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梅岭 上一版3
 
 

第A01版
头版

第A02版
要 闻

第A03版
综 合
 
标题导航





WWW.YZRB.COM
返回扬州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06月24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朗读(男声 女声)    放大 缩小 默认
最早考察扬州运河的德国人
——记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扬州城与古运河

    李希霍芬对近代中国地质学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专门论述了中国的黄土,最早提出中国黄土的“风成论”。李希霍芬是同治八年(1869)3月在前往山东的途中,经过扬州和高邮的,他对扬州运河进行了最早的考察。据李希霍芬在他的《中国旅行日记》中记录道,“运河经过的扬州府,自古以来是个重要的地方。城墙仿佛一眼看不到头,都是青砖建成的,而且保护得很好。”1869年3月21日,李希霍芬航行于高邮运河,绿油油的庄稼让这位德国地理学家产生了快乐的心情,更让他感到惊喜的,是官方组织修缮高邮运河堤坝几千人的劳作场景。

    □ 韦明铧

    李希霍芬(Richthofen,Ferdinand von,1833-1905),德国地理学家、地质学家,生于卡尔斯鲁赫,卒于柏林,曾任波恩大学、莱比锡大学、柏林大学教授,柏林大学校长。李希霍芬首次系统论述地表形成过程,对地貌形成过程进行分类,并研究土壤形成因素及其类型。他早年在欧洲进行地质调查,曾到东亚、南亚、北美等地旅行,多次到中国考察地质和地理,对扬州一带的地理和运河有独到的观察。

    李希霍芬著有《中国——亲身旅行的成果和以之为根据的研究》等书。

    李希霍芬与中国

    (李希霍芬对近代中国地质学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专门论述了中国的黄土,最早提出中国黄土的“风成论”,同时对中国造山运动所引起的构造变形有开创性的研究。)

    李希霍芬是近代中国地学研究先行者之一。早年曾研究蒂罗尔和阿尔卑斯山脉地质,成功地建立了南蒂罗尔的三叠系层序。1860年,他应邀随同德国经济使团前往远东,访问了锡兰(今斯里兰卡)、日本、西里伯斯、爪哇、菲律宾,并从曼谷旅行到缅甸。1872年后回到德国,担任柏林地质学会主席,并从事教育。

    李希霍芬1868年9月到中国进行地质地理考察,至1872年5月为止,历时将近四年,行程几乎走遍大半个中国。回国后著成《中国——亲身旅行的成果和以之为根据的研究》五卷。这部巨著是他在华考察研究的结晶,对东西地质学界影响深远。

    李希霍芬在中国的考察路线,共有七条。第一条路线是杭州、苏州、无锡、镇江、南京等地,第二条路线是再次赴南京、镇江并转入湖北,第三条路线主要是山东郯城、临沂、泰安、济南、章丘、博山、潍坊、芝罘,第四条路线是九江、景德镇、屯溪,第五条路线是香港、广州、宜樟、郴州、汉口、洛阳、晋城、太原、阳泉、正定、北京、天津,第六条路线是金华、桐庐、天目山、宁国、泾县、芜湖、镇江、南京,第七条路线是从上海乘海轮经天津到北京,历经鸡鸣山、宣化、张家口、大同、五台山、汾河、潼关、宝鸡、祁连山、广元、梓潼、绵阳、成都等地。李希霍芬在考察中记录了大量野外地质资料,搜集和采集了大量的化石、岩矿标本,绘制了考察地区的地形图、素描图、地质图和地层剖面图等。他回国后受到威廉一世的嘉奖和赏识,学术和社会地位空前绝后。

    李希霍芬对近代中国地质学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专门论述了中国的黄土,最早提出中国黄土的“风成论”,同时对中国造山运动所引起的构造变形有开创性的研究。学界认为,在近代早期来华考察的地学家中,经历时间之长、搜集资料之丰、发表著作之多,李希霍芬是最为突出的。他为近代中国地质研究,作出了奠基性和开创性的贡献。

    鲁迅在《中国地质略论》中提到李希霍芬,即他所说的“德人利忒何芬 Richthofen者”。鲁迅说:“中国者,中国人之中国。可容外族之研究,不容外族之探险;可容外族之赞叹,不容外族之觊觎者也。”

    扬州城与古运河

    (运河经过的扬州府,自古以来是个重要的地方。城墙仿佛一眼看不到头,都是青砖建成的,而且保护得很好。)

    李希霍芬是同治八年(1869)3月在前往山东的途中,经过扬州和高邮的。他先在上海待了三个星期,把去山东考察的准备工作完成,然后从镇江乘船到江北的扬州。李希霍芬说:“在运河和长江的汇入口已经有很多船了,其中也不乏大的帆船。在扬州府(yang tschou fu)数量更多,到那里看到运河的河道变得规整。”

    据李希霍芬在他的《中国旅行日记》中说,3月17日,他的船只到达扬州地界 。“运河经过的扬州府,自古以来是个重要的地方。城墙仿佛一眼看不到头,都是青砖建成的,而且保护得很好。在城外也有一些房屋散落,但是并不像其他城市那样,看来这些屋子里并没有住人。我不得不在扬州过夜,虽然之前在这里发生的事件使我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地方。”李希霍芬说的不愉快事件,应该是指前一年扬州发生的驱赶法国天主教传教士金缄三的教案,这也是长江流域最早的一次教案。

    3月18日,李希霍芬继续在扬州城旁的运河里航行。他写道:“河道看来很长。我们的船很笨重,缺人手,再加上逆风,这一切都凑到一起了。三个人用皮带拖船,另外两个人拿长竹竿撑船,慢慢地向前蠕动。昨天至少还顺水向前进了一小段。在扬州府,河水是向南流的,还可以看出河水的起落。在邵伯(schau po),运河拐弯的地方,浪头明显大多了。浪头拍打在拐弯处朝外的一面上——一段几公里长的由石灰岩块和砖建成的坝墙后减弱了很多。这段大坝延伸很长,设计得也很壮观,有点儿模仿北京的城墙,也有突出的排水管子。这座坝看起来有点儿像一座防御工事,当然本来它也承担着保护城市的作用。石头垒的墙十分坚固,建在水面四米高的地方,看来完好无损。我在很多地方见到过这种上面建有排水管和墙的大坝,从它们保留的完整程度,可以看出人们投入了多少劳力和物力。此处的石墙几乎都是新垒的,还在不断被延长。当代人花这么大力气维护古时候建起的坝体,这是我在中国比较少见的。可见这座位于运河南面的大坝,对其后方的城市是何等重要。”

    李希霍芬看到的邵伯运河河堤雄伟而壮观。他看到的古堤修建于清康熙五十三年(1714),位于邵伯明清运河故道东岸。河堤上部以城砖砌筑,顶部压条石。该河堤现已列入世界遗产。

    邵伯河堤的历史应当追溯到东晋太傅谢安。乾隆皇帝有“太傅堤存绿水浔,惠方邵伯颂棠阴”的诗句,歌颂谢安为邵伯的老百姓造福。在唐宋之前,扬州至淮安一线的河道比较平安。等到黄河夺淮,水情剧变,风急浪险,舟楫难航,人们不得不在湖畔筑堤,将运河和湖水分开,以保行船的安全。早在南宋,里人已筑东堤,但水灾并未消除。到清康熙后期,重新修建邵伯运堤东岸,河堤的底部以石块垒叠护坡,上部以城砖砌筑,顶部压一层条石,保证了航行的平安。如今河堤上尚存镇水铁牛,屈膝昂首,俯伏于座,正是康熙时代治水的遗物。

    李希霍芬说,这天下午,由于运河水急浪高,船舶行驶很慢,半天才走了一公里半。加上前面的里程,总共二十五公里。

    高邮州与高邮湖

    (两边则是人烟稠密的肥沃的田地。地里泛着新绿,树木也开始吐出嫩芽,鸟儿们穿梭其中,有黑脖儿和白脖儿的乌鸦、硕大的喜鹊,还有高声歌唱的云雀。)

    从3月17日到3月19日,经过几天的行驶,李希霍芬的船终于到达高邮。他在日记中写道:“在持续的北风中,我们到了高邮州(kau yu tschou)以南五公里的地方,但是逆风逆流阻止了我们继续前进的步伐。东边的大坝还在延伸,上部大约宽九米,下部则有三十米宽。坝体肯定在挖掘运河时就已经设计好了,但是现在因为挖掘草地而使地面下降,显得大坝更高了。这里有一片草地,通过很多狭窄的支流河道连接成一片。两边则是人烟稠密的肥沃的田地。地里泛着新绿,树木也开始吐出嫩芽,鸟儿们穿梭其中,有黑脖儿和白脖儿的乌鸦、硕大的喜鹊,还有高声歌唱的云雀,这还是我离开欧洲后第一次听到云雀的叫声。绿绿的田地之间散落着无数小村庄,屋子都是泥垒的。” 

    令李希霍芬困惑的是,在这样一片每年可以收三季庄稼的肥沃土地上,人们的生活为什么如此穷困呢?按照李希霍芬的想法,高邮农村每年能收三季庄稼,本来是不应该如此穷困的。他分析了许多导致农民穷困的原因,至少有一条是完全正确的:农民的大部分劳动果实都要上缴给封建王朝。封建王朝,不但不能为农民提供福祉,相反给他们带来世世代代的穷困。

    在李希霍芬眼中,运河的西面是一个相当大的湖盆地,南北延长至十公里到十五公里。李希霍芬说:“很显然,湖的面积以前更大,将整个东部地方全部覆盖,因为现在东边那些田地的高度要低于湖水的最低水位。建造大坝的目的就是拦截湖水,以使坝东边的水田不至于受淹。而运河则不断地接受湖水,因为它和湖之间靠一道较低的坝体连接。邵伯附近的河流是湖水天然的输出点,这里下游的河流都是东流的,或许直接就流入大海。和大海联通的河流完全是人工挖出的,因为它在扬州府以北介入了黄土地带,但是并不是冲积区,只是一些腐殖质构成的表层。而这一黄土层的北边和南边,则是面积巨大的黄土层。”

    高邮有七千年文明史和两千年建城史,因为秦王嬴政在此筑高台、置邮亭,故名高邮,别称秦邮。高邮现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盂城驿、龙虬庄遗址、高邮当铺、高邮明清运河故道、镇国寺塔、平津堰遗址。高邮湖为江苏第三大湖,依傍着京杭大运河,众多湖滩分布东西,数百条河流交错有致,湖里盛产鱼、虾、蟹、贝、莼菜、芦苇等生物。李希霍芬在高邮境内航行了四天,所以他对高邮的面貌有详细的描述。

    3月20日,整天北风,船行很慢。李希霍芬写道:“高邮看来不是重要的地方,虽然城墙还算完好,但不是很厚。这里的城市看不出受到太平天国的任何破坏,和镇江到杭州段很不一样。”

    3月21日,李希霍芬仍然航行于高邮运河。他看到的情景让他愉快:“现在这里的情况,景色还是很美丽的,一片片绿色的庄稼正在茁壮的成长。紧挨着东边的堤坝看得到无数的房屋和村庄。”绿油油的庄稼,让这位德国地理学家产生了快乐的心情,更让他感到惊喜的,是官方组织修缮高邮运河堤坝的场景:“我们今天看到了一幕壮观的景象,几千人在劳作。他们有的在加高湖水和运河之间的堤坝,有的在清挖运河的河道。加高堤坝的土,一部分用的就是从运河中挖出的,另一部分是从湖中的小岛挖来的。”李希霍芬感叹道:“这么多人同时干活,确实是难得的场景!”参加修缮堤坝的人,一部分是士兵,一部分是农民。这种浩大的劳动场面,在欧洲是很少见到的。

3 上一篇 朗读(男声 女声)    放大 缩小 默认
 
本网站归扬州新闻网传媒有限公司所有 | 苏ICP备05083674号-5 | 投稿信箱 | 联系方式 | 邮箱入口 | 远程办公 | 广告服务 | [ 帮助 ][ 评论 ] 1 2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 闻
   第A03版:综 合
   第A04版:邗江时政
   第A05版:深 读
   第A06版:民 生
   第A07版:金融界
   第A08版:梅岭
魁星楼阁文风盛
最早考察扬州运河的德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