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阳台”扬州独有

2013年08月 20日 17:44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七河八岛,一块陆地与水域面积达45平方公里的生态走廊,随着城市的区划调整,跃居成为扬州的城市生态廊道;它的存在,使扬州城市空间具有了一个区别于世界其他城市的地方。

    一座天然的大公园

    市民享受恬静的地方

    100多米宽的凤凰河,是“七河八岛”中的一条人工河流。河上有一座造铁路桥所用的便桥,恰好成了人们来往凤凰岛这个孤岛的唯一陆上通道。

    17日的上午,62岁的陶永才,与几名钓鱼爱好者相约,一道从扬州主城区自驾来到了凤凰河边。这天风很大,河面水浪翻滚,甚至还有浪花卷起,这令老陶很难钓到鱼,但他依然享受着这里的恬静,钓不钓得上鱼不是他关心的主要问题。

    老陶说,自从知道这里有便桥后,他和朋友们便偶尔来这里钓上一钓,“(这里)天很蓝,空气新鲜,风吹着也舒服……”

    事实上,不止凤凰河,所有的“七河”,一直是钓鱼爱好者的天堂。“扬州爱钓鱼的人,少说也有一万多,没人不知道这里。”

    在老陶看来,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公园。“只要交通方便,天气好,风小,天天都可以来这里(垂钓)……鱼好得很……”

    老陶也很憧憬,将来的某一天,这里成为城市生态公园,一个市民享受恬静的地方。

    “岛民”的生态梦想

    岛青水秀 鸟语花香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七条人工河,每一条河流都深深影响着岛上人们的生产生活。最近一次较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是在上世纪的50年代,凤凰河的拓宽和京杭大运河(七河八岛段)的开挖。

    “像我们凤凰岛,原来有两个生产队,一个叫新南,一个叫新北,后来大部分因为凤凰河拓宽,搬到了渌洋湖和韶关。”山河村68岁的陈国林说。

    实际上,这些人工河对人们的影响不仅仅是移民这么简单。“七河八岛”的岛民,相当一部分既是农民,也是渔民;既种地,也打鱼。壁虎河、新河、凤凰河……无论哪条河上,每天清晨至上午,都有渔船活动的场景;自在岛、金湾岛、壁虎岛……不论哪一个岛,都有人在耕种。

    过去,“八岛”是扬州著名的砖窑厂,因为这里遍地都是黄泥土,不仅供岛上的窑厂用土,连其他地方的窑厂,有时也会到这里来取土。河边那些简陋的水泥码头,便是运输黄泥土船只停靠所用。10多年前,大多数窑厂相继取消,窑厂旧址,重新成为花草树木的天下。

    如果没有便桥,凤凰岛就是一个孤岛,岛上有3户居民。53岁的李梅香,一位种田打鱼的好手:在这个孤岛上,她种了3亩水稻、几分田芝麻、几分田蔬菜、几分田油菜,养了200多只鸡、6头猪,当然,还有一个鱼塘,塘里养了鲫鱼、草欢子(草鱼),甚至还养了近乎绝迹的塘鳢(扬州人俗称“虎头鲨”)。

    塘鳢是从凤凰岛旁的新河里捞上来的。每天,李梅香都要在河边下两张网,“捞一点小鱼小虾吃吃。”多的时候,她一次可捞上10多条塘鳢,“活的就放进鱼塘养着。”

    岛上没有耕牛,李梅香都是用锄头一锄一锄地刨地,“反正没事,闲着也是闲着,权当锻炼身体。”

    64岁的朱玉林,也是凤凰岛为数不多的“岛民”之一。每天凌晨4点多,他就“听着歌声”起床了。朱老所说的歌声,其实是鸟叫声,“(它们)很准时,我们也听惯了。”

    朱老家今年种了半亩地的芝麻,很多芝麻壳上都有一个小孔,那是鸟儿“偷食”留下来的证据。

    朱老是凤凰岛的“守岛人”,岛上发生什么事,他第一个知道并及时通知村里,“有人曾经要来这里砍树,我就一边阻止,一边告诉村里。”

    朱老和老伴都是凤凰岛的老居民,1956年(淮河大水后第二年),凤凰河拓宽,岛上大多数人搬迁搬到了渌洋湖和韶关,“我们坚持留下来了,后来交通不便,就搬到山河岛,但退休后,我们还是觉得这边好,因此就过来种种地,养养鸡子。”

    鸡都是散养的,论斤卖,25块钱一斤,以吃嫩草为主,“过年的时候,特别好卖。”

    朱老最近关注最多的就是报纸电视上讲的“七河八岛”。他说如果有可能,他也想打一个广告,而广告语就叫“岛青水秀风光好,鸟语花香莺声悦”。

    这个城市空间别具特色

    世界上独一无二

    “从扬州的空间形态上看,‘七河八岛’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扬州市规划局总规划师刘雨平认为,尤其在江都撤市设区后,“七河八岛”的存在,使扬州城市空间具有了一个区别于世界其他城市的地方,“也就是说,在扬州城市的核心区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生态廊道。”

    “七河八岛”很特别,它既是淮河入江的主要通道,又是南水北调东线水源的主要通道。“‘七河八岛’是历史上多年水利工程的建设而形成的水网,非常密布,客观地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空间形态。”

    “应该说,我们面临的最核心的问题,是面对这样一个特殊的空间形态,怎么去妥善处理生态保护和城市建设的双重问题。”刘雨平说,“而核心问题的前提是,把生态保护放在一个有利的位置。”

    在刘雨平眼中,“七河八岛”本身的自然条件不好人为再去改变它,“因为那么大的水体,也不适合做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和开发;从扬州城市特质而言,良好的生态环境和水利环境,也需要‘七河八岛’有它的生态个性,从某种程度上讲,‘七河八岛’生态保护得好,也是一个城市特质和城市文明的体现。”

    从世界城市来看,扬州城市的“七河八岛”是独一无二的。历史上,因交通、生活等原因,依水而生的城市很多,伦敦、巴黎、威尼斯……但它们也仅仅是沿河而建的城市,并不具备像扬州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这么大面积体量的水利工程。正因如此,扬州现在有条件建成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城市空间。

    规划专家谈“七河八岛”生态修复——

    天人合一的开放式公园

    如何将“七河八岛”建成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城市空间?刘雨平认为,具体的做法上,也是要掌握生态原则的。首先一个前提是,保护生态。而对保护生态的理解,必须要科学、合理、完整。

    究竟什么是生态,“七河八岛”的生态应该是什么样子?

    刘雨平说,生态绝对不是人们简单地去种种树种种花,不仅仅是美丽花园似的环境,那不是真正的生态。真正的生态,应该是“天人合一”。“换句话说,就是人与自然环境的和谐相处。沙漠也是一种生态,但那种生态是人无法去适应的。”

    实际上,“七河八岛”的生态修复任重而道远。“从考察情况来看,我们距离一个真正生态化的要求,差距甚远。生态修复,不仅是自然生态的修复,还包括现有的生产生活方式的调整,如零排放、能源使用、农业耕作方式、农民的居住模式、产业类别和布局等,都要进行有利的调整。”

    在刘雨平看来,生态修复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不能指望一朝一夕就调整到位,可以说,这个调整甚至10年都难完全做到。“城市建设者要有一个长远的规划,建立一个长期的工作机制,要有一套长期有效的评估体系。”

    生态修复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而这也是在整个“七河八岛”区域最必须做的事情。“‘七河八岛’的生态修复,应该看到它跟其他区域的不一样。”刘雨平说,“七河八岛”是城市的核心,它也不可能完全保持原生态状态,它需要和城市有一定的融合。因此,这里还要考虑生态可持续前提下的人工干预。“说到底,城市生态空间的可持续发展,最终还是人的可持续发展。”

    “七河八岛”不是禁区,也不是一个纯粹的自然保护区,它应该是开放性的,就像一个开放式的公园,但又不像一般意义上的公园,是一个保持良好生态环境的开放空间,是一个生态完整的开放式公园,是一个以城市为核心、能让更多市民户外旅行休养生息的地方。

    刘雨平称,“七河八岛”的特质,决定了它的旅游开发必须是适度的,而更要注意的是,“七河八岛”不能成为一个游客集聚的中心。“我们可以憧憬,在一个开放式的自然环境中,一家人在空闲时一起去看看,不需要花太大的价钱,就能身心舒畅;而管理方唯一要做的,就是把环境管理好。”

    向家富/文 张卓君/图


责任编辑:陈雪娇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