,医生同意接骨,但却接成了罗圈腿。医生说,没办法,如果有办法,那也是敲断重接。盖叫天,把腿放到桌上,抡起胳膊,把腿砸断。那位庸医落荒而逃。后来,找到一个好医生,重新把腿接好。仅仅过了一年半,盖叫天在他摔断腿的舞台上,为观众演出了武松这样一部大戏,回报那天晚上的观众。我们现在用戏比天大来概括德艺双馨艺术家。而在盖叫天这样的老一辈艺术家眼里就是一种日常。我这么多年就是活在前世今生这些有缘的大师的故事里和精神里。我们都应该和我们的老前辈找找差距。

    传统文化能引领当下

    我与扬剧王子李政成交往了10多年,他一直希望撑大扬剧的格局。他拜戏曲大家裴艳玲为师,学了不少好戏。裴老师今年71岁了,一位老太太了。当年,也就是86年的春晚请她去,给了她6分钟,到了最后一次彩排,导演说,前面时间紧,后面时间也紧能不能压缩一分钟。别说五分钟,就是20秒,都是打破头往里钻。但裴艳玲回家了。在她看来,我是唱戏的,你要懂我。你告诉我:这1分钟从哪儿剪?

    1996年,我带着摄制组去采访,她并不配合,不需要采访。去了他们家,她也不看我们,把腿放墙上练功,家徒四壁,她可不是穷,什么都见过,只是不用那些来装点自己。我问:您塑造了那么多不同的男子角色,心里有障碍吗?她斜了我一眼:没有。后来,接着说:一个女人从我面前经过我不会注意,一个男人从我面前经过,他的言谈举止我一抓便准。我塑造的是我心目中理想的男子形象,所以我比男人还男人。我当时就觉得,这就是大师啊,她没有文化,没有上过学,而她对艺术的理解是那么的透彻。我继续问:您演钟馗嫁妹,您在台上演,我在台下哭。您是调动了什么情感来塑造的?她看了我一眼,说:不知道。我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敬意,这就是大师。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现在有的专家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生怕人说他不知道,滔滔不绝。裴艳玲说:也许我跟你一样坐在底下看自己,也许我跟你一样把生活中的酸甜苦辣,都给了台上的人物。

    我把片子拿出来给文艺中心主任,也是春晚的开山鼻祖策划人审片的时候,对方很惊讶:怎么还有这样的人?!这个片子播出了,我因为采访裴艳玲,而获得了当年的星光奖。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艺术家,有裴艳玲这样老一辈艺术家的风范。传统文化不是落后的陈旧的,而是活生生的,能引领当下。年轻人,在自己的成长中,需要先进文化的滋养。好的境界是相通的,一定要提高自己的审美、知识和情怀。

    记者 桂国 王鑫(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胡林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