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T01版:梅岭周刊 上一版3  下一版4
 
 

第A01版
首页

第A02版
要闻

第A03版
看扬州
 
标题导航
 





WWW.YZRB.COM
返回扬州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年01月22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朗读(男声 女声)    放大 缩小 默认
杭州诂经精舍和广州学海堂,开启了清代书院培养真才实学之士,讲求征实致用之学的风气。
实事求是 兴学经世
——阮元倡导实学对清代科技文化教育的影响

    ■ 余志群

    阮元的生平行事,除经济、事功之外,成就及影响最大的当推学术。2006年中华书局出版清人张监等著《阮元年谱》,为此书作“点校说明”的黄爱年指出:此书轻重失宜。“虽然也记载了阮元出任封疆大吏时提倡学术的种种善政懿行,罗列了阮元的著述以及所刻图书,但却偏于疏略,特别是对阮元的学术宗旨、成就及其影响,谱中几乎无所发明,实为缺憾。”那么,阮元的学术宗旨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溯源

    史书上最早见“实事求是”,是班固《汉书·河间献王刘德传》中说:“河间献王德,以孝景前二年(前149年)立。修学好古,实事求是。”唐代经学家颜师古注:“务得事实,每求真是也。”也就是说,刘德的“实事求是”是考证古书时求其真本,讲求实证的治学态度和方法。

    随着明清“崇实黜虚”实学思潮的高涨,考据学的兴起,重提汉代的“实事求是”。清乾嘉年间的考据学派,把“实事求是”当作治学的宗旨和基本方法。在乾嘉考据派中,除惠栋为代表的吴派和以戴震为代表的皖派外,梁启超说,尚有“扬州一派”。(《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扬州学派是以扬州为中心,以王念孙、汪中、焦循和阮元等扬州籍学者为主要代表人物,作为乾嘉汉学的分支,活动于清代乾嘉道时期的一个学术流派。已故的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张舜徽明确提出:“清代学术,以吴学最专,徽学最精,扬州之学最通。”他认为:“吴学,其失也固;皖学,其失也偏。”唯有“扬州诸儒,承二派以起,始由专精汇为通学,中正无弊,最为近之”。戴震治学“实事求是,不偏主一家。”汪中自述其治学宗旨是“惟实事求是,不尚墨守”;客居扬州多年的凌廷堪说:“昔河间献王‘实事求是’。夫实事在前,吾所谓‘是’者,人不能强辞而非之;吾所谓‘非’者,人不能强辞而是之也。”阮元被称为一代通儒,是乾嘉学派强有力的殿军,自称“余之说经,推明古训,实事求是而已,非敢立异也”。在长期的仕途生涯中,阮元始终坚持学术研究,不仅于宦跡所到之处提倡经学、奖掖人才、整理典籍、刊刻图书,而且在经学、史学、金石、书画乃至天文、历算方面撰写了大量著作,有相当的造诣。史称其“身历乾嘉文物鼎盛之时,主持风会数十年,海内学者奉为山斗焉”。20世纪60年代,扬州大学教授祁龙威在国内率先倡导开展扬州学派研究,其云:“自汉迄清,长期统治中国思想领域的是儒家经学。经学的完全意义是经世之学。古人研究经学的目的是用以治国利民。”

    阮元于实事求是的成就

    阮元不仅以“实事求是”作为自己治学的宗旨,而且处处身体力行,为清中叶及其后来的实事求是学风的形成,有诸多贡献。他系统地阐发了“实事求是”之学,有以下几方面的成就:

    第一,奉行“实事求是”的治学宗旨。阮元在总结儒学发展史时,反对宋明理学末流的“虚学”、“空疏”,推崇汉代经学之“纯粹”,赞扬清代儒学“笃实”、“实事求是”。他说:“汉书云,修学好古,实事求是。后儒之自遁于虚,而争是非于不可究诘之境也。岂河间献王竟逆料而知之乎。我朝儒者,束身修行,好古敏求,不立门户,不涉二氏(老庄之说),似有合于实事求是之教。”还说:“后之学者,喜空谈而不务实学,薄艺事而不为,其学始衰,降及明代,寝以益微。” “降及明代”的后儒显然是指宋明理学的“空文”、“虚学”的弊端,力求恢复儒学经典的本来面目,探讨圣贤之道的真义。

    第二,崇尚但不迷信训诂。阮元的训诂颇有成就,他实事求是的态度体现得十分明显。收入《揅经室集》的《考工记车制图解》、《古戟图考》、《匕图考》、《铜和考》、《栋梁考》、《古剑镡腊图考》和《钟枚说》等篇,是他这方面研究的代表之作。阮元不盲目附从古人之言,而是通过大量的文献考证工作,并附以实物图解,以力求其是。阮元认为,“圣贤之道存于经,经非诂不明。”因此为了探讨圣贤之道,必须在文字上训诂。训诂的具体方法是:士人读书,当从经学开始;研究经学,当从注疏开始;研究注疏,当从训诂开始;研究训诂,当从声音文字开始。这种训诂非常重要,是进入圣人之道“宫墙”的门径。但“注疏诸义,亦有是有非”,因此不能迷信注疏,“从注可、违注亦可”,重要的是“求其是”。 

    第三,儒学经典新见解。阮元对若干儒学经典有独到的见解。如《论语》的第一句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阮元解释说“‘学而时习之’者,学兼诵之行之”,“故学必兼诵之行之,其义乃全。”又如,忠恕是孔子仁学的基本,他解释说:“忠恕者,子臣弟友,自天子至于庶人之实政、实行。”孟子论“仁”,即良能良知,阮元说“良知即心端也,良能实事也。舍事实而专言心,非孟子本指也”,“实者,实事也。圣贤讲学,不在空言,实而已矣”,“故此实字最显最重,而历代儒者忽之。”再如,孔子讲“吾道一以贯之”,“贯者,行事也,即与格物同道也”,“元之论格物,非敢异也,亦实事求是而已”。阮元强调实事求是,就在于强调实践、实政、实事、实行。

    第四,力行“实践之道”。与某些只顾埋头于书本的乾嘉学者不同,阮元特别重视躬身实践,他明确提出“圣贤之道,无非实践”。他为政为学,都始终坚持这一点。阮元在浙江任职期间,对《禹贡》中提到的“三江”和当时的“浙江”等河流的古今水道的变迁、名称的变化进行了详细考证。他“参稽经史,测量水土”,做了大量的文献考证和实地考察工作,并精心绘制了十幅示意图,最后撰成数万字的《浙江图考》。阮元还作过《葵考》,他不仅广征博引各种文献,还亲自种葵,并到野外考察野葵,他说:“予尝锄地半亩种金钱紫花之葵,翦其叶,以油烹食之,滑而肥,味甚美……又余尝登泰山,其悬崖穷谷曲磴幽石之间,无处无金钱紫花之葵,皆山中自生,非人所种。”

    第五,扩大“实事求是”的影响。阮元所讲“实事求是”不仅在经学研究范围内,也延伸到其他领域。他从重视“实行”、“实践”出发,关心自然科学的发展,尤其是天文学、数学问题。在他的科学史专著中指出:“术数之妙,穷幽极微,足以纲纪群伦,经纬天地,乃儒流实事求是之学。”把天文学、数学等自然科学也归于实事求是之学中,大力提倡“实测”,注意吸收西方自然科学的成就。阮元的天文、数学知识比较丰富,与他忘年交的弟子龚自珍称他“仰能窥天步,俯能测海镜”,并不为过。

    “实事求是”这一命题在封建社会的两千多年以来,除间或有些儒家学者偶然提及外,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是被忽视与冷漠的。扬州学派诸学人为拂去蒙蔽在其身上的尘埃,焕发其勃勃生机所作的贡献是不可泯灭的,其中发扬光大、身体力行、事功卓著者非阮元莫属。钱穆称“其名位著述,足以弁冕群材,领袖一世,实清代经学名臣最后一重镇”;历史学家侯外庐认为他“扮演了总结18世纪汉学思潮的角色”。

    “兴学育才”名垂千古

    实事求是之学,在阮元之前的主要涵义是指在经学研究中,通过训诂剔除宋明理学的臆断与空疏,求得原本的真实含义。阮元将其发展为求实、践行的通经致用,从书本爬梳中走向波澜壮阔的社会实践,其忧国忧民的情怀与报效祖国的赤诚常常令人掩卷长叹。这是阮元在清代汉学上的伟大突破,是一场革命。

    阮元创立的专传授经史训诂的杭州诂经精舍和广州学海堂,这两所学校以汉学取代理学,以实学取代制艺,实现了清代书院发展中以实学取代制艺的重大转变,在全国起到示范性作用。

    张崟认为:“阮文达公振兴文教其影响于我浙以至于中国学术界之深远者,尤推西湖诂经精舍之创设课艺梓行者八集,至今尤为世珍,生徒著籍,可考者千数百人。学问名家,作述不朽者,比比而是。精舍不但影响于浙省者至大,抑且泽溉全国,堪谓为我国教育史上极光荣之一页矣。”阮元创立了诂经精舍、学海堂后,使得东南各省学风为之大改。清末许多书院都受到了诂经精舍的影响,其中不少书院的教学有科技方面的内容。由诂经精舍等杭州六所书院改并而成、专课中西实学的求是书院(浙江大学的前身),讲授的内容中有化学、算学、测绘、舆图、天文及其他各种西学内容。诂经精舍之所以成为清代书院发展史上的转折点和里程碑,不仅仅在于它所作出的一些学术成果和培养出的一些人才,最重要的是它开启了清代书院培养真才实学之士,讲求征实致用之学的风气。

    学海堂书院,是阮元继杭州创建诂经精舍之后,于道光五年在广州城北粤秀山创办的又一个以专重经史训诂为宗旨的书院。他创办学海堂书院时,要求学生:“或习经传,寻疏义于宋齐;或解文字,考古训于《仓》、《雅》;或析道理,守晦庵之正传;或讨史志,求深宁之家法;或且规矩汉晋,熟精萧《选》;师法唐宋,各得诗笔。虽性之所近,业有殊工,而力有可兼,事亦并擅。”阮元的这篇序文也题刻在学海堂西面墙上,作为学海堂的办学宗旨。阮元主持学海堂时间不长,但他亲自授课,与学生讲经析疑,“凡经义子史前贤诸集,下及选赋诗歌古文辞,莫不思与诸生求其程,归于是,而示以从违取舍之途”。阮元还颁定了《学海堂章程》,个人捐赠白银四千两作为学海堂的办学经费。在阮元的努力下,学海堂成为当时广东文化学术的中心。自从阮元建立学海堂,广东学子“见闻日扩,而其文亦渐近纯熟,岭海人物,蒸蒸日上,不致为风气所囿者,学海堂之力也”;“粤人知博雅,皆自此堂启之”。学海堂学生文集有30多种,有著述问世的学生,今可查者达300余人,几千种书。这些文集不仅仅是学生课艺之佳作,也是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研究成果。

    自光绪十年(1884年)起任两广总督五年余的张之洞,甚为推崇阮元的兴学育才之功,他效仿创立了多座书院,如武汉的两湖书院、经心书院,成都的尊经书院,太原的令德书院,以及广州的广雅书院等,这些书院的教学中也有一些科技内容,如:广雅书院的教学中有舆地之学,两湖书院的科目中设有算学等科技内容。民国五年(1916年)湖南公立工业专门学校迁入岳麓书院,校长宾步程1917年书写的“实事求是”匾,至今还悬挂在讲堂正檐中央。宾步程早年就读于张之洞创办的两湖书院,受经世致用的影响,21岁赴德国柏林工科大学留学,学习机械工程,历时八年。1918年6月,毛泽东在湖南一师毕业后,与蔡和森等寄居在岳麓书院半学斋,积极筹备赴法勤工俭学事宜,曾亲眼目睹过宾步程所书的“实事求是”的匾额,并留下深刻印象。      

3 上一篇 朗读(男声 女声)    放大 缩小 默认
 
扬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 版权声明 | 苏新网备2006011号 | 投稿信箱 | 联系方式 | 邮箱入口 | 远程办公 | 广告服务 | [ 帮助 ][ 评论 ] 1 2
   第A01版:首页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看扬州
   第A04版:观天下
   第B01版:深壹度
   第B02版:身边事
   第B03版:全媒体
   第B04版:扬州党建
   第C01版:邗江时政
   第C02版:综合新闻
   第C03版:健康专版
   第C04版:锐评论
   第T01版:梅岭周刊
   第T02版:梅岭周刊
   第T03版:梅岭周刊
   第T04版:梅岭周刊
扬州画派民本情怀与创新精神
实事求是 兴学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