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健灵讲述《我心目中的儿童文学》:童年需要用一生去致敬

2021年06月 23日 10:30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扬州发布记者 王鑫 王璐 周阳  林倩雯

6月5日下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殷健灵做客扬州讲坛,主讲《我心目中的儿童文学》。她从自己出发,与大家分享儿童文学。

殷健灵说,刚刚过去的儿童节是孩子的节日,也是大人的节日。当天她在微博上写“今天忌装深沉”。童年需要用一生去致敬,用写作向童年致敬。

去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有关儿童文学的一桩风波,有人对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品质疑,因为儿童文学中有涉及“性”的描写,或者给老师起绰号的不良风气,或是渲染自杀的情节,还有成人世界的权谋等。类似于这样的质疑从未停止,有些人不是很注重童年,人们对儿童文学的关注,反而是大家对童年有了前所未有的关注。那么,儿童文学能否面对沉重的现实呢?在教育中,儿童文学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角色呢?

童年是一生的温床

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这是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的名言,2018年年底,殷健灵出版了一本《访问童年》,没有一个人可以走出自己的童年,她采访了从12岁到96岁的人的童年小史,童年奠定了一生的基调。人的一生看似走向遥远的终点,本质上却是迈向生命的原点。通往童年之路,就是通向内心和自我之路。老人和孩子,其实有着很多共同点,一个人是否有勇气回到自己的童年呢?她的被采访者都很真诚,都很勇敢,96岁的老人眼中都能闪过少年的光彩。人生路上需要停顿,整理自己,重新出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来路,有些儿童文学写作者,是天生的。面对复杂,心生欢喜。殷健灵说,自己是一位没有故乡的人,出生在上海,却在南京度过童年和少年时代,从上海到南京的道路,非常熟悉。

在上世纪60年代末,父母响应“四个面向”,在南京的荒郊野外建立一个大型钢铁企业,那里有几万人口,说着上海方言,也有上海的大世界,她在那里封闭生活着,却和南京的风土人情隔绝着。

她是父母唯一的孩子,小时候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最喜欢张望和遐想,就喜欢趴在窗口想象,在山的背后,会有什么?还喜欢躲在被窝里,用两根手指当成双腿进行冒险。她还创造自己的游戏,在卡纸上描画、涂色、做纸人,每个纸人都有他们的名字和故事。她喜欢凝视各种小动物,家里的小鸡,路边的小癞蛤蟆,从它们的眼睛中,读到自己向往的内容。当自己凝视它们时,它们也在和自己对话。

从小学到初中,殷健灵读各种文学刊物,童话故事、神话传奇,在文化宫内,读到向往而懵懂的外国文学,比如《红与黑》《简爱》等,那时候的阅读都是一知半解的,却在内心留下了很深的痕迹。

身未动,心已远,身外的世界,遥远而苍茫,无数次遥想未来,年少时光非常宽广,而那段时间,给她垫定的基调,是暖色的。 儿童文学作家,总是想看得更远一点,总是想了解自己所不知道的,总是把最美好的期待放到可以够到的地方。当然,她还想真真切切地向孩子展示这个世界的模样,了解人生的种种美好以及不美好。还有,一个人靠着什么力量把自己的路走得踏实,安心并且坚定。

儿童文学里的真生命

很多人以为,儿童文学就是编可爱的故事,但是儿童文学里,一定要有真生命。1996年,殷健灵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纯真季节》,刚刚告别女孩时代,心中有很多想法涌动,读大学的她,有很多话想要倾吐,就怀着赤诚之心,付诸笔端。当年的散文虽然稚嫩,却是来自生命最真实的经历,这就是真生命。

纯文学的核心就是真生命,这真生命便是真情实感,一个写作者从人生体验中提炼出来,是自己不得不写的东西,是发自内心的创造的冲动,一种自然的精神的需要。

在殷健灵的作品中,从不粉饰现实,想把自己的作品当作孩子们沉默的陪伴者,陪伴他们走过人生的道路。

儿童文学的“禁忌”与“表达尺度”

儿童文学更有发现人生,书写人生之美的责任。应该相信爱,温暖和光明,儿童文学的写作者,有着极高的责任感,也有更高的要求。外界对儿童文学的写作是有束缚的,作为写作者,更加需要释放自己的天性。

米切尔恩德说:“从根本上来说,我反对为了孩子而存在的一种特别的文学的说法……据我们的经验,孩子原则上丝毫也不关心的主题,或是孩子完全不理解的主题,是不存在的,问题是你如何用心,用头脑来叙述那个主题。”

不同读者对象的儿童文学叙述方式和审美准则却各有尺度和技巧,作家将一生的体验,都写在儿童文学中。

儿童文学作家可以写生死,写性与身体,表现少年性意识的焦点应该是集中在心灵上的细微感受和爱的情感方面。生命,爱和情感是永恒的,它们不因时代的更替而变更。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