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王永平,扬州大学图书馆馆长,历史学博士,教授、博导,沉迷史海30余年终成大家。

" />

扬大图书馆馆长王永平 魏晋南北朝史研究国内权威

2013年11月 10日 12:55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王永平近影

    提到历史,汉唐、两宋、明清……这些是不少人津津乐道的时代,而他,专注于用不同的视角看乱世。

    三国鼎立、魏晋南北朝……在他看来惊心动魄,那些剑拔弩张的历史人物,仿佛历历在目。他说,埋首历史的书丛中,就仿佛回到了古代,像古人一样思考,才更看得清时局,看得懂历史。

    他是王永平,扬州大学图书馆馆长,历史学博士,教授、博导,沉迷史海30余年终成大家。

    村庄老人讲故事

    让他开始对历史痴迷

    王永平对历史的痴迷,始于小时候在村庄里的耳濡目染。

    王永平出生在南京浦口的普通农村家庭。小时候,最喜欢听老人们讲历史故事。听过那么多,对三国的故事印象最深。

    到了小学时,王永平遇到了《三国演义》。这本书让他痴迷,更让他一遍又一遍翻个不停。

    上世纪70年代,小孩子除了学习之外,还要学工、学农、参加劳动。如今的孩子是不会想到的,我们那会还要挑河堤,修公路,还要绿化造林,读书反而没人管。王永平打趣地说,反观现在,反而是死读书,读死书,和过去是两个极端。那个时候的我们,就跟自然人一样。

    虽然贪玩,但王永平对历史的兴趣丝毫不减。那个年代,书不多,他一本书就会翻很多遍。看了不会厌烦吗?王永平给出的答案是:书常看常新。有的书到现在我都还看,总会看出新的东西来。

    和其他小男孩一样,小时候的王永平还是有些调皮的。听惯了故事里武将驰骋沙场,他也不安分。结果,一次调皮打架时,王永平的右手骨折了。当时的他不会想到,这次骨折竟然影响了他后来的人生。

    轻装上阵考大学

    曲折离奇被录取

    就这样到了考大学的年龄,但王永平心里有些没谱。那时候考大学很难,城里面(南京市区)是100120个人里面考一个,到了我们城乡接合部(浦口),几百个人里才能考上一个。

    而父母也不如如今家长这般期望殷切。他们对我没任何要求。王永平就这样轻装上阵了。

    不过,对于自己能否考上大学这件事,他还是有点担心。那个时候乡镇中学的老师都是毕业留校的高中生,偶尔也会从南京青岛路中学来几个老师,但他们自己都没上过大学,教我们考大学,岂不是很矛盾?不过,轻装上阵的王永平反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那年他家乡只有两人考上大学,他就是其中之一。现在觉得,也可能是瞎碰的。

    就在他觉得前途光明之时,一件陈年旧事被翻了出来:右手骨折过。

    右手骨折于今天有什么影响呢?而在当年,正是因为怀疑他右手有后遗症,他被心仪的学校退了档。档案来到徐州师范学院后,学校一位姓顾的书记不无惋惜地说:其实这又有什么影响呢?

    顾书记喊王永平掰手腕,他不解是何用意。几局胜负下来,顾书记告诉他,你手腕没问题,你就留在我们学校念书吧。

    王永平的大学梦,终于尘埃落定。

    端正学习态度

    用材料来验证历史观点

    学什么呢?王永平心中有个底,那就是历史。

    “当然,兴趣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那个时代文学和历史本来就很时髦王永平告诉记者,那个时代的文科专业很简单,就中文、历史最热门。

    王永平选择了历史系,他开始将过去脑海里接受的历史故事逐个放到眼前的课本里,结果,发现故事和史实在许多地方格格不入。

    比如说,《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多么料事如神,简直无所不能。而《三国志》里他似乎没这么厉害,而且还有不少缺点。

    英雄形象的破灭,让王永平端正了学习历史的态度。要去看许多史料,用很多材料来验证历史的观点。

    这对王永平而言并不难,反而应该是一种享受。小时候,由于经济条件不好,只能看小人书,正儿八经的书几年才能买一本;而到了大学,图书馆里的书可以免费阅读,王永平钻进了书的海洋。

    看过够多的书,王永平开始用自己的思想去判断历史。

    1981年,王永平刚上大二,这年,历史系举办一场学术年会,他的一篇《论曹操》在会上发表了。将历史材料与课本结合,以《三国志》为参考,看相关论文,再从我的角度作优劣、是非的判断。这次,他成了资历最浅的发表者,但却给了他极大的鼓励。后来,他称这是写历史学研究论文的最基本尝试

    王永平开始试着边看历史边思索,因为这才是研究者的态度。

    躲进小楼史海苦航

    潜心研究魏晋南北朝史

    1984年,王永平大学毕业。破天荒的是,他被分配到扬州师范学院历史系工作,成为当年首个本科毕业生走上本科工作岗位的例子。

    成为历史学的老师和研究者,是王永平的梦想。但老师的工作,除了传道授业解惑,还要自己精进研究。少年时代曾一度着迷于三国历史的他,现在面临一个难题:以后的研究方向是什么呢?三国史似乎被人读烂了。

    王永平埋首浩瀚的故纸堆,开始寻找研究方向。他不再一根筋往三国里头钻了,他开始按照中国的断代史,一个朝代一个朝代选取自己的猎物

    “按照断代史的方向,三国属于魏晋南北朝。王永平最终选择了这一时期作为自己的研究领域。看来,兴趣仍然主导了他的选择。

    决定研究思路后,王永平开始寻找一个点。这段寻找时期,对王永平而言异常艰难。哪怕找到了思路,仍然很辛苦。

    王永平说,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为了研究,自己几个星期都没下过楼,就一直在书房里看书。那个时候没有空调,酷暑的时候穿个背心在屋子里看书,冬天手都开裂了。

    那时候没有电脑,大量资料全凭手抄。别人看电影去,别人约会去,我在抄资料,手都磨破了。尽管辛苦,但王永平并不后悔。不吃苦,怎么能做得比别人更好呢?

    1990年,王永平考到上海师范大学攻读硕士课程班,1999年,已经是扬大人文学院副教授的王永平又考到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真的成了终身学习的人。

    王永平找到了自己的学术切入点,那就是魏晋南北朝。魏晋南北朝研究什么呢?王永平找到了一个独特立足点:士族。无论是南京,还是扬州,甚至苏杭,南方文化是从北方带过来的,带过来的这些人,就是士族。

    王永平讲起历史来,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王永平了。

    连他自己都承认,有的时候,读起书来会把自己幻想成古人,这样才更看得清历史事实,看得清时代的转变。

    他把自己幻想成流民晋代时出现了五胡十六国20多个政权,与东晋同时存在。北方战乱,黄河流域更是被胡化,汉族人往南逃,这里面就包括士族。

    他继续说,东晋时代的士族非常典型,他们甚至可以超越皇权。作为流民的也跟随这些北方士大夫从北方逃到南方,成为文化的载体。

    华夏文明就这样逃过一劫,没有被毁灭。说到这,他长舒一口气,似乎从晋代回到了现代。

    “所以我研究士族,他们从北方到南方,带来了先进的文化。而这些文化与南方的自然人文相结合,又开创了新的文化。

    做学术如修行

    就是要耐得住寂寞

    记者几次到位于扬大图书馆里的王永平办公室采访,每次都会被打断多次,因为馆长的职务,总有人要上门来汇报工作。

    但是,这也没减少王永平对历史的热情。记者看到,他的桌上、书架上,仍然摆满厚厚的历史书,手边也会有几本历史研究文献,不离身。

    听王永平讲历史的时候,他的语速始终很慢,但是听上去很有感染力。这些都是阅读了大量文献后,根据材料总结出来的成果。听上去是很有意思的故事,但学者研究和整合的过程却很枯燥,并且漫长。

    “不过,做学术跟修行一样,就是要耐得住寂寞。王永平对此却乐在其中。

    研究历史不迷信大家

    他为陈寅恪挑错

    研究的过程中,不小心与前人作对。到底谁对谁错?这又是需要一堆材料去证明的东西。普通人觉得无聊,难以坚持,但王永平态度很端正。他的一位学生评价他说,导师很有范儿。

    有一次,王永平研究寒门,结果和前辈陈寅恪的研究出现了冲突。

    提到陈寅恪三个字,几乎代表着权威,但王永平觉得,大师也可能有盲区。原来,在研究三国孙吴政权的时候,陈寅恪曾说过,孙吴家族是春秋战国时孙武的后人,且历代为宦,因此是士族之家,是有门第的。但王永平研究发现,他们家族似乎不是士族,只是暴发户  王永平翻了许多资料,最后证明了,孙吴家族的家谱也是伪造的。

    “寒门没有门第,因此不能做官。到了南朝的时候,他们花钱疏通关系,给自己买来了门第。王永平研究发现,南朝的宋齐梁陈都不是什么书香门第之后,几乎全是暴发户。

    “不是贵族是土豪。他用了这么句现代感极强的话来概括。

    推翻了前辈陈寅恪的观点,王永平觉得是应该的。历史本来就是常看常新的,随着时代进步,又有新的东西出来。只要你能用材料证明你的观点,那你就应该坚持。

    这也是他对待学生的态度。我讲错了,你们大声说出来,当然,你们要有足够多的材料支持你们的观点。

    不迷信权威,勇于实践,多翻书,这就是王永平的学术态度,也是他教给学生的求学态度。

    学历史很苦但很有用,

    南北朝史值得一辈子琢磨

    作为史学家,王永平的女儿却与历史没缘,王永平偶尔也会觉得有点遗憾。

    女儿选择的是医药法规专业,和历史相去甚远。但是,王永平绝非不支持女儿,他只是为自己的学科未来有点担心。不一定说要家传学术,但是,现在的研究者都很浮躁,我们很担心今后这些学问后继无人。

    每年都有大量研究生考入,但王永平还是高兴不起来。他觉得,如今的学生对历史、对学问投入的精力都太少了。而且真正凭兴趣喜欢和投入历史的学生,很少很少。

    王永平不禁想起自己当初的导师来。他的导师曾告诉他,他们那代老师算是幸运的,还能遇到像王永平这一代人一样乐于历史、专于学术的学生。但他很担心我们再遇不到这样的学生了,现在看看,还真是少。

    提到学生的问题,王永平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有些研究历史的学生,连文章都写不通顺,那你研究什么?他说,他很期待遇到那种既富有兴趣、又极有天赋、又不怕吃苦的学生。历史是门很苦的学科,但对我们的社会发展是很有用的。所以我们常说,以史为鉴

    王永平偶尔会坐在办公桌前发发呆,穿越到久远的历史长河中去。如今我又有一些新的设想,新的研究。比如,过去关注的士族都是顶级的,是不是也该关注下中下层的士族呢?南北朝区域差别如何?

    在他眼里,南北朝的历史,值得一辈子琢磨。记者 邵伟

    【人物名片】

    王永平,1962年生,历史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扬州大学图书馆馆长。长期从事中国古代中古社会历史与思想文化的研究,出版《六朝江东世族之家风家学研究》等多部学术专著并先后获奖。1998年被评为江苏省教育厅优秀青年骨干教师;2000年被评为扬州大学新世纪学术带头人培养对象,现为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首批中青年科学技术带头人。

 


责任编辑:陈书戈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