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D4版:梅岭周刊
3上一版  
 
· “扬州是中国文人画的源头”
zjrbneirong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扬州日报社主办
2009年6月4日 放大 字号增大 缩小 字号缩小 还原 字号还原     朗读(男声 女声)    

“扬州是中国文人画的源头”
——“穆家善中国画国际巡回展”将扬州寻根
  闲来观云写高山
  一佛一世界
  高山之巅好放歌
  松下吟
  月亮湾
  幽微之谷
  晨雾图
  夏云多奇峰
  秋梦依依
  启动于2008年2月美国华盛顿的“穆家善中国画国际巡回展”,经北京、上海、无锡、徐州、旧金山、洛杉矶等城市一路走到了扬州。6月6日至13日“穆家善中国画国际巡回展·扬州展”将在扬州八怪纪念馆举行。届时,扬州市民便能从一幅幅古意悠远、静谧空灵的中国传统写意画中,听到一个旅居美国13年的现代中国画画家的艺术心声和文化告白。

  昨天,本报记者在扬州八怪纪念馆专访了这位被国际媒体誉为“中国文化大使”的中国画家穆家善。让广大读者提前领略这位中国画家的艺术思想、艺术风貌。

  “扬州展”意在寻根

  画家穆家善,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平和、儒雅和低调。

  这次“中国画国际巡回展”的城市选择,画家是精心筹划的。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现任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蒙哥马丽学院中国画教授的穆家善说,他的“中国画国际巡回展”目的和主旨是在于“交流”——既展示自己多年来对中国画探索实践的结果,又要在各地吸取他需要的艺术营养。比如,去年选择在无锡展出,是因为无锡有他崇拜追慕的徐悲鸿、倪云林、吴道子等艺术大家。选择徐州,是因为徐州是他的老师、中国当代艺术大家李可染的故乡。而扬州则是他追寻文化之根的又一个重要的地方。

  “文化寻根,扬州是源头”

  从穆家善兴奋的表情中不难发现他对扬州有着特殊的感情。他说扬州有他推崇的石涛和扬州八怪,在扬州八怪中他尤其喜欢金农、郑板桥和汪士慎,喜欢他们心性和笔墨的飘逸,更喜欢他们书画中流泻的超迈的情怀。而对于第一画僧石涛和尚,穆家善则表达了他至高的崇敬,他说“我对石涛潜心研究了几十年。”“如果没有石涛,没有扬州八怪,那么中国美术史有四分之一的内容就要重写。”穆家善认为,石涛及扬州八怪的艺术思想和理念占据着中国文人画创作的主导地位,文人画艺术寻根,扬州是源头。

  坚守“传统”是中国画根本

  有人说“越是在美国扎得深,却越能发现中国深远的美,这也许便是穆家善现象对中国艺术的启示。”寓居美国华盛顿十多年的穆家善于他“流于一隅”的文化状态也表示“离得远,反而看得更清了。”让他感受最深刻的是中国画文化内涵的独特和博大,他说,符合中国哲学思想,追求内在宁静与气质的审美——即具有独特民族性的笔墨“传统”,才是立于世界艺术之林的根本。为此,身在异乡的穆家善一直坚守着中国的文化传统。

  让他另有感触的是当前中国画家盲目抛开传统而求“新”求“变”的现象。他觉得,这是因为大家误解了“传统”,“传统”不是“旧的”,而是中国人特有的永恒的能表达自己的思想、文化、审美的语言与精神。对于与传统相对应的“时代”,穆家善也有自己的解释,他说,时代精神不是绘画图式而是一种文化内涵。他说他将一反别人往“前”冲的时尚,而向“后”退,他要退到本源上,追寻自我思想和文化发展的根源。

  画家简介

  1961年出生于江苏连云港赣榆县的穆家善,曾经当过工人,也从过军。弱冠后,即拜齐白石弟子陈大羽学画。1988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并曾于1990年至1991年间,在该院进修中国画研究生课程。1995年受聘为南京书画院研究员;同年应美国马里兰美术学院之邀赴美展出,其后定居大华盛顿地区。

  名家点评

  阮荣春(上海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日本早稻田大学博士、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士):

  穆家善天资聪慧,就读于南艺时,其中国画已具“乳虎吞牛之势”,作品常参加“新文人画”展览,并在国内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留居海外近十年来,穆家善自然将中国文化置于西学背景中进行关照和思考,值得注意的是,当这批年轻艺术家们都热衷于“中西融合”并“探求中国画国际语言”时,穆家善则在东西文化比较中,坚定地走着传统绘画之路,这在身处西学情境中的中国年轻艺术家中是比较少见的。

  萧海春(上海著名画家):

  穆家善墨气很重的画面厚重朴茂,天地间墨气弥漫杳杳冥冥,于以前南京清新重意的画风更增添了雄强的力度,味更烈,厚朴扎实稳得住笔,寥寥数物简约凝重,境界却开阔苍茫。

  赵力忠(中国画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画研究》主编):

  家善的画厚重中透着灵气,苍茫里含着生机,气与力的并重,使他即便在画苏州的白墙青瓦小屋时,明朗素雅中也不乏一种分量感。

  张子宁(华盛顿史密森美术馆、国立沙可乐美术馆中国书画部主任、博士、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士):

  穆家善早期的人物、山水属于新文人画派画风。当然他的山水画也同时反映了金陵画风的面貌。这种画风很自然延续到他移民美国的初期——上世纪90年代的后期。

  近年,在对西方现代艺术有较深刻的了解后,更加领悟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和意义。

  李砚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导、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士):

  穆家善的画作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山水,一是人物。其山水,有江南之清秀,又有北方山水的雄奇之姿。一是逸笔游心,不拘成法,尽写心中情义。二是画面布局盈满,山脉勾连,树木参差,各得其所。三是墨与色交汇,擅用泼色破墨,其法可以看到刘海粟、李可染的影响,但又有自己的新创新用,不为成法所拘。

  杨效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哲学博士,现为芝加哥市立大学亚洲研究部学术主持、哲学教授):

  认识家善已经很久了。感慨和欣喜的是,其坚守自然而一直东方,竟然没有时尚的变异,且好作品越积越多。在美国的中国文化人,要变化太容易。要保持自己的一套,则很难。海外华人需要狂风。舍此不足以保持东方的定力。

  刘昌汉(台湾旅美著名画家、艺术批评家):

  穆家善先生的创作语言接近明末以来文人的野逸风格,于心境抒发中求取一种稚拙的天趣,表现面貌上用色不多,承袭水墨为上的空灵澄明。

  王无际(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家》主编):

  穆家善的画,不论是题材还是所表现的东西,都有一种人文的情怀。他所画的一草一木,一丘一壑,都跟他的艺术修养有着必然的联系。看他的画,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共鸣,有一种中国文人所共通的人文内涵在里面。这实际上是在守护自己的精神家园。

  观点

  坚守传统

  问(记者):怎样认识“传统”?

  答(穆家善):认知“传统”首先要理解中西文化的差异之处。西方文化多是偏向科学,我们的文化多偏向人性。西方人是用真实的眼光看世界,表现出抽象的画面。中国人是用浪漫的眼睛来看世界,表现的是一个具象的世界。比如我们看荷花,就是一团黑墨,看古装就是一堆线条,眼睛很浪漫,但画出来却很写实。

  西方画是焦点透视的,就像镜头一样;中国画是散点透视,步步走、面面观,走到哪哪里是画面的中心。如果不把这些界定搞清楚,拿中国画的毛笔去画西洋画,就走偏路了。

  问:您怎样看待中国画的发展现状?

  答:有两种误区比较严重。一种是过分追求西洋风格,用西洋画的手法和技巧来画中国画,结果包括徐悲鸿这样的大师都尝试失败。另一种是过分拘泥于传统技巧,无法超越古人。学古人是学他们的精神和境界,而不是古人的面貌。很多画家的笔墨停留在技巧上,没有为表述思想服务。我们既要吸收古人的用墨、布局,也要通过新的题材表达出传统文化的幽远之境。现代很多年轻人搞现代水墨,用抽象笔墨来表现光怪陆离思想的现象,可以产生一时的轰动,却没有生命力。

  问:怎样让崇尚西方绘画传统的人接受中国画?

  答:我的秘密就是坚持自己的中国画风,当然还有就是主动传播中华文化的魅力,利用一切机会培养他们对中国画的审美情趣。尽管,当前中国画在美国画坛的整体影响力还很弱,欣赏者还是极少数,但是,在美国这个多元化的社会,只要坚持自己的特色,就会吸引眼球,就会有市场。他们看中的不仅是我的画展,更是我所代表的中国符号。

  问:在中国画创作中,是重过程还是重目标?

  答:两者兼而有之。我自己偏于前者,如果一个艺术家将作画作为一个快乐的体验的话,那么这种愉悦的情绪就会通过绘画艺术符号传递给观众,使人们在审美中有一种轻松愉快的享受。基此,如果能达到这种“目标”,何乐而不为呢?

  问:有人说,中国画只是笔墨小技,适于室内小品玩味,而无法造成油画那样逼真的效果。您怎么看?

  答:我不同意这种看法,但我可以理解这类人的想法,任何一门艺术都有各自喜爱的观众,就像喜欢歌剧的人不一定非要喜欢京剧一样。石涛有云:“黑墨团中墨团团,黑墨团中天地宽”,中国画是一门介于抽象和具象之间的艺术,其中的审美情感不是人人都接受和领悟到的。喜欢逼真的或喜欢“似与不似之间”的都是正常的。就我本人而言,不喜欢太逼真的画,如果画的和自然一样,那么就不如去看照片了。绘画师们创造性的艺术,而不是一种再现。审美趣味的需求完全取决于个人的修养、阅历和人生态度如何。

  蓉君 整理

  ——与穆家善谈艺术

   朗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