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发现"萧百万"家传 系民国扬州盐商唯一珍贵传记

2013年07月 31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核心提示

    清末民初,江西盐商萧芸浦因其家业宏大,人称“萧百万”。而有关萧芸浦的生平,一直鲜见于文字记载。近日,一份署名为“薛茂椿学”的千字《萧芸浦家传》现于扬州。昨天,学者韦明铧详细解读了这份“家传”。http://www.yznews.com.cn/

    《家传》的作者是谁?

    江西老表,“兄弟进士”

    “诰受荣禄大人萧公芸浦家传,莲花朱益浚撰,朱益藩书。”《家传》开头就点明了萧芸浦家传的作者。据史料记载,朱益浚和朱益藩是江西莲花人,兄朱益浚于清光绪三年(1877年)中进士,并被皇上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弟朱益藩光绪十六年(1890年)中进士,被皇上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后担任过京师大学堂总监督(即今北京大学校长之职),1912年被逊帝溥仪聘为老师。

    “吾乡芸浦萧公,行谊卓卓,视《一行传》诸人,殆或过之。后世有欧阳公其人,其必采录不遗可知也。因缀其事实,以待史家采择焉。”韦明铧解释,在《家传》中,前面一段引用了欧阳修修《五代史》时写过的《五代史记·一行传叙》,意说在动乱期间,好多有用之材被埋没于社会,不为人知,无以为传。只有有心之人,通过零简断章来搜寻整理,列入史册。而萧芸浦在“兄弟进士”的眼中,正是身处动乱时期的能人。

    说到这里,回头在看“萧芸浦家传”的封面“薛茂椿学”。韦明铧分析,这本“萧芸浦家传”应是一本早就流传的书,而薛茂椿应是此书最早的持有人,但生平无考。薛茂椿显然认识到此书的珍贵,因此在封面上写了“薛茂椿学”四个字。

    揭秘了“萧百万”的哪些事?

    屡考不第,“改行”成百万盐商

    许多人知道萧芸浦,其实“芸浦”是其号,其名字为绍棻,字茂林。《家传》中记载:“祖以上皆力田,父炳南以义行闻于乡。发逆变起乃弃儒而商于蜀。”韦明铧解释,萧芸浦的祖上应是务农之家,太平军造反后,选择经商来改善生活。“萧芸浦多次参加童子试,并捐了一个光禄寺署正的官衔。后来又去京城考试,得到江西同乡上饶人氏卢定勋的器重,并把女儿许配于他。”《家传》中有卢定勋“见而器之以其女归焉”。这也解答了前些年不少文人学者纠结的“萧芸浦和卢绍绪是不是姻亲”的问题。此卢氏为清朝末年的京官,后任浙江布政使,民国后继续做官,任浙江省财政厅厅长,而非扬州大盐商卢绍绪。

    尽管萧芸浦“书法上追钟王”,却“屡试春官不第”。之后,萧芸浦“侨居维扬承父命经营盐务”。

    多行善举,受封“萧义士”

    在近代扬州盐商中,萧芸浦以其雄厚的财富和声望,成为领袖人物。韦明铧说:“《家传》中提到‘群尚倚以为重,遇有盘错之处,辄取决于公’,意为盐商们有什么疑难的问题,都来请教他,听他的意见。”

    庚子之变后,“洋盐”欲进口中国,官方和商人都知道会带来什么,可“皆知其非而莫敢发言”。“只有萧芸浦站出来力陈利弊。”韦明铧介绍,《家传》中也有这一段抵制“洋盐”的内容,“他择其要害写了数千字的书信呈送当时的两江总督刘忠诚。刘才决定不再提及此事,此后再没有‘洋盐’进口中国之言。”

    慷慨捐资解国难也让萧芸浦更有威信,韦明铧说,“《家传》列了一桩很有分量的案例。乙酉(1885)年,黄河郑州段决堤,受灾严重。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荃(曾国藩的九弟)亲临扬州。船一靠岸,曾国荃就送信请萧芸浦到船上议事。萧芸浦当即表示捐六十万金,曾国荃欣喜地说‘君一言而活数十万生灵’。”

    《家传》中,用“善举盖不可胜纪其”来形容萧芸浦热衷的“慈善事业”。韦明铧说,当时为人所称颂的是,萧芸浦远在江西的家庙倒塌,他独自出资修缮,又花一大笔钱买了几十间房屋,分给穷苦的族人;他率先出巨资大修被太平军破坏的郡城阳明书院。除此,萧芸浦还为客居并辞世于扬州的岳父办理后事,抚养旧交的儿子长大成人。 

    韦明铧说:“他做的好事肯定很多,《家传》也是择其要提及。”也正因为做好事若干,经当地官申报,朝廷封萧芸浦为“萧义士”,声名远扬,连路人都知道。

    流连于廿四桥的风雅之士

    尽管萧芸浦的生意做得很大,却“自盐业起家从不解持筹握算其中”。韦明铧说,他把生意交给手下人去做,自己豁达地当起了“唯日携茶灶诗筒徜徉于廿四桥平山堂之间”的风雅之士。

    《家传》中很详细描述了萧芸浦的雅趣。“他除了精通诗文书画,还特别喜欢收藏古董。从商周时的青铜器,到历代的古籍,尤其钟情古代的瓷器,其中包括柴窑、官窑、汝窑、哥窑。”韦明铧表示。

    遇到客人来访,萧芸浦会一边与他们品茶,一边欣赏自己的珍藏品。“客至则相兴品茶论古,若忘其身在城也。”韦明铧说,这些叙述无不表明萧芸浦平素生活的雅致,而为他立传的“兄弟进士”没准也是宾客之一。

    《家传》有何意义?

    民国扬州盐商唯一传记

    “这是民国扬州盐商唯一的珍贵传记。”韦明铧表示,扬州盐商有一个特点,清中期是扬州盐商最兴旺、最富裕的时候,盐商们与文人交往密切、频繁,因此文人常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及他们的行踪。清末民初时,盐业逐渐萧条,盐商与文人交往少了,所以由文人所记载的盐商材料很少,其中包括萧芸浦、汪鲁门、卢绍绪、汪竹铭等。

    特别是“萧百万”,对他及他家的情况大都是人们的口口相传,现有的少量资料都来自于其后人多方搜集。“这样一份珍贵的史料,不仅重现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情趣的萧芸浦,也丰富了清末民初扬州盐商文字记载。”

    对于这篇千字短文,韦明铧也特别评价说:“不愧为进士手笔,书法超逸,文采斐然。”     记者 张庆萍


责任编辑:戴燕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