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2要闻)
2021年11月09日

雕版印刷再现千年运河

《千里运河扬州卷》面世

李江民(右)与儿子李华俊展示《千里运河扬州卷》作品。司新利 摄

近日,一幅长达2米的雕版印刷《千里运河扬州卷》问世,在这幅画卷上,不仅有千年运河的旖旎风光,更有刘堡减水闸、盂城驿、邵伯码头、瘦西湖等世界文化遗产点。

2米长卷再现千年运河

沿途遗产点清晰在目

这是一幅长达2米的画卷,铺陈开来,好一幅千里运河扬州风光,全景式的构图,将扬州一带的运河,全都囊括其中。运河如同一条蜿蜒绵长的光带,将沿途的世界文化遗产点一一串联。

在这幅画卷中,从右至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宝应段运河。在大运河的东案西坡,坐落着刘堡减水闸,这座建于明代万历12年的水闸,展示了古代先民们在治理水利方面的智慧。在这座减水闸的南边,还有一座古驿亭,初建于清代乾隆年间,是宝应氾水镇的标志性建筑,也是邮驿、商贾、游人停歇休憩之所。

河水南下,就是高邮,这座以邮闻名的城市。在画卷的上方,与远天相接的是高邮湖,水域宽阔,帆影往来,水鸟啁啾,水天一色。古道侧畔,绿草如茵。镇国寺塔,岿然耸立。在如梭航船和滔滔河水的映衬下,更是平添了一丝沧桑与肃穆。和镇国寺塔遥相呼应的,则是明代净土寺塔,前者雄伟挺拔,后者敦实厚重。城内的盂城驿,伴随着河水波涛,迎来过多少马蹄声急,送往过多少匆匆人影。

画面中,自高邮湖向左,就到了邵伯湖,这里“三十六陂帆落尽,只留一片好湖光”,画卷当中,运河徜徉而过,舟船麇集,帆影林立,古堤树影婆娑,码头人烟稠密,春晓漫步,晚风飘荡,摇曳着码头的深沉厚重,也散发着梵行寺沉醉千年的山茶花香。

过了湾头,运河进入扬州城内,这里也是古迹遗址最多的地段。画卷以艺术化的手法,将运河两岸的自然风光与人文景点相互融合。近景四时碧流,千帆竞渡,花柳依水,桃李争妍;中景古城城池枕运河之水而眠,驻足城楼之上,向西远眺,何园、个园、天宁寺等古代遗址,散发着古城之韵。热闹的东关街上,两旁鳞次栉比的商铺,吸引着游人们的目光;远景则是瘦西湖,在轻烟薄雾之中,白塔、五亭桥等景观,若隐若现,宛如仙境。

父子俩联袂合作而成

扬州著名学者提笔题词

这幅雕版印刷而成的《千里运河扬州段》,构图明朗,墨色古淡,精美细腻,引人入胜。这也是雕版印刷省级“非遗”传承人李江民的作品。雕版是由他的儿子李华俊所刻,印刷则是李江民所做。父子联袂,共创佳作。

“大运河对于扬州,有着太多的故事和传奇,作为扬州人,又是做雕版印刷行业的,就想用这样一幅作品,来表达我们对于大运河的深情。”李江民说道。

这幅《千里运河扬州段》,原本是有一张原图的。后来李华俊在雕刻版片时,将河水的波纹,房屋的瓦脊,全都刀刻出来,让整幅画面的呈现,更加细腻逼真,更显意境高远。

画面完成后,扬州著名学者朱福烓欣然提笔题词,不仅题写了《千里运河扬州段》,还专门写了一段文字:“左传鲁哀公九年,公元前四百八十六年载秋,吴城邗沟通江淮,此即春秋后期吴王夫差所开沟通长江与淮河之渠道,因起于邗城,今扬州北之下,故名邗沟,亦即史家所谓大运河最早一段也。右图千里运河扬州卷所示,为扬州地区诸胜迹,皆古邗沟所经之地。后云大运河扬州段之主航道,至今仍为水上交通渠。据此,诸点可知千古之盛矣。以小观大,览者或可于咫尺间而遥思历史。长卷胸襟为之一阔也,至于雕版印刷之精美,当令人称赏不已”。 记者 王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