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读《红楼梦》品王熙凤 马瑞芳解读“王熙凤魔力”

2017年09月 24日 07:39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马瑞芳在讲演刘江瑞摄

马瑞芳在讲演刘江瑞摄

    编者按

    昨天,“百家讲坛”主讲人马瑞芳在“扬州讲坛”,主讲“王熙凤的魔力”。

    《红楼梦》是最好的中国故事,王熙凤是《红楼梦》中塑造得最成功的一个。这个聪明、漂亮、能干、狠毒的“凤辣子”,曹雪芹把她写活了,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也是罕见的。

    马瑞芳,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大学古代文学学科学术带头人,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

    本报今特辑录现场录音,以飨读者。

    王熙凤在世界文学中是非常杰出的。世界文学中有很多经典的女性形象,俄罗斯小说《白痴》中有一位美丽的女性,还有《贵族之家》《复活》《战争与和平》等,都有让人难忘的女性角色。而王熙凤和这些文学形象比,一点也不差。而且王熙凤的社会容量,比这些女性都强大。

    法国的巴尔扎克《贝姨》中一个阴险狡诈的老姑娘,塑造得特别好,还有《交际花盛衰记》,大家读完后,都可以对比。英美作品中也有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飘》改成了电影《乱世佳人》。1936年《纽约时报》评论称小说中的玛格丽特是美国文学中现在活生生地活着,而且会一直活下去的人。她是极端自私,能够把所有不利于自己的因素变得对自己有利,但同时会损害别人,这很像是王熙凤。我当时就想,作者是不是看过《红楼梦》。

    中国古典文学中,著名女性中,除了林黛玉、王熙凤,还有潘金莲。潘金莲和王熙凤有可比性,但是她在家务中没有发言权,无法和王熙凤比。那么从戏剧中寻找,几位女性也没法和王熙凤比。比如《牡丹亭》里的杜丽娘,写的是爱情故事。《长生殿》,唐玄宗和杨贵妃的故事。此后还有《桃花扇》,都是以爱情为主。

    相比而言,王熙凤要丰满得多,她身上蕴含的东西,对当代人的启发要超过任何中国古代文学中的其他女性形象,如果要找,只能从古代文学中的男性形象去找了:曹操。2009年,在山东大学搞了一场对话,易中天对话马瑞芳,副标题叫曹操pk王熙凤。曹操和王熙凤,两个人智谋超群,信奉一种哲学:宁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王熙凤说,凡事我说能干就能干,我就不信什么报应。

    红学家王昆仑说,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这就是王熙凤的魔力。

    王熙凤主导一条“红楼”线索

    《红楼梦》里有两条线索,一条是宝黛爱情,一条是贾府盛衰。其中贾府盛衰,就是王熙凤管家。在宝黛爱情里缺不了王熙凤,但是在管家中可以缺少贾宝玉和林黛玉。除了两条主线,还有一条隐线,旁观者的眼睛看贾府,那就是刘姥姥,刘姥姥三进荣国府,基本上和贾宝玉没关系,每次都和王熙凤有很大关系。

    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打秋风,很害怕,见到一般管家都喊“太爷”。刘姥姥等着王熙凤来,进入少奶奶房间,里面都是珍稀的物品,看到满身绫罗绸缎的少奶奶,内心一定是紧张的。王熙凤见了刘姥姥,并不摆谱,满面春风打招呼,还说亲戚们不走动都疏远了。刘姥姥说我们穷,我们走不起,给你们丢脸。王熙凤说,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呢,何况你我。王熙凤多会说话啊,你是来找我要钱的,但是表面上还是要平等的。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是来还情的,送新鲜的瓜果。王熙凤这次和刘姥姥的关系有了亲情,根据曹雪芹的构思,将来王熙凤的女儿巧姐,是要嫁给刘姥姥家的板儿的。于是,后来刘姥姥三进荣国府,就是救巧姐的。

    王熙凤和贾宝玉,就是《红楼梦》的两个核心人物。贾宝玉神游太虚境,看到身边女性命运的警示,就是金陵十二钗的图和判词,听了曲子。曹雪芹写王熙凤,就是冰山上站的雌凤。雄为凤,雌为凰,所谓雌凤,就是王熙凤有男性特色。冰山消融了,就是“雪山崩”,最后王熙凤也死于“血山崩”,也就是大出血。王熙凤的判词:“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但是她又是难得的管家角色。

    曹雪芹对王熙凤有很大兴趣去写

    曹雪芹写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瑞在花园里碰见王熙凤,如果王熙凤一开始就拒绝,贾瑞不敢。但是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王熙凤看花,贾瑞说请嫂子安,王熙凤客气地说请安。贾瑞说,遇到嫂子是有缘。王熙凤还是在敷衍他,就想摆脱他。但是贾瑞还是想纠缠她,王熙凤就不高兴了。贾瑞一直纠缠她,总是来请安,从秋天到冬至。王熙凤于是请贾瑞进来,把贾瑞骗到穿堂风的地方,让他冻了半夜。尽管如此,贾瑞还是色心不死。最终王熙凤又设了一个局,害死贾瑞。这个相思局,对于王熙凤没有好处,但是她的口甜心毒,就很明显了。

    后来,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本来她就是荣国府的管家婆,但是宁国府请她过来帮忙。秦可卿死后,贾珍来请王夫人,邀请王熙凤帮忙打理。这时候,如果王熙凤稍一推脱,这件事情就做不成了。但是王熙凤该出手时就出手,绝对不会放过施展才华的机会。

    王熙凤先是思考,宁国府出了什么问题,宁国府有五大弊病,总结出了五点。有了这五点,王熙凤对症下药,进行改革。她还没来呢,宁国府管家就说,王熙凤是一个有名的烈货,翻脸不认人的。王熙凤贵如少奶奶,但是工作起来不要命,一早就来了,晚上10点多回去,工作14个小时,毫不养尊处优。她先召集宁国府的仆人,进行训话分配任务,端茶倒水,端菜端饭,点蜡添油,分工明确,赏罚分明。一天之内,清清爽爽,每个人都有责任。王熙凤会做人,说你们辛苦一个月,今后你们大爷会赏你们的。有一天点卯,有一个人没来,这个人说自己来早了,可是又睡迷糊了。王熙凤说,放了你,就没法管别人了。拖出去打二十大板,还割去一个月的钱银。这就是独裁者的气派,敢说敢做,治理得清爽。

    王熙凤唯一闺蜜就是秦可卿

    关于王熙凤的眉毛描写很传神,开始是林黛玉进府,王熙凤“柳叶吊梢眉,丹凤三角眼”,本来很美,这样就奇怪了。王熙凤有性格特点的外貌特征,王熙凤平时太阳穴上都贴着膏药,晴雯生病了,用了西洋药膏,贾宝玉让人去跟王熙凤要。麝月说,平时二奶奶贴惯了。这就是王熙凤经常贴药膏,因为她用脑头疼。

    王熙凤特别势利,王熙凤唯一闺蜜就是秦可卿,秦可卿自杀前,来给王熙凤托梦,说要照顾这个家族,要在祖坟附近多置田地,还给了王熙凤很高的评价:你是脂粉堆里的英雄。

    秦可卿死后,王熙凤送秦可卿风风光光走。当时,秦可卿的弟弟秦钟和贾宝玉一起骑马,王熙凤坐车。王熙凤这时候叫贾宝玉一起走,为什么不叫上秦钟一起?因为秦可卿已经死了,这就是人走茶凉。

    当然了,王熙凤也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断伤害着贾府的名声。她放高利贷,贾府的人每个人都有零花钱。王熙凤把全府的银子领来,应该是5日发,她却10日发,挪用这笔银子放高利贷,每年能赚上千两银子。

    王熙凤归根到底也是弱者

    王熙凤也是可怜的,也是弱者,她和尤氏、王夫人不一样,王熙凤在封建社会中,要求一对一的爱情。王熙凤和丈夫是非常恩爱的,贾琏到外地去,王熙凤都在算日子。等到他回来,又帮他设宴接风。但是贾琏却是不可救药的,而且贾琏喜欢找有烟火气的女性,比如多姑娘。还有包二家的,王熙凤捉奸在床。王熙凤到贾母面前告状,但是贾母却说,贾府男子就如同馋嘴猫一样,你倒吃起醋来了。当然,贾母也教训贾琏,说凤姐平儿都是美人坯子,不要找那些脏的臭的。这就是贾母撑腰,王熙凤还不能吃醋。这就是凤姐吃醋,满盘皆输。此后,王熙凤装成非常贤惠,贾琏找了尤二姐,王熙凤亲自把尤二姐接回来,这就是王熙凤害死尤二姐的大戏。

    贾琏要和尤二姐结婚,这比包二姐严重多了,王熙凤没有儿子啊,尤二姐可能会生儿子。王熙凤该怎么办呢?她改弦易张,把尤二姐迎进来,然后赶尽杀绝。贾琏前脚刚走,王熙凤就命令按照她的房子同样装修。那时,还在穿孝,她一身素白衣服去见尤二姐,这一身打扮就给了尤二姐一个下马威。尤二姐迎出来,是一身新娘子装。王熙凤哀求尤二姐过来,同吃同住,扮演起一个贤惠正妻、懂事的当家奶奶。至于尤二姐,我见过愚蠢的,但是没见过愚蠢得这么精彩的,她一句推辞也没有。王熙凤让丫环善姐伺候尤二姐,结果尤二姐要头油也不给,吃的饭也是剩下的。贾赦把丫环秋桐赏给了贾琏。王熙凤挑唆秋桐斗尤二姐,秋桐对尤二姐大骂。王熙凤利用秋桐和大夫的两把利剑,最终尤二姐吞金而死。其中,王熙凤还怂恿尤二姐原来的未婚夫去告状,还顺手弄了点银子。

    王熙凤对宝黛持成全态度

    1980年,我给六个国家的留学生讲《红楼梦》,受时代、思潮的影响,谈及王熙凤,我拿起笔来,写下“蛇蝎美人”四个字。但有留学生不同意这一观点,他们认为王熙凤很能干。娶媳妇就娶王熙凤这样的。我当时很奇怪,这就是王熙凤的国际影响。

    王熙凤是管家,马屁拍得真是太好了。有时觉得,王熙凤很不错,她害了哪一个姐姐妹妹?大观园成立诗社,她还出了银子。王熙凤就是一个千面娇娃,不是单一的。有时也有很善良的一面。来了一个穷亲戚,王熙凤见对方很懂事,她还送了200两银子。

    王熙凤对宝黛爱情是什么立场?我一直认为是“成全”。她是贾母肚子里的蛔虫,千方百计呵护宝黛。当然,堂堂的管家奶奶对一个“外来户”百般呵护,也有利益考虑。

    记者 桂国 王鑫(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

    本报专访

    马瑞芳向青少年

    推荐经典读物

    这是马瑞芳第六次登上“扬州讲坛”。马瑞芳所研究的两部名著《红楼梦》《聊斋》与扬州都有着深厚的渊源。

    她说,《红楼梦》与扬州更是有关了,“在根子上了”。

    经典文学扬州渊源深

    “扬州是文学重镇,多少人喜欢扬州啊!”说起扬州,马瑞芳满是赞叹。

    在马瑞芳所研究的作品中,《红楼梦》《聊斋》是受关注度最高的。“《聊斋》的作者蒲松龄一辈子只离开了山东一年,就是在宝应高邮。他在诗中也写了自己晚上怎么坐船到扬州看美景。他在这里亲身经历官场一年,对于写《聊斋》有很深刻的影响。”

    她说,《红楼梦》与扬州更是有关了,“在根子上了”。“如果不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三汊河干筑帝家,金钱滥用比泥沙,那就没有曹家被抄家。”

    马瑞芳曾与清史专家阎崇年有一次对话。马瑞芳提出一个观点:康熙南巡主要的一个历史上的贡献就是导致了一部《红楼梦》的产生。

    易中天曾问马瑞芳:于丹四岁读《论语》,你几岁读《红楼梦》。马瑞芳笑着说:“我是娘肚子里开始读。”母亲结婚的时候,她祖父就在书箱里放了《红楼梦》《聊斋》等。“母亲也经常拿《红楼梦》跟我们说事。”

    马瑞芳说,母亲八十多岁,给她雇了保姆。有时保姆大不合心意。“我有时就劝她:娘,您这么喜欢《红楼梦》,就跟着贾母学学嘛。母亲对我说:她怎么不学学鸳鸯呢?”马瑞芳笑着说:“我没话可讲了,母亲对《红楼梦》太熟了。”

    推荐青少年阅读古代经典

    在马瑞芳看来,《红楼梦》就是好玩,最好的中国故事。书中写的是人生百态,特别富有诗情画意。“读者可以各取所需。”

    2004年,62岁的马瑞芳在《百家讲坛》录“说聊斋”。她说,象牙塔的文章都做完了。蒲松龄传写了好几遍。并用了一年的时间写了三篇红楼梦的论文,7万字,在《红楼梦学刊》发表。那时,就觉得文学经典不光是属于大学的,属于全民。马瑞芳信奉:传统文化,服务大众,雅俗共赏。现在,她仍在做经典的解读工作,“在喜马拉雅电台,品读红楼梦,一回回讲。”现在,播出34集,播放量180万了。

    说起青少年的阅读书目,马瑞芳推荐的是《唐诗选》《宋词选》《诗经》《楚辞》《汉魏六朝诗》《古文观止》等。“如果能把名作背诵,将受益终身。长大了写东西,一下就会冒出来。”

    马瑞芳说,蒲松龄《聊斋》为什么写这么好,因为他太用功了,在人家当私塾老师,那家是个大官僚,家里有座万卷楼,里面全是藏书。“《聊斋》里的很多东西,都是直接从前人的作品中转过来的。当然,前人作品只是简单的记载。蒲松龄进行了丰富和发展。”记者 桂国 王鑫

    经典文学扬州渊源深

    “扬州是文学重镇,多少人喜欢扬州啊!”说起扬州,马瑞芳满是赞叹。

    在马瑞芳所研究的作品中,《红楼梦》《聊斋》是受关注度最高的。“《聊斋》的作者蒲松龄一辈子只离开了山东一年,就是在宝应高邮。他在诗中也写了自己晚上怎么坐船到扬州看美景。他在这里亲身经历官场一年,对于写《聊斋》有很深刻的影响。”

    她说,《红楼梦》与扬州更是有关了,“在根子上了”。“如果不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三汊河干筑帝家,金钱滥用比泥沙,那就没有曹家被抄家。”

    马瑞芳曾与清史专家阎崇年有一次对话。马瑞芳提出一个观点:康熙南巡主要的一个历史上的贡献就是导致了一部《红楼梦》的产生。

    易中天曾问马瑞芳:于丹四岁读《论语》,你几岁读《红楼梦》。马瑞芳笑着说:“我是娘肚子里开始读。”母亲结婚的时候,她祖父就在书箱里放了《红楼梦》《聊斋》等。“母亲也经常拿《红楼梦》跟我们说事。”

    马瑞芳说,母亲八十多岁,给她雇了保姆。有时保姆大不合心意。“我有时就劝她:娘,您这么喜欢《红楼梦》,就跟着贾母学学嘛。母亲对我说:她怎么不学学鸳鸯呢?”马瑞芳笑着说:“我没话可讲了,母亲对《红楼梦》太熟了。”

    推荐青少年阅读古代经典

    在马瑞芳看来,《红楼梦》就是好玩,最好的中国故事。书中写的是人生百态,特别富有诗情画意。“读者可以各取所需。”

    2004年,62岁的马瑞芳在《百家讲坛》录“说聊斋”。她说,象牙塔的文章都做完了。蒲松龄传写了好几遍。并用了一年的时间写了三篇红楼梦的论文,7万字,在《红楼梦学刊》发表。那时,就觉得文学经典不光是属于大学的,属于全民。马瑞芳信奉:传统文化,服务大众,雅俗共赏。现在,她仍在做经典的解读工作,“在喜马拉雅电台,品读红楼梦,一回回讲。”现在,播出34集,播放量180万了。

    说起青少年的阅读书目,马瑞芳推荐的是《唐诗选》《宋词选》《诗经》《楚辞》《汉魏六朝诗》《古文观止》等。“如果能把名作背诵,将受益终身。长大了写东西,一下就会冒出来。”

    马瑞芳说,蒲松龄《聊斋》为什么写这么好,因为他太用功了,在人家当私塾老师,那家是个大官僚,家里有座万卷楼,里面全是藏书。“《聊斋》里的很多东西,都是直接从前人的作品中转过来的。当然,前人作品只是简单的记载。蒲松龄进行了丰富和发展。”          记者 桂国 王鑫


责任编辑:胡林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