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头版

与潮汐“抢跑”

通讯员 董淑芳 记者 嵇长青 李彬彬

7月22日16:50,扬州一川镍业公司的码头上,颜国明忧心忡忡。

广陵区李典镇新砂滩,长江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勺,一川镍业就在勺心处。

站在码头上,一眼望去,是波涛尚且平静的江面。但江水,快要爬到码头上了。作为李典镇农村农业局的支部书记,颜国明最担心的,就是每天一早一晚的潮汐。

“初三前,十八后。”当地流传这么一句农谚,意思是农历六月初三前后,受天文大潮影响,长江将迎来一年中最大的潮汐。其中,尤以初三那天为甚。

“20日早上,三江营水位超警戒线(5.32米)水位0.38米,新砂滩是0.68米。21日早上,三江营是0.68米,我们这是1.18米。22日早上,三江营是0.62米,我们这里接近1米。” 颜国明脸上,流露着忧虑。

新砂滩,是扬州沿江岸线上,大堤外唯一企业高密度集中的区域。这里,聚集着7家企业,一个养殖基地,一个农民种植区。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为了企业安全无虞,所有人开始与潮汐“抢跑”。

新砂滩上的企业群

新砂滩,是长江岸边一个区域名,位于长江镇扬河段和畅洲左汊北岸扇子圩倒套内,面积约5.53平方公里。

远看去,长江主堤顶高9米。在过去几年中,广陵区水利部门不断加固江堤防护能力,驳岸、护坡修整到位。相比之下,新砂滩和扇子圩滩迎水侧,当遭遇超警洪水时,易引发破圩、破堤和漫堤的风险。

“最担心涨潮。潮水,涨完再落,落完再涨,不断突破警戒线,就可怕了。”李典镇副镇长王海滨说,从6月开始以来,他的心每天随着潮水上下蹦跳。

恒润海工、新大洋造船、中铁宝桥、铭星建筑材料、楚门机电、秋源重工、一川镍业等7家处在新砂滩上的企业,是扬州沿江造船、机电、新材料等产业的代表企业。去年,这7家企业开票销售近200亿元。

这是不能承受之重。剔除数百亿元的固定资产不谈,上万多人的工作区,安全大如天。

一企一预案

22日下午4:30,新大洋造船船坞工段员工,陆续从施工现场撤离。

这是一条铁的纪律。当傍晚潮汐来临前,所有正负零以下作业员工,必须一个不落地离开工作岗位。新大洋造船常务副总经理陈鹤荣介绍,之前多次做了这方面的演练。

一切演练,都是为了预防。

新大洋,从过去的老江扬、大洋船厂演变过来,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容不得丝毫马虎。船坞里有大船在建造。庞大复杂的船体结构空间里,如果有一个油漆工、焊接工未撤离,一旦潮水上来,漫灌到船坞里,结果不堪设想。除了确保人的安全,各种机电设备、舾装材料,一律搬到正负零以上,归集到固定的封闭空间里。

一川镍业,没有大洋那么训练有素。

为此,扬州海事、区应急管理局、水利局、农业农村局、李典镇,不时派来专家上门指导,帮助企业梳理出可能会造成生产事故、水体污染的隐患,并制定排除方案。在专家的指导下,厂区周边打起了高60厘米的围堰。公司副总经理修云汉介绍,长江涨潮时呈漫延状,对厂区建筑的冲击力量不会大,围堰有能力接受涨潮。

一川镍业的几个生产厂区内,所有机电设备全部置放到高处。地面上的线缆,也全部搭架起来。

面对汛情,这7家企业“一个企业,一个预案”。李典镇党委书记方锦来郑重地说,区、镇、企业三方都制定了紧急预案。一旦遇到不可测因素,第一时间启动,第一时间排除,第一时间抢险。

期待安度六月初三

六月初三(23日),是涨潮最汹涌的日子。

王海滨往年见证过涨潮时的情景:潮汐来临时,长江水位骤涨,每次持续45-50分钟。有时候,在极短时间内,可以涨一米以上。

从最坏处打算,向最好处努力。

李典全镇400多名党员、机关和村居干部、志愿者,全部上堤。镇域沿江、夹江岸线20多公里,共设置了14个哨所,24小时专人值守,每隔一个半小时,值守人员三人一组,沿迎水坡、堤顶、背水坡展开梯型巡查。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更在努力着,确保安全度过一年中最凶险的大潮。

2020-07-23 1 1 扬州日报 content_74200.html 1 3 与潮汐“抢跑”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