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新:一位在高邮演绎波司登传奇的制衣人(图)

2013年12月 29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人物名片】

    何其新,男,1966年生,江苏波司登制衣有限公司总经理。省人大代表,江苏“创业之星”、“慈善之星”,扬州市优秀共产党员、优秀企业家,高邮市工业纳税“特别贡献奖”第一人。

    作为制衣业的领军人物,何其新在高邮可算是名人。

    然而,却少有人知道,他曾当过“鸭司令”,曾在工厂里敲煤炭当临时工,甚至干过“三脚猫”的油漆工、扛过180斤的布料大包……

    他严肃、直爽、利落,更是性情中人,念及创业路上亲朋好友给予的恩情,常常激动到哽咽。

    他白手起家创业,一路曲折成长为高邮制衣行业的领军人物,并赢得中国第一大羽绒服企业波司登的青睐,成为高邮工业纳税“特别贡献奖”第一人。

    何其新的创业故事,堪称传奇。

    无忧少年

    二沟乡有个“鸭司令”

    “扑通”一声,一头扎进水里,一泡一整天……何其新的童年记忆里,老家房屋四周水网密布,碧水蓝天。

    1966年7月,何其新出生在高邮二沟乡中东村,那里地处里下河,上世纪60年代,是个穷困的小村落,十里八乡也找不到一个工厂,全村都以务农为生。

    何其新的父母都是农民,除了靠一年两季的庄稼收成勉强维持温饱外,全家每年都要养一批鸭子用来补贴家用。何其新记得,每年开春,父亲就会买一批小黄鸭回来,少则几百只,多则上千只。“饲养90多天后卖到镇上,那时一只成熟的鸭子也就卖到两三块钱。如果中间有伤亡,辛苦一年,落不下几个钱。”

    养鸭子赚的是辛苦钱。不过,何其新却从不喊苦,看着成群结队、大摇大摆的鸭子,小何其新心中有说不出的愉悦。

    “鸭子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白天放出去,晚上赶回家,不能丢掉一只。”7岁时,何其新被送进村小学中东小学读书。每天放学回家后,首先做的事就是帮父亲放鸭子。鸭在水中游,人就在水里跟,一边放鸭子,一边在河里撒欢。

    春季有倒春寒,鸭子又小,为了让它们顺利成长,全家人把所有的小鸭子接到家中堂屋过夜。

    老家的房子一共三间,一个父母居住的房间,还有一个小厨房和一个堂屋,平常父母带妹妹住在房间里,何其新住在堂屋里。为了给进门的小鸭子腾地方,他就把床铺移到厨房里去。尽管满屋子都充斥鸭臭味,甚至每晚都难以入睡,但何其新还是舍不得让小鸭子受冻。

    “小时候,村里人都喊我为‘鸭司令’,没想到这个‘司令’一直当到现在。”何其新笑着说。羽绒服中最保暖的材料是鸭绒,这会常常让他想起那段贫苦而又纯真的童年。

    在何其新印象中,整个小学期间自己成绩一般,更多时候,他觉得放鸭子时的乐趣要比上学多得多。何其新的父母不识字,但非常明理,为此,他也没少被父亲收拾过。

    12岁,何其新小学毕业,转到10里以外的陆家中学读初中。回想中学时光,何其新自认为“不是一名好学生”,学校可以住宿,但他时常溜到村里看电影,贪玩了一夜,上课自然没有精神;唯一觉得骄傲的是体育课成绩,单杠、赛跑什么的总在前5名。

    然而,尽管成绩一般般,但在老师和同学眼里,他是一名诚实、乐于助人、本性善良的好孩子。戴玉云,是何其新初中的班主任,至今他还记得,“班里有个同学得白血病,班级组织捐款,别人只捐2毛钱、3毛钱,他捐1块钱。那时,一个烧饼2分钱,一个鸡蛋4分钱,但是他舍不得吃。”

    14岁上班

    从砸煤球走上人生路

    14岁,何其新初中毕业,不上学,回来做什么?

    “当时的家庭条件,最多只能供我上到初中毕业,再继续深造几乎是不敢想的事情。”

    离家20多里外,何其新有个堂舅在高邮城区的化肥厂做综合科副科长,当时化肥厂正招收临时工,通过他的介绍,何其新找到了人生第一份工作:在化肥厂的炭仪车间工作。

    “做工人总比做农民体面吧。”对于一个还处于叛逆期的少年来说,他以为自己到了天堂。第一天去报到,20多里路跑起来他感觉都没费劲。

    到了炭仪车间,何其新领到的工作是把直径30厘米左右的大焦炭敲成鸭蛋大小,不能大,不能小,要求均匀一致、易于燃烧的小炭块。

    “小翻斗推车里满满一车焦炭,敲一车是1毛钱,每天的任务是11车,干满一个月的工资是33块。”何其新对此记忆犹新,11车的任务对成人来说已经很繁重,更何况是一个14岁的孩子,他需要从早上开始敲,一直到晚上结束。等到下班时,常常满手磨得是泡,炭灰四起,整个灰蒙蒙一片,一整天下来,满头满脸、鼻孔里都是黑灰,连唾液吐出来也是黑的。

    宽厚的堂舅心疼他,喊他到家里去改善伙食。堂舅有4个小孩,每个月工资也就四五十块钱,而堂舅妈忙于带孩子没有工作。

    “堂舅一人养一家6口,难得吃上一顿肉,还不忘叫上我……堂舅现在已经不在了。”回想人生中的这段经历,原本说话干净利落的何其新眼泛泪光,半天没有说话。

    为了让孩子们能多吃点肉,堂舅妈每天早上5点起床下河,将化肥厂用过的塑料袋洗干净后再卖给化肥厂回炉使用,一年四季风雨无阻。看到这一切,这位懵懂的少年似乎明白了什么,每天早上也加入到洗塑料袋行列。

    14岁,这是一个少年最美好的年华,而贫苦中的何其新学会了“为别人着想”。

    创业青年

    村干部集资让他开制衣作坊

    上世纪80年代,临时工与正式工有很多不同,比如,临时工没有星期日,没有工作服,没有洗澡券,没有过节福利……为了能成为正式工,何其新做电工学徒,在电风扇厂做喷漆检验员,一晃三年过去,何其新始终还是临时工。

    当再次因为临时工身份而被工厂率先裁员,何其新“正式工”的梦想也正式破裂。回到家后,何其新转行学做漆匠,3个月后,还没有弄明白腻子怎么弄好,就出来单干。“第一笔生意是姨娘家盖新房,家具需要刷漆。”何其新三脚猫功夫做出的效果可想而知。但是,“姨娘不但没有责怪,还如期付了款。”

    这是何其新人生第一笔创业收入,这给了他极大鼓励。

    一年后一次偶然机会,何其新找到在一沟乡开小服装厂的娘舅,“当时兴起搞私人承包。娘舅是村办厂的厂长,一共有二三十个工人,专门做短裤头。我就去找他提出扩大办厂,他就说你先回去开开看。”

    说干就干,那时候二沟乡都没有一家工厂,听说何其新要办厂,中东村的村支书、村长等村干部们集资了600元交给他,并找了两间空房子让他开起了工厂。

    说是“工厂”,实际上也就是二三十个工人的小作坊。工人们还得从自己家里抬来缝纫机上班。有着从舅舅厂里接来的业务做依靠,第一年,何其新赚了3000元,连本带息地还了村干部们的集资款。

    何其新告诉记者,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

    “想想,那时600元绝不是小数字,而大家却把这笔钱交给我这一个毛头小伙。”创业,要有十分的勇气。而何其新的这份勇气,来自亲友的鼓励,来自乡亲的信任。

    第一桶金

    做仿毛华达呢中山装赚到20万

    19岁那年,何其新迎来了人生中另一件重要的事情:结婚,妻子与他从小就相识,青梅竹马。

    这也是他创业的第二年,工厂的工人增加到60人,赚了2万元。由于中东村的厂房嫌小,何其新跟舅舅商量后,决定将工厂合并到一沟乡胜利村去,改名一沟胜利服装厂。工厂合并后,由他的舅舅做厂长,而他做供销科长,负责销售。

    而这位供销科长,管的只有两个人:他和他的妻子。

    20岁那年,何其新发现全国流行仿毛华达呢中山装,费了好大的功夫,他才在苏州吴江盛泽铜锣镇找到这种面料。当时,面料价格是10多元/米,一件中山装需要1.5米的布料,加上人工,成本在40元/件,而卖出的价格是60元/件,利润可观。

    “只要能进到货,就是利润。”何其新至今记忆深刻,由于缺钱拿货少,每次只能进三四卷,“一卷布料是450米。当时厂里有80个工人,每人每天只能做2件,远远不够销售。”

    由于产量大,何其新几天就要去进一次货,每次的路线是从高邮坐车到镇江,从镇江坐火车到苏州,从苏州坐汽车到吴江,从吴江坐汽车到铜锣。每次进货,妻子都坚持一起去。

    最后一次进货时,何其新的妻子已经怀孕8个月。这一次,何其新共进了28卷布,每卷布重90公斤。三轮车、汽车、火车,每一次倒车换车,意味着何其新要上上下下扛一遍。当到镇江时,已经是夜里3点,需要再次雇三轮车把货运到往高邮的汽车站。其间,车夫们生生把运价翻了一番,而且,所有的货都由他一个人扛上扛下。

    看到何其新一路辛苦,妻子一路两眼落泪。

    早晨7点半,他们踏上去高邮的第一班汽车。中午12点,到高邮工厂后立马裁剪生产。

    那一年,20岁的何其新赚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20万元。随后的事业,何其新可谓一帆风顺,买机器、造厂房,什么衣服流行就做什么。一沟胜利服装厂也先后改名为一沟服装绣花厂、奥林服装厂、高邮奥林西服厂、扬州沙龙制衣有限公司,而每一次更名,都是更上一层楼。到2005年,何其新公司的员工人数已从当年的几十人,发展到1700人,成为高邮员工人数最多的服装厂。

    然而,何其新心中最珍贵的始终是那年的20万元,这背后,汗水、泪水,至今历历在目。

    成就中年

    两次谈判终成功牵手波司登

    1997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比以往更猛一些。在赶往常熟的公路上,一辆从高邮出发的车,一路开一路停,下午3点从高邮出发,开到常熟已是第二天早上7点。

    此行,何其新希望能与波司登达成全面战略性合作。

    1997年,扬州沙龙制衣有限公司在高邮已是一个颇具规模的服装企业。但何其新却看到了企业生存危机,“中山装、西服后,我们的企业发展已渐渐跟不上时尚潮流的趋势。1995年左右,我们改为为知名品牌代工,其中就包括波司登。”

    单一的代工模式不利于企业长远的发展,何其新开始考虑与波司登合作,这一想法也得到了当时高邮市委、市政府的赞同。

    当看到顶风冒雪远道而来的客人,波司登创始人高德康夫妇非常感动。首轮谈判下来,双方气氛非常融洽,但最终因为波司登内部思路不统一而搁浅。彼时,波司登已经陆续在山东、徐州、泗洪等地独资办了几个生产基地。然而,何其新已给高德康夫妇留下了深刻印象。

    2005年的一天,何其新在波司登总部办完事务后,顺便与一位姓潘的副总再次提及合作事宜,恰被高德康无意看到。何其新离开后,高德康询问潘总“你们谈什么事?”

    在得知何其新是为合作一事,高德康立即打电话给他,“请回头,有事要谈。”

    此刻,何其新在返程中已抵达江阴,当确定合作谈判重启时,何其新感觉脑子一片空白,“一是没有谈判经验,二是对方是大公司,各方面考虑得都很周到,远非我能企及。”

    而谈判的结果让何其新喜出望外,“不是收购我们公司,而是双方合资成立新公司‘波司登制衣’,波司登总部占股55%,我们占股45%,公司全权托给我们管理。”

    何其新回到高邮立刻向领导汇报,高邮市领导当即表示,只要波司登愿意到高邮来,政府会给出周到的服务。当年10月,高德康确定在高邮市开发区兴建厂房后,双方立刻签订合作协议。

    “8年后,波司登为什么会有180度的大转弯?一是看中我们产品的质量及其按时交货的能力,更看中的是,我们有着一大批熟练的制衣工人。”何其新回忆时如是说。

    年轻时的何其新。


责任编辑:胡林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