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翁行摄月余助威运河申遗 热晕在邵伯湖堤

2013年08月 30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经过这个夏天,不少人看到邹文灿老人,都会本能地说一句“你瘦多了”——刚刚过去的这个酷暑,77岁的邹老利用30多天时间,走遍扬州境内的大运河,边走边拍,边拍边画。一个夏天下来,他创作了关于大运河的40多幅国画作品和数百幅摄影作品。为了方便别人观看,他还特地选出一部分作品,印成了9本小册子。http://www.yznews.com.cn/

    突发灵感

    何不沿母亲河走一遭?

    说起邹文灿老人,读者或许并不陌生,去年当日本左翼叫嚣对钓鱼岛拥有主权的时候,2012年9月,他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创作了《搏涛击浪钓鱼岛》,表达了对祖国的拳拳之心和赤子情怀。  

    今年夏天,一个想法在他的心里油然而生:“眼下大运河申遗如火如荼,我何不沿着大运河走一遭,用自己的镜头和画笔,将运河两岸的风光表现出来呢?”有了这样的想法,说干就干。

    为了扩大“行走”范围,他特地为自己装备了有两块电瓶的电瓶车,这样,就可以比别的电瓶车多骑一倍的距离。30多天下来,这辆电瓶车已破烂不堪,但“战功”累累:向北,他骑到高邮、江都;向南,他骑到了运河与长江的交汇处。

    吃得苦中苦

    酷暑天热晕在邵伯湖大堤上

    “要想看到美景,你就必须吃得了苦。”这是邹文灿老人总结出来的心得。

    每次回到家中,电瓶车里的电都被用得空空的,有时甚至不得不推着车回来。有一次,他骑车到邵伯拍摄、写生,邵伯的老街、古码头、船闸无不让他兴奋不已,但还没到目的地呢,电瓶车电量告急。于是,邹文灿老人将车子骑到江都城区后,将车寄存在江都,然后乘坐公交车赶往邵伯。据他回忆,走得最远的地方,一直到江都与高邮交界处。由于没公交车,他下车后只能步行。回来后在地图上丈量了一下,那一程竟然步行了15公里。

    大家都知道,今年夏天扬州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连续高温,每天的气温都在35℃以上,而正是在这样的高温天气里,邹文灿老人沿着运河来来回回地走着、拍着、画着。为了拍好邵伯湖,他在公道的邵伯湖大堤上来来回回地跑了十几趟。有一次,由于气温太高,加上半天没喝水,他一下晕倒在了路边。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滚烫的泥土经太阳照射后仿佛像刚出窑的砖块一样烫人,邹老靠着模糊的意识,慢慢将身体挪到一棵柳树的树阴里,过了老半天,才渐渐清醒过来。

    喜得景中景

    金山在望,江水奔腾皆入画

    就这样,邹文灿老人连续在高温中跑了一个多月,拍了一个多月,也画了一个多月。30多天里,他拍摄了数百幅摄影作品。回到家后,他就根据白天写生,连夜进行绘画,一个月下来,也创作了50多幅国画作品。大运河从北到南,从宝应到三汊河、高旻寺、镇国寺,都在他的画作和摄影作品中作了详细的描述。

    “站在瓜洲运河的入江口,当我看到对面的金山在望时,真的非常兴奋。”邹文灿老人告诉记者。为了表现出运河入江口的神韵,他每天天不亮就出发,到天黑了才能赶回来,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我都不知道自己去了多少次了。但作品出来后,我对这幅作品非常满意,可谁人又知道,这画作后面又凝聚着我的多少汗水呢?”昨天,说起这话的时候,邹文灿老人的眼睛里噙满了泪花。

    他的期待

    出一本书,办一个展览

    “一个夏天的努力,我只想出一本书,办一个展览。”昨天,邹文灿说,他的画作都是六尺对开,便于展览。为了创作,他推掉了很多摄影和采风活动。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将自己的运河之行所得,以摄影和绘画组合的形式,结集出版。“我生活在扬州,生活在运河边,比一般人更了解、亲近扬州的大运河,如果不用我的画笔和镜头将扬州大运河表现出来,如果不为申遗做点工作,我就愧对了这条美丽的母亲河了。”

    据了解,邹文灿老人早年在《兴化日报》从事美工工作,后来调到了兴化市文化馆工作,专职从事美术摄影工作,退休后回到故乡扬州。但他退而不休,对摄影和绘画的兴趣反而更加浓烈了。搞摄影队器材必然有要求,作为一名已经77岁的老人,每天挂着一只70到400的长焦镜头,不可谓不辛苦。为了方便看片,他将电脑换成了47英寸的。

    今年3月中旬,77岁的他成为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和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平时还为老年摄影协会的会员们讲授摄影技巧。

    记者 赵军   

    配图为邹文灿根据照片创作的国画(因版面所限,尺寸有调整)。


责任编辑:陈雪娇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