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讲坛”今年第一讲 单霁翔: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

2020年09月 29日 08:2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单霁翔

昨日上午,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国家文物局原局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作客“扬州讲坛”,以“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为主题,开启了“扬州讲坛”2020年度第一讲。本报辑录讲座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6年过去了

这次分享梦想成真的喜悦

上一次来扬州是在2014年4月,距离现在6年了,上次我讲的内容也是紫禁城,讲我们要做什么、有什么梦想、有什么愿景,今天,我想要和大家分享梦想成真的喜悦。

今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周年,那么600周岁的紫禁城是什么样的?大家知道北京是文化古都,它有一条中轴线,中轴线上分布着很多宏伟的古代建筑,现在很多都还在,虽然这些年来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但中轴线作为城市的脊梁的地位还在,它周围平坦开阔的格局还在。中轴线上最伟大的建筑莫过于昔日的紫禁城,现在的故宫博物院,为了保护这个古代的宫殿建筑群,我们一直以来做了一些努力,希望中轴线的环境景观不要被侵害,画出了厚厚的建筑控制地带和缓冲区,主要是保护周边的传统民居,灰墙黑瓦的传统民居衬托红墙黄瓦的紫禁城。

我有幸能够参加故宫保护的行动。当时,看到筒子河和故宫中间居然有400多户居民,还有20多个单位,一起挤在狭长的地带,当时有465条管道的污水全部往筒子河里排污,还有人往筒子河里倾倒垃圾,河底淤泥有两米多厚。当时我们喊出了一个口号,“要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21世纪”,当时距21世纪还有3年。今天大家看到筒子河已经碧波荡漾,无论是春夏秋冬,很多的照相机、摄像机对准角楼、城墙、筒子河,将美丽的照片发到网上,让更多的人能看到美丽的筒子河。

因为人家获得知情权监督权

才能把文物保护得更好

人们曾抱怨这么大个故宫博物院老让我们坐在台阶上、坐在铁栏杆上,栏杆都坐弯了,不能设些椅子吗?当时我也很奇怪。老员工有经验,告诉我,故宫博物院是大流量观众,频繁使用的椅子维修不过来,带来一些麻烦,慢慢地就不再做了。

那么,就要研究大流量观众频繁使用的在红墙黄瓦下的坐椅应该是什么样的,通过研究、研发,我们选择了这样木质的坐椅,第一年我们做了1400把,随着开放区的扩大、椅子不断地增加,更多的人们可以坐在椅子上休息了,现在已经有1万1千名观众在故宫博物院各个地方同时有尊严地坐下来休息。

人们在故宫博物院参观的时候,发现我们的开放区没有一片垃圾。过去,我们只要一出办公室就要弯腰捡。后来我们改变了管理的规定,有1片垃圾落地,2分钟之内就有工作人员去把它打扫干净,因为没有第1片垃圾就不会有第2片垃圾,大家进了这个地方就会知道,这里是不应该有垃圾的。

有人说大殿黑黑的,越大越黑,你们不能点亮一些让我们看得清楚些吗?过去我们总跟观众解释,这是木结构的建筑,不能用光长期照射。道理大家都清楚,但真的不能改变吗?后来我们通过科技的力量来进行改变,用冷光源进行提亮同时配备工作人员实时监测、观察,反复征求观众们的意见。一年半左右,我们终于点亮了紫禁城。

过去,我们要每三个月对某些原状陈列的地方保洁除尘,现在不行了,要两周打扫一次,为什么呢?因为全都“露馅”了,大家就看清楚了。所以,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是因为人家看不见了,你就把东西保护好了,正是因为人家获得了知情权、监督权,你才能把文物保护得更好。

在人们的生活中重现魅力

这些文化遗产才有尊严

过去,建福宫花园被大火烧毁了,现在,经由国家批准修好了,成为故宫博物院重要文化的活动场所。过去这把大火还烧了南边的中正殿,现在也修好了,成为故宫研究院藏传佛教研究所陈列展览的地方。

我们还有一个使命,就是要收复历史上被不合理占用的古建筑。比如大高玄殿,被相关部门借去了近60多年。后来我们进去一看,20多栋违法建设把院子都建满了,现场一片狼藉。我们花了4个月的时间拆除建筑,终于可以开始维修大高玄殿让它向公众开放了,开工仪式那天,下雨,我们第四任院长张忠培先生讲话的时候,第五任院长郑欣淼先生为他打伞,第五任院长郑欣淼讲话的时候,第六任院长单霁翔为他打伞。什么叫前赴后继啊,一个事件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人完成自己的使命把它向前推进。

什么才是把文物保护好?什么是好的文物保护状态?我不赞成把它们放在库房里死看硬守就是好的状态,我认为它们应该重回人们的生活,因为这是人们的创造,应该在人们的生活中重现魅力,这些文化遗产才有尊严,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能成为促进我们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当它们成为真正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的时候,才能汇集更多的民众感受到文化遗产对现实的意义,才能够投身到保护文化遗产的行列当中。这才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们终于可以说,在今年紫禁城600岁生日之时,我们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专 访

最重要的是渗入到人们文化生活

文创产品的开发不是可有可无的

记者:故宫的文创产品特别受大家欢迎,您觉得对扬州来说,这个经验可以复制吗?

单霁翔:当然可以复制。其实文创产品的开发应该是博物馆必须要做的一项工作,不是可有可无的。故宫的文化创意产品研发的过程是动员多方面力量。此前,文化创意产品的研发是和其他研发工作分离的,大家会觉得你(文化创意产品)是商品营销,我们是学术研究,但其实搞学术研究的重要目的之一还是传播文化,而文化的传播就需要一个渠道,这个渠道就是文化创意产品。

现在,我们的研究人员也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公布出来,文创产品研发人员多多学习这些新的研究成果,深入挖掘一些古建筑、文物的信息。但是光有这些还是不够的,更多的还是要发掘社会的力量,所以我们有很多热衷故宫文化传播的机构愿意与我们合作。每个重要的展览举办之前都会举行一些会议,告诉大家在半年或者一年以后,故宫博物院要举办哪些重要的展览,重要的展品有哪些,有哪些展览过程中想更多宣传出去的重要产品和信息,这些机构就会注重研发,并且有充裕的时间来思考来制作。

需要发动更多的市民、公众

记者:扬州是大运河的原点城市,而大运河也蕴含丰富的文化资源。您认为怎么样让扬州的文化遗产也能够活起来,也能够融入生活中呢?

单霁翔:扬州城市很有特色,有着南北交融的文化景观和文化习俗,同时,扬州又是一个非常有文化情怀的城市、文化创意的城市。扬州是历史文化名城、世界美食之都、东亚文化之都、世界运河之都,这些都表明我们不单单有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我们还有一定的宣传文化的信心和文化的创意,这些都是基础。在扬州申报世界美食之都成功的时候,据我了解,扬州的市民都很兴奋,这就是有民众的基础,民众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了解我们的城市文化,这就是市民心中的自豪感,也是自尊心,这就是强大的社会力量。

大运河申遗过程中,在我的心目中,扬州是立了头功。这也表明扬州这座城市在文化传播方面有很丰富的资源,需要发动更多的市民、公众,为城市更好地保护、弘扬大运河文化做出更好的贡献。

最重要的是渗入到文化生活

记者:在大运河的传承保护方面,您还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单霁翔:大运河是一个线性的、流动的、活态的文化遗产,同时也是一个连接了广阔区域城市文化的遗产,所以大运河不能纯粹解释为功能性的一个水利工程,它其实有丰富的文化的、历史的、园林的、宗教的、工程的景观,当然还包括非物质文化景观、艺术景观等,这都是我们今天如何看待大运河文化景观和文化价值的一些视角。扬州这座城市在历史上,因运河而兴,所以现在的大运河应该仍然是造福城市文化的、一条拥有生命力的活态的河,那么,保护好它的景观,保护好它与人的关系就非常重要,在这个方面,扬州有特别丰富的经验。比如扬州对于瘦西湖的保护,现在无论是泛舟瘦西湖里面还是漫步瘦西湖外面,都看不到城市现代的开发项目影响到瘦西湖的景观,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保护弘扬优秀景观的案例。文化遗产保护也好,文化景观保护也好,其实最重要的是渗入到人们的文化生活中,使人们感受到它所显示的生活意义,就是重在参与,更多的人参与到各项文化活动中,在这个过程中感受我们城市文化的博大精深,感受到生活中的自豪感,这样,就会使我们的文化能够代代相传。

记者 林倩雯

摄影 刘江瑞


责任编辑:觅风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