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学者阎崇年昨登“扬州讲坛”开讲“士”

2019年03月 17日 09:3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很高兴来扬州,我有一个感受:上有天堂,下有苏扬。今天,我来讲一讲关于“士”的理解。

编者按

阳春三月,春光明媚。2019年度“扬州讲坛”昨日正式开讲,著名学者阎崇年应邀而来,以“士”的精神,开启了第一讲。本报整理现场录音,以飨读者。

1

士古代列为“四民”之首

我们在座的,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大部分都属于士这个阶层。“士”有三画,在甲骨文中就有这个字。至今,“士”字的写法一直没有变化。“士”是什么意思?汉许慎《说文解字》说:“士者,事也”。反过来,事者,士也。说白了,士就是事,事也是士。“事”属“史”部,最早的事和史、事有关。士,还与数有关,上面是“十”,下面是“一”,始一终十,推十合一。士,从事立算工作。士,在今天看来,就是读书人、有文化的人。

古代社会分成四类人:士农工商。四者的排序随着朝代的更迭而发生变化。商朝,士商农工。周朝,士农商工。汉朝,士农工商。其中,“士”从商朝开始到清,传统社会中一直列为“四民”之首,始终排第一。

为什么?士第一有文化,第二有地位,第三有俸禄,第四有话语权,第五有修养。几千年来,士始终处于首位。

清朝初期不重视知识分子。有个大臣谏言:“士为秀民”,“士心得,则天下得矣”,秀指的是优秀。士形成了一个阶层,开始是一个小的群体。春秋战国可以办私学,孔子有学生三千,七十二门生。隋朝实行科举,唐朝推广,中等家庭、部分农民可以考秀才、举人、进士。到了明清,士成为庞大的社会阶层,影响更大了。

士这个社会阶层,有着共同的理念,有理想、有胸怀、有风骨、有正气、有丹心。宋朝有个哲学家张载,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范仲淹提出“两先”,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中国古代,有很多出名的“士”。比如文天祥,虚岁二十时,皇帝监场,他手执毛笔书万言,一气呵成。我想到自己用毛笔抄心经,260个字,写一个小时,后背出汗。当年文天祥书写万言,一个字都不能错,一涂改就废了。文天祥被当场点了状元,真是天才啊。文天祥被俘后写下《过零丁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夫人到刑场收尸,从他的衣服里发现遗书,没有哀怨,没有悲伤,而是充满正气。

2

明代殉节之士为历朝之冠

明朝的“士”,一般泛称作“士大夫”,是指“已出仕”和“未出仕”的读书人。“已出仕”指在政府任职、去职、停职及致仕等各级官员;“未出仕”指未授职的士人。

明朝士人的风骨,集中表现有三次:第一次是靖难之役。其中,方孝孺被诛十族,其党连坐死者873人。七个案子,牵连2200多人。第二次是明末李自成攻城陷地,大量明臣死节。第三次是清军进入主中原,许多士子面临生与死、仕与隐的抉择。清乾隆中期,已巩固政权,命修纂《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共收录明末殉节之仕4043人,明代殉节之人数,超越汉、唐、宋、元,为历朝之冠,此数尚不包括建文殉节之臣。士人,以身许国,临难殉职,建言匡正,忠耿直书。

李时勉,以天下为己任,身历七朝,四蒙大难,被谗下狱。永乐一难。水乐时上疏,触犯了帝意,不久被谗下狱,关押年余,是为李时勉一难;洪熙二难。洪熙帝立,李时勉又上疏。洪熙帝大怒,把李时勉召到金殿,时勉不屈答对。洪熙帝命武士将李时勉扑倒,以金瓜痛打,打断三根肋骨,拖出殿外,奄奄一息,是为李时勉二难;宣德三难,洪熙帝临终前,对尚书夏原吉说:“时勉廷辱我。”当晚,帝崩于钦安殿。宜德帝继位后,听说李时勉得罪先帝皇父的事,大为震怒。宣德帝遥见李时勉,骂道:“尔小臣敢触先帝!疏何语?趣言之。”李时勉叩头说:“臣言先帝不宜近妃嫔,皇太子不宜远左右。”宣德帝听后叹息,称赞李时勉忠心,立命敖免,官复原职。正统年间,他又被皇帝戴枷示众,是为四难。退休之后,他的学生,同僚,有3000多人给他送行,一直送上了运河的船才回来。他就是明代正义知识分子的旗帜。

还有一位杨继盛,幼年一边放牛一边读书,考上进士之后,看不惯严嵩,上书痛斥严嵩的十大罪状。严嵩把他抓起来,打了100大棍,皮开肉绽,肉烂生蛆,他就用破碗片去刮烂肉和蛆虫。临刑前写诗:“浩气还太虚,丹心照千古,生平未报国,留作忠魂补”。

阎崇年为“扬州讲坛”题词

谢缙,被关入牢狱。冬夜,解缙被罚站在雪地中,冻僵了他还是站在那里,死了他还是坚持站在那里。

文震孟,落了九次榜,古代三年一考,二十七年过去了,真是毅力惊人,第十次,49岁高中状元。天启皇帝让他做官,魏忠贤给他使坏,天启皇帝廷杖80打文震孟,屁股都被打烂了,还被削职为民。好在,之后天启皇帝在位7年就死了,文震孟重新回到朝廷,给崇祯皇帝当老师。

明朝,还有《三国演义》这样的文学作品出现,精神文明主要是靠士,真正的小说戏曲诗歌艺术,都是文人们创造的。

3

清代扬州有很了不起的士人

清代的士人们,和明代还是有些差距的。

清代士人除了汉人,还有满洲人。徐元梦19岁考中进士,大学士明珠想要笼络他,给他捎话,让他去家里吃吃饭,送貂皮大衣给他,他都拒绝了,他是一代大儒,精通汉语、满语、蒙古语,可谓当朝第一。这样的知识分子,也经过三次坎坷。第一次有人说坏话,被杖罚;第二次康熙皇帝让徐元梦拉弓射箭,徐元梦拉不开,当场廷杖,还抄家,父母都被流放。康熙后来后悔了,不仅派御医给他治病,还派人把他的父母追回来;第三次又惹康熙不高兴,鞭抽100,贬为奴仆。徐元梦后来官至尚书,80多岁了还在工作,一直活到了87岁。

蒋衡是大书法家,他的祖父、父亲皆精书法,自己闭门不出十多年抄写“十三经”。他要感谢的,第一位是扬州盐商马日琯。马氏出资两千两银子,将蒋衡手书“十三经”装核成三百册,五十函册,这才有可能进献给乾隆帝。还有江南河道总督高斌,高斌将蒋衡手书装成册,进献给乾隆帝,乾隆帝先将其雕版印刷,后来又给他刻碑,190多块碑,现在这些碑被保护起来。

阎若璩,5岁都不会说话,后来特别聪明,20岁决心读一本书《尚书》,读着就有怀疑,证明这本书是假的。当时整个士林轰动,阎若璩列出128条证据,最终证明这本书真是假的。

唐英,出身正白旗满洲包衣,唐英当之无愧,不仅在御窑建功立业,而且工诗、善画、能书,还会制瓷,于戏剧也有贡献。唐英初到御窑厂,对于陶瓷烧制,如他自己所说:“茫然不晓,日唯诺于工匠之意,惴惴焉,惟辱命误公之是惧”。唐英面临新的形势、任务、工作和责任,是退缩,是应付,是蛮干,还是放下官员架子,变外行为内行?唐英选择了后者。他说:用杜门,谢交游,聚精会神,苦心竭力,与工匠同其食息者三年。最终,他成为一代工匠大师。

王懿荣是发现甲骨文的第一人,八国联军打到北京时,皇帝跑掉了,他就坐在天安门前的金水桥,要用身体挡住敌军的铁蹄,这就是中国传统文人的风骨。但是他怎么可能挡得住?敌人进来了,他就和夫人一起投河自尽了。

崇绮,他是满族人,他也是一样的风骨。八国联军攻占北京,他不仅自己自尽,夫人还在家里挖了两个大坑,按照男女,家里所有人按照性别跳进坑里活埋,以身殉国。

扬州有很了不起的士人,如郑板桥、阮元、王念孙等。比如王念孙,8岁能够全部读下《十三经》,做官很大,而且在嘉庆继位时,就是王念孙首先弹劾和珅的,有很大的勇气。

王引之,是王念孙之子,做官做到尚书,研究训诂文字学,写了很多著作。当代的文字学家,还拿他的作品作为经典研究。

汪中,家里很穷,请不起老师,交不起学费,母亲教他念《四书》。稍长,助书贾鬻书于市,因遍读经、史、百家,过目成诵,遂为通人。后来,他在学问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记者 王鑫 林倩雯 桂国

(根据录音整理)

专访

赴星云大师十年之约

作为2019年度“扬州讲坛”的开讲嘉宾,86岁的阎崇年,先对着“扬州讲坛”的听众们,深深鞠了三躬,情真意切,令人动容。

阎崇年说,这次来到扬州,讲“士”的话题,是因为在十年前,星云大师找到他,就想请他讲一讲中国古代的“士”。当时,阎崇年就说,“士”这个群体的话题太大,不太好讲。随后,星云大师就很有智慧,说就讲一讲“士”的爱国精神。此后,这个话题就一直围绕着阎崇年,在他四处走访的时候,都会在书店里寻找,有关“士”的书籍。一旦发现,就会买下来,进行收藏。在他的电脑里,专门有一个文件夹,就叫做“士”。

昨天,当他登上“扬州讲坛”,开讲明清两代的“士”时,其实是来赴星云大师的十年之约。其实,阎崇年也说,中国的“士”文化非常庞大,但是“扬州讲坛”的时间有限,所以就挑选了明清两代,也是比较接近这个时代的“士”来讲,以后有机会,还会讲一讲其他时代的“士”。

记者 王鑫 林倩雯 桂国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