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5版:扬州纪事 上一版3  下一版4
 
 

第A01版
头版

第A02版
直通扬州“两会”·动态

第A03版
重点新闻
 
标题导航





WWW.YZRB.COM
返回扬州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晚报博客
2010年1月23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朗读(男声 女声)    放大 缩小 默认
夜扬州31
夜晤扬子津
■ 安民

  津者,渡口也。

  今夜,我站在运河边扶栏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回渡口的影子。“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摇。妾家扬子住,便寻广陵潮。”当年的船家女子,就是在这片水域泛舟吟唱的吗?

  冬夜的河水似乎被冻得紧绷绷的,寒风吹过水面也只是掠起些许波纹;月光很淡,映在水中的痕迹也很浅,似乎轻轻一擦便可抹去。难道这就是那“江风白浪起,愁杀渡头人”的扬子水?

  隋大业元年,隋炀帝发动淮南十余万人开挖邗沟,自山阳至扬子入江。到了唐开元二十六年,润州刺史齐浣主持开挖伊娄河,也就是古运河的瓜洲段,扬子津便成了邗沟重要的渡江要津之一。隋代诗人顾柳言在《奉和晚日扬子江应制诗》中,又将扬子之名冠于大江之前。如今,附近施桥、八里一带年岁大一点的当地老百姓,还是习惯把他们居住的地方叫扬子桥。

  沿着河岸走了很久,想俯拾儿时的记忆。那时仪扬河和运河上都有渡船,可大一点的孩子为了省几分摆渡钱,好些都是游过来游过去。那时从瓜洲到扬州还没有汽车,每年春节去外婆家,要从瓜洲的四里铺乘船到扬州渡江桥,然后再转车,三汊河是途中一个码头。现在这里的变化太大了,熟悉的校舍、河边的轮船码头、供销社的小商店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沿河打造的景观和绿化。依据人的审美观念栽种的草树苗木,总感觉缺少一些恣意、自然的生活气息,可能是当年柳垂渡口、月挂梢头的印记太深的缘故。

  河的对岸,就是建在“扼三汊洪流,具九龙真脉”之地的高旻寺。绵延的围墙,大殿的屋脊,僧寮的廊檐,在夜色中线条分明,整个院落的轮廓,恰似一帧凹凸相连的剪影。寺院内天中塔兀自耸立,塔顶的灯放射着柔美的智慧之光。清代康熙、乾隆两位皇帝先后多次乘舟下江南,都曾途经这里,康熙手书“敕建高旻寺”的汉白玉的石刻,至今还留在寺庙朝向运河的门额上。

  千年的渡口不仅在古运河的漕运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也给隋唐以来的诗人们增添了许多雅趣。李白的扬子津送客,刘禹锡、白居易的扬子津相逢,孟浩然、刘慎虚扬子津的题诗互赠,潇洒的笔墨,遥寄的离情,咏思的吟唱,成了今人了解古运河、探寻扬子津的重要依据。留给我记忆最深的还是李白的那几句诗:“齐公筑新河,万古流不绝。丰功利生人,天地同朽灭。”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朗读(男声 女声)    放大 缩小 默认
 
扬州日报社版权所有 | 版权声明 | 苏新网备2006011号 | 投稿信箱 | 联系方式 | 邮箱入口 | 远程办公 | 广告服务 | [ 帮助 ] [ 评论 ] 1 2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直通扬州“两会”·动态
   第A03版:重点新闻
   第A04版:关注中国足球反赌风暴
   第A05版:扬州·社会
   第A06版:扬州·社会
   第A07版:96496
   第A08版:国内新闻
   第A09版:国内新闻
   第A10版:国内新闻/连载
   第A11版:朱自清散文奖永久落户扬州
   第A12版:综艺
   第A13版:体育新闻
   第A14版:体育新闻
   第A15版:国际新闻
   第A16版:海地7.3级强震
   第B01版:【扬州解密】
   第B02版:收藏
   第B03版:老扬州
   第B04版:二十四桥
   第B05版:扬州纪事
   第B06版:读书
   第B07版:夕阳红
   第B08版:书画
   第B15版:双语新闻
   第B16版:网事
NBA后遗症
红灯前的坚持
夜晤扬子津
深夜响起敲门声
到底亏不亏
送给陌生人的生日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