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传人辞职做篾匠 篾制品远销日本新加坡

2013年09月 09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核心提示

    “竹篮、竹匾、竹席、竹笼屉修喽……”还记得这从大街小巷里传出的吆喝声吗?这样的吆喝声现在只存在于大多数人的记忆中,但在凤凰桥街仍有一户人家世代都从事着这门传统手工艺。如今两个“80后”的第5代传人在大学毕业后,甚至为了继承这门祖传的手艺辞去了工作。http://www.yznews.com.cn/

    祖孙5代都是篾匠

    两层楼的房子,住房与作坊之间仅一墙之隔。楼下劳作,楼上做仓库,堆满了竹子和各式各样的竹篮竹匾竹笼屉。“我们老两口,还有儿子、孙子每天都在这300平方米的房子里生活、工作。”今年84岁的邵德广是这门手艺的第三代传人。  

    据邵德广介绍,他的爷爷是兴化的农民。农忙时务农,农闲时篾作。到了父亲这一辈以后,就基本上是以篾作为业了。“我没上过学,十几岁起就在父亲身边做副手。几十年的耳濡目染,如今我也成了制篾的老师傅了。”

    篾制品远销日本新加坡

    作坊里,几乎能想到的各种竹篾制品都能在这里找到,甚至热水瓶的外壳、水罐都是用竹篾手工制成。其中光是竹笼屉就有数十种规格,小的能在手里把玩,大的须两个人抬。

    邵德广告诉记者,这些竹篾制品都是他和孙子们手工制作的。他主要负责劈竹,儿子和孙子负责具体制作,老伴帮忙打下手。

    据了解,如今最畅销的是竹笼屉。“不光扬州的老字号饭店从我这里订货,就连上海、北京、杭州,甚至是台湾、新加坡和日本等地的中餐馆也慕名而来。”

    “80后”传人辞职继承手艺

    邵德广说,相比于其他手工艺后继无人的窘境,他的两个孙子特别让他欣慰。原来,为了继承这门祖传的手艺,孙子邵成诚两年前辞去了销售工作;而另一个孙子邵越大学毕业后也专职做起了篾匠。

    今年27岁的邵成诚告诉记者,虽然客人较多,但毕竟篾制品的使用范围有限,且有明显的淡旺季,所以平均每月的收入仅有2000多元,根本比不上以前的销售工作。但为了这门手艺不失传,他和弟弟最终还是决定继承下去。 

    虽然已做了2年学徒,但邵成诚目前还不能掌握篾作的全套工艺。因为篾作不光是门手艺活,也是门体力活。比如说劈竹,买回来的竹子每根少说也有十几米长,近百斤重,而劈竹刀的分量也非普通刀具能比的。“现在这道工序,家里只有爷爷能胜任。”

    研发篾作类旅游家用产品

    作为“80后”的大学生,邵成诚和邵越希望能通过现代工艺和设计创新传统篾作。虽然新材料越来越多,但竹篾天然环保的特性是无法取代的。

    邵越说,他们正计划开个篾作门店,除了传统的竹篾产品外,还能设计出一些既实用又别致的东西。

    “我们正在酝酿申请商标,开个网店,就卖我们纯手工生产的篾作产品,既提高销量,又宣传扬州的篾作工艺。”此外,邵成诚还表示,现在他们每周每人仅能生产十几件竹篾产品,如果今后能与旅游和生活相结合,势必还需借助机械化的批量生产。

    记者 安琪/文 张卓君/图

    【专家观点】

    扬州篾作有独特的风格

    “篾作也是竹制品技艺中最复杂和精致的一种。”据扬州非遗专家管世俊介绍。

    扬州文史专家韦明铧说,扬州自古产竹,唐诗中就有“有地惟栽竹”之句。经过数千年的衍化发展,扬州的篾匠能把竹子制作成各种生活、艺术用品。

    “扬州篾作精细、圆润、典雅,相比于其他地区的篾作,有非常独特的地域文化风格。”管世俊说,扬州篾作的传承方式也很独特,多为家族传承,一个家族就是一个作坊。

    不过,迄今为止扬州篾作还未进入各级非遗名录,所以对于这项技艺的寻找和保护至关重要。

    【特别提醒】

    如果您身边有熟悉的“扬州八匠”,或是听说过相关趣闻,持有相关文字、图片资料,欢迎致电本报记者,电话:18952781842。


责任编辑:戴燕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