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7梅岭)
2021年12月06日

萃园路从前叫贤良街

贤良街是个老地名,后因靠近赫赫有名的萃园桥菜场,改了名。《扬州画舫录》说,这条街道属于教场的后街,运司衙署的前街,可见地理位置之重要。贤良街因何得名?传说不一,有人说与汉代大儒董仲舒有关。

□ 赵国平

今天如果问扬州人,贤良街在哪里?得到的回复怕是摇头者居多,他们异口同声回答:“不知道!”而如果问:“萃园路在哪里?”能正确回答的则要多得多:“在萃园桥附近。”

贤良街是个老地名,后因靠近赫赫有名的萃园桥菜场,改了名。《扬州画舫录》说,这条街道属于教场的后街,运司衙署的前街,可见地理位置之重要。在文昌路开通之前,它是市区一条东西向主街,长约200米,东接古旗亭,通琼花观、田家巷到东关古渡;西连七巷、三元巷到文昌阁、四望亭。交通功能比肩于今天的文昌路。

贤良街因何得名?传说不一,有人说与汉代大儒董仲舒有关。董是江都相,辅佐西汉封侯吴王刘濞治理天下,提出“正谊明道”的治国理念,受到后世称颂。北柳巷有董子祠,祭祀董仲舒,贤良街也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

贤良街东起南圈门,那里的巷道叫鹅颈项湾,道路拓宽后,南圈门连同陋巷一并拆除。街口的教会建筑保留至今,即是浸礼会基督堂,过去叫贤良街浸会堂。1917年由美国南浸会传教士毕尔士主持,在懿德女校旧址上兴建的。

教堂为二层砖木结构,十字形屋顶。抗战期间被日军强占。1946年教会收回重修,1981年经批准对外开放,恢复宗教活动。

向西,与南柳巷、北柳巷直角相交,周边便是萃园桥菜场的天下。文昌路问世前,那丁字路口是南、北柳巷的分界点,后来向北移至文昌中路。解放后,贤良街更名为萃园路,经多次拓宽改造,路边的旧建筑拆除翻建,街景随之更迭。

据老扬州回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萃园路很热闹,行人川流不息,熙熙攘攘,有扬州面积最大、人气最旺、供应品种最全的萃园桥菜场。街道上,琳琅满目的菜摊铺天盖地,买卖就在露天进行。道路南北,商铺鳞次栉比,包罗万象。有茶炉、肉案、豆腐坊、熏烧店、家具店,铁匠铺、煤炭店、烟酒店、弹棉花的、配钥匙的、串棕棚的、修自行车的,街头还有邮电局,浓浓的市井气息,充盈着附近一大块地盘,也是扬州人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老扬州记得:“街西靠北柳巷头上有一‘同春救火舍’,一个大门楼,大堂屋(三间二厢式),两边房间小。堂屋中间放有一架手压水老式消防车……后面有个大院子,院中有一口井,井深水清。井前地上有一石额,上书‘同春水仓’。”

扬州著名书法家孙龙父曾居住在此,据孙氏后人回忆:孙出生于书香之家,其父孙伯华,以中医为业,擅诗词,通音律,思想开明。贤良街向北拓宽时,伯华先生顾全大局,率先主动要求拆除住所的临街庭院。庭院拆除后,围墙与家门之间仅留一人宽的小巷进出,自行车出入需侧身。

房子系百年老屋,天井用青砖铺地,东边有花坛,西面栽柿子树和梧桐树,先生有印章一枚即为“小梧桐”。老屋内充满浓厚的书卷气。休假日,喜好书画金石艺术的人赶来,聚集在厅屋中,欢声笑语、酣畅淋漓的笔墨盛宴,给老屋增添勃勃生机。

孙先生是扬州书画、篆刻艺术的执牛耳者,谦谦君子的优雅风度,温良恭俭让。身边集聚一群朋友在此读书论印,切磋才艺。厅堂中,两张桌子拼成画案,大家围桌而坐,纷纷拿出作品请先生指教。先生仔细端详后点评优劣,提出修改意见等等。有时孙老亲自现场挥毫,每书到精彩处,都会赢得阵阵喝彩。可惜的是,这座建筑在改造中被彻底拆除,已无遗迹可寻。

民国时期贤良街上曾有一所志成印书馆,出版过一本扬州最早的旅游读物《扬州旅游指南》,后改名为《邗上指南》,先后印刷过5版。读物附带《扬州城市简要图》,还配有瘦西湖、平山堂、观音山的照片。作者陈佩秋,是位医生,写作旅游指南,纯粹是他的业余爱好,但无意中也透露出,扬州旅游业那时已经很兴旺。陈医生选择志成印书馆的原因很简单,他与书馆老板是郎舅。编书的初衷如序言所说:“予兹採集诸书为一册,盖欲使游扬之士,免检籍之劳,即得古人之趣,按图而索,不妨小试游踪,吊古有怀,尽可大发清咏,此亦游客之常情,雅人之深致也。”

沧海桑田,乃自然规律,无法逃避。文昌路开通后,随着现代扬州城市的西联东渐,古城萃园路的城市地位悄然让位。如今它虽然成了一条“背街”,但曾经的地位与时代的变迁,都留在了这个曾经的地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