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宏:艺术让世界更美好

2021年06月 23日 10:26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扬州发布记者 王鑫 林倩雯 王璐

6月19日下午,曾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海宏,登临“扬州讲坛”,以音乐为载体,讨论艺术在人类生活中的意义。记者整理讲座部分录音,以飨读者。

要听懂vs何须懂

我从小是学钢琴的,当时学了一首曲子,叫做《春江花月夜》。父亲来问我,你给我讲讲,这首《春江花月夜》里,春、江、花、月、夜在哪里?结果我答不出来,自己弹的什么都不知道,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音乐为什么这么难懂?很多人都认为自己对音乐没有入门。而我的希望,就是中华大地上,能够有很多懂音乐的人。

每个人都能够参透音乐美学的原理,声音有两个基本属性:没有视觉性,所以不能直接传达视觉形象;声音是一种符号,没有语义性,不能直接传达思想概念。

美术是视觉艺术,文学是语言艺术,音乐是听觉艺术,音乐不一定听出明确的概念型视觉性内容,不一定非要用文学化美术化的内容去解说音乐。

音乐何须懂,音乐审美的本质特征,音乐是听觉的艺术、情绪的艺术。闭上眼睛,打开耳朵,享受音乐之美,别想“懂”“不懂”的事。

但是,音乐为什么让人浮想联翩,比如高音让人感觉凉爽,低音让人感到沉闷,音乐作为声音,让人想起视觉、情绪、感受。那是音乐让人产生了联觉,这是一种感觉引起其他感觉的现象,比如视觉、味觉、触觉等。音乐通过联觉,来表现意图。

什么时候听得懂,什么时候听不懂?声音和脑海中的联觉一直准确持续稳定对应非常好,那就听得懂。而对应关系不明确,不稳定,就会听不懂。音响变化不断,想象很难明确。

作曲家追求独立、自足、自在的纯音乐的审美价值,常常是作曲家的创作追求。所以,作曲家的音乐,不一定让人听得懂。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专业人士在声音的层面上感受艺术魅力,专注艺术本身。音乐表现不了大部分的东西,比如家具、水果、平等、经济等,这些都表现不了。

格什温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有着这样的解说词:“在一个和煦的早晨,一个美国人漫步去爱丽舍广场,走过一家敞开门的咖啡馆。这位美国人过了河,坐在左岸咖啡馆的露天席上。”

音乐理解引导与乐曲解说,偏离了音乐审美表现的规律。我们听了很多音乐,也总觉得自己理解错了。音乐理解没有标准答案,音乐能够引起人们很粗糙很宽泛的联觉反应,主观性、模糊性、不确定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受。同一件作品,不同演奏家的理解也是千差万别的,那么听众的理解更是如此。听不懂把一大批人挡在艺术大门之外,理解错误又把一批人推出来了。可是人本来就在音乐里面。人在6到8个月,就有强烈的音乐审美需要,音乐是最需要教育的。欣赏音乐只需要本能,所有人都这样,学校的音乐课,都是乐曲赏析,特别不对的是所谓的标准答案。音乐是人最早产生明确的审美需求、审美反应、审美理解的艺术。我们需要反省,我们与生俱来的音乐细胞哪里去了?

艺术有啥用?

审美教育的目的,一个关于幸福与成功的话题。

现代教育开端四门基础科目,就是语文、数学、音乐、美术,后来才有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等,艺术列入考试,不是太早了,而是太晚了。为什么有人物质生活水平提升了,却感受不到幸福指数的同步提升?那是因为有条件,没体验,你要有体验幸福的能力,这关乎一个人一生的发展。人有感性和理性两大思维领域,理性是科学,这是用来征服世界,感性是艺术,这是用来美化世界的。一个人体验幸福,是需要素质的,感性素质低的人对周围的环境没有要求,感性素质的差异,产生价值观的分歧。一个人不会享受生活,就是感性素质低。

艺术让世界更美好,如果这也没有用,那么很多东西都是没用的。回顾人类的历史,中国的山水画、唐三彩,都是美的创造。如果这些没用,那么还留下什么?人类历史的进程,就是创造美的历史。

音乐是改善听觉环境的艺术,提高听觉的幸福指数很重要,听觉环境的品质被严重忽略了。人的情绪影响人的健康。音乐是情绪管理,精神减压的最佳手段,音乐是人类灵魂的避难所。不能享受音乐的人生,是遗憾的人生。我们需要征服世界,但是美化世界更重要。

审美教育的关键期在童年,每个孩子在成长阶段都要接受充分的音乐审美教育。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