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学者华干林登上"扬州讲坛"解读苏东坡的扬州情缘

2020年11月 16日 13:3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华干林在讲演

阅读提示

11月14日下午,扬州学者华干林登上“扬州讲坛”,以《苏东坡与扬州》为题,解读一代文豪苏东坡与扬州的故事。本报整理讲座部分录音,以飨读者。

一生留下2700多首诗

300多首词4800多篇文章

在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中写道: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这些也不足以勾绘出苏东坡的全貌。

苏东坡曾为韩愈写下这样的文字:“浩然之气,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矣。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狱,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此理之常,无足怪者。”其实,这段话用来描述苏东坡,也是很准确的。

苏东坡一生留下2700多首诗,300多首词,4800多篇文章。许多诗词佳句已成为我们日常的口语:“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而且苏东坡的书法也很有名,他的弟子黄庭坚说道:“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它日东坡或见此书,应笑我于无佛处称尊也。”

默数淮中十往来

苏东坡十多次到扬州

苏东坡多次来到路过扬州:36岁任杭州通判、40岁由杭州知密州、44岁由徐州知湖州、45岁乌台诗案发,由湖州至汴梁、49岁由黄州至汝州、49岁由南都至常州、50岁由常州知登州、55岁由汴梁知杭州、56岁由杭州返汴梁、57岁知扬州,正所谓是“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这么多次经过扬州,是因为自隋朝运河沟通南北之后,扬州就一直是中国东部的水上交通枢纽,漕运集散中心。北宋的扬州,是东南重镇。宋代官员在东南部调动,一般选择水路,扬州就成为必经之地。

其实,苏东坡还有两次经过扬州。一次是绍圣元年(1094)被贬岭南经过扬州,还有一次治平三年(1066)扶柩回蜀经过扬州。

犹堪十里卷春风

苏东坡知守扬州

苏东坡在扬州当过官,他在上任时心情很好,写过《次韵和晁无咎学士相迎》:“每到平山忆醉翁,悬知他日君思我。路傍小儿笑相逢,齐歌万事转头空。赖有风流贤别驾,犹堪十里卷春风。”

苏东坡在扬州任上为民呼吁,免除积欠。他写过《论积欠六事并乞检会应诏所论四事一处行下状》:臣闻之孔子曰:“苛政猛于虎。”昔常不信其言,以今观之,殆有甚者。水旱杀人,百倍于虎,而人畏催欠,乃甚于水旱。在苏东坡一再呼吁下,朝廷终于在七月下诏,不论新旧,宽免扬州百姓一年各种积欠。百姓闻此消息,无不奔走相告。他在诗中描述“诏书宽积欠,父老颜色好”。

苏东坡在扬州任上为漕船员工解难。扬州自隋唐以来,便是官府控制的漕运集散中心,原本相关从业人员甚多。苏东坡到任后却发现,漕船大量减少,漕运事业受到严重影响。苏东坡向朝廷提出了《论纲梢欠折利害状》奏议,建议允许漕船员工在完成政府漕运任务的同时,可以私自代运一些其他物品,以提高他们的收入,等等。

壁上龙蛇飞动

苏东坡与扬州相关的诗文

苏东坡与扬州相关的诗文之作有百篇之多,其中不乏名篇佳作。如《江城子·墨云拖雨过西楼》:“墨云拖雨过西楼。水东流。晚烟收。柳外残阳,回照动帘钩。今夜巫山真个好,花未落,酒新篘。美人微笑转星眸。月花羞。捧金瓯。歌扇萦风,吹散一春愁。试问江南诸伴侣,谁似我,醉扬州。”

到了后来,还有标志性的“和陶诗”主题创作。和的是陶渊明《饮酒二十首》,以酒寄意,诗酒结合,抒写了作者对现实不满和对田园生活的喜爱。苏东坡在《和陶饮酒二十首并叙》写道:“吾饮酒至少,常以把盏为乐。往往颓然坐睡,人见其醉,而吾中了然,盖莫能名其为醉为醒也。在扬州时,饮酒过午,辄罢。客去,解衣盘礴,终日欢不足而适有余。因和渊明《饮酒》二十首,庶以仿佛其不可名者,示舍弟子由、晁无咎学士。”

苏东坡“和陶诗”总共124首,从扬州一直写到惠州、儋州。苏东坡在扬州任上,是他人生观的又一次重要转变时期。如果说“乌台诗案”将苏东坡变成了苏东坡;那么,扬州任上“和陶诗”系列的写作计划启动,则标志着由看破红尘的苏东坡,向天人合一的苏东坡转变。而正是因为有了这样重要的思想转变,才使得后来苏东坡在面对人生再度遭受厄运时,显得从容不迫,应付裕如。

欲吊文章太守

欧、苏师生情

苏东坡的老师欧阳修称赞他:“他日文章定独步天下。”“再过30年,世人只知‘三苏’而不知吾。”

欧阳修在扬州写过《朝中措·送刘仲原甫出守维扬》:“平山阑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而苏东坡也写过:“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谁似我,醉扬州

苏东坡与扬州美食

苏东坡是位美食家,写过《菜羹赋》《食猪肉诗》《豆粥》《鲸鱼行》《老饕赋》《猪肉颂》等,而在扬州,也写过《到官病倦,未尝会客。毛正仲惠茶,乃以端午小集石塔,戏作一诗为谢》:“我生亦何须,一饱万想灭。胡为设方丈,养此肤寸舌。尔来又衰病,过午食辄噎。缪为淮海帅,每愧厨传缺。爨无欲清人,奉使免内热。空烦赤泥印,远致紫玉玦。为君伐羔豚,歌舞菰黍节。禅窗丽午景,蜀井出冰雪。坐客皆可人,鼎器手自洁。金钗候汤眼,鱼蟹亦应诀。遂令色香味,一日备三绝。报君不虚授,知我非轻啜。”

苏东坡的一生,是宦海沉浮的一生,是诗酒风流的一生,是清廉高洁的一生,也是与扬州情缘笃厚的一生。

记者 王鑫 林倩雯 文/图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