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凝门街至方圈门 老街曲巷烟火味

2014年04月 27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本期“扬州地理”重回“古巷系列”,我们带您到徐凝门街→方圈门一带的古巷逛一逛。

    一大早,骑着自行车从元宝巷晃晃悠悠出来,在广陵路与徐凝门街交叉口的蒋家桥饺面店停下车,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干拌面,临走不忘打包二两锅贴带着。赶到方圈门菜场,来到熟识的菜摊前,买上几样蔬菜,打上半斤猪肉。把沉甸甸的菜放在车篓里,骑车返回古巷,开始忙碌着午饭。这样的场景,每一天都会出现在徐凝门街和方圈门周边的百姓人家。

    蒋家桥

    前身是小吃一条街

    蒋家桥是一条L形街道,东端与徐凝门街北端相交,L形的南端与描金巷相接,连接起徐凝门街和皮市街的南北通道。当年,蒋家桥路面不宽,但该地段比较繁华,这段200多米的街道两旁,基本上都是上下两层木结构的店铺,有数十家,大多与吃有关。铺搭门年代久远,早上一扇扇地取下来,晚上又一扇扇地装上去,日复一日。随着近年来城市变迁,蒋家桥街已荡然无存,可供回忆的痕迹,就是现在的蒋家桥饺面店。

    老居民陈祥还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下了班就会被街上飘来的甜香味所吸引。“在街东入口处,有个长年在此的山芋摊,煤球炉上一口大锅,锅盖上放着煮熟了的紫红皮山芋。那时候总会停车买上一个,解解馋。”陈祥回忆道,在街上,人气最旺的要数蒋家桥饺面店,里面能放十来张桌子,饺面有名气,吃的人不少。与此店相邻的草炉烧饼店,很独特。一间很深的门面,前立一只高约两米的烘炉,以稻草为燃料,慢慢地烘烤,烧饼非常松软,出炉后每只饼直径八厘米左右、厚度却有四五厘米,外形像小圆面包,还带一股稻草清香,最适宜于产妇和老人。“可不知什么时候,这种烧饼慢慢从民间消失了。”陈祥不无遗憾地说。

    在蒋家桥东西向的街道北侧原有一座火星庙和一座三圣庵,南侧原是黄家大院,后来大院拆除。扩宽后的蒋家桥街和原徐凝门街连为一体,如今一并统称徐凝门街。

    方圈门

    承载着扬州酱菜历史

    在徐凝门街北端东侧,原有砖砌方圈门一座。解放初,方圈门仍旧存在,后拆除,如今是一条东西向巷道的名称,西自徐凝门街,东接洪水汪。由徐凝门街上进入方圈门后北侧便是一片空地,原是魏家花园,后来花园拆除。解放后,在魏家花园的地基上建起了方圈门菜场,穿过菜场可到缺口街。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扬州城内有四大酱园(酱品厂),即东关街的四美、南门外街的三和、方圈门的五福、西门外街的四祥。“方圈门159号,曾经是五福酱园。”老人王兰说道,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五福酱园与三和酱园合并,但原址的酱园店一直存在。那时候,店堂呈正方形,迎街一面全敞开,店宽而深却暗得很。柜台呈曲尺形,上放坛坛罐罐,内有酱小黄瓜、酱萝卜头、酱什锦菜和豆腐乳等,散发浓浓酱香味。“我还记得只要在店里买东西,店员会用一张干荷叶包成四角包,再用细纸绳扎起来,好让顾客拎着走。”王兰感叹道,但后来方圈门的老酱园几经搬迁,不复存在了。

    赵荣华是方圈门的老住户,据他说,上世纪五十年代那里白天是菜场,晚上唱扬剧。“方圈门菜场曾经有过一个很兴盛的时期。”赵荣华说,当时粮油实行统购统销,荤食计划供应,附近居民都是凭肉票到方圈门才能领到猪肉。

    元宝巷

    “扬州元宝”典故出处

    相对于寄啸山庄的热闹繁华、端庄大方,街对面的元宝巷在流年光阴里,显得格外安逸静寂。元宝巷位于徐凝门街以东,并不是一条孤零零的巷子,周边还有三条元宝附巷。元宝巷略宽,约有三米,其他三条附巷都不宽,也就是两米左右,也不长,大概几十米。这四条巷子的排列大体上呈方形。现在的元宝巷,东西向,东接十八家,西至徐凝门街。元宝附一巷和元宝附二巷都是南至羊胡巷,北至牛背井;元宝附三巷南至元宝巷,北至黑婆婆巷。

    陈老住在元宝巷里一辈子了,他觉得,元宝巷是扬州正宗的古巷。“你们年轻人不知道,在元代元宝巷是个藏金纳银的繁华宝地呢!元宝巷的名字也大有来头,这里是元初造元宝的地方。”陈老说起元宝巷的历史,头头是道。造元宝既要有工场和库房,还要有工匠的住所、守卫的营房,一条小巷显然是不够的,应该是一片地方,这一片地方应该就在元宝巷周边。

    学者黄继林介绍,《元史》曾记载,至元十三年(1276年),元军灭南宋后,回军至扬州,丞相伯颜以将士掠夺无度,号令搜检将士行李,所得撒花银子销铸作锭,归朝献纳。经办此事的销钱官依金代银铤成例,制成每重五十两的银锭,取名“扬州元宝”。

    箕山草堂

    隐于市井的私家园林

    住在元宝巷的街坊都赞叹,巷内有个小私家园林,很有名气。寻到元宝巷8号,看见一处十分工整的私家庭园,叫做箕山草堂。听老街坊介绍,箕山草堂的前主人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的丈夫华生,华生是知名的经济学家。箕山草堂,便是华生的老宅子所在地。如今宅子已被许家买下,加之被改造成私家庭园,颇具文化韵味。

    门一开就能看见园子的全貌,进门有一排格子门。绕过格子门,东侧有一个10米的长廊,一侧做了半透明的花窗。园子面积很大,住房一览无余,其厅堂和房间都是中式结构,青砖黛瓦大红门,假山、小泉水一样不少。园主许先生介绍,园子为整体设计、精心构建之作,前厅与后房中间是园子,园中东为小瓦木柱回廊,大红灯笼高挂,中间青砖通道,西为假山、水池、花圃,古色古香,方正有序。

    细看那假山,叠得那样平稳、那样舒坦,池塘的清水流于石隙之下。仅在那假山小圃中的一方空间,只几块石头、几丛文竹,就够人流连一番。园中还植有石榴、芭蕉等,青橘、木瓜的果实已经累累挂在枝头。

    据了解,园主之所以将其取名箕山草堂,是取尧时许氏先祖、高士许由拒绝功名、隐居箕山之典。传说后来尧又让已经隐居的许由做九州长,他很厌烦,便去颍水边洗耳。明代诗人高出在其《箕阴避暑》诗赞道:“枕流多少高人卧,不独当时洗耳泉”。

    大流芳巷

    四季园林八咏园何处寻

    大流芳巷和小流芳巷,都是南北走向的平行巷子。大流芳巷北至缺口街,南至十八家。小流芳巷在大流芳巷中段,南接十八家。

    大流芳巷29号,有一座八咏园,住在八咏园的老居民袁今顺介绍,很多年前,八咏园是一座“四季园林”,“这里以前就是扬州个园的缩影。”不过,后来随着房屋公改,这里也就成了大杂院。

    现今,只能从一些文史资料中依稀看见八咏园的旧貌。当时的八咏园,是为士大夫家族聚居,精心设计的园林住宅。它高墙深院,整饬中见错落,轩豁又不失幽深,主宅副宅主园次园宾主分明,整体匠心颇见周密。小园清幽,小中见大,可游可居可登临。袁今顺说:“我们见过以前的八咏园,它是以四面厅为主体建筑,跟个园一样,以四季假山为特色。”

    曾经住在此处的老居民张鸿回忆,园中的春山在四面厅后藤花榭前,用黄石围土高出地面。一块黄石上刻“此生修得到,一日不可无”隶书联句。夏山在园之南。南花墙、西花墙最高,湖石叠峰,拔地而起。秋山在园之东修廊前,黄石植地。石间丹桂一棵、白沙枇杷一株。冬山在园之西。一角雪石自墙伸出,石前一株百年蜡梅,每值冬季,清香满枝。

    堂子巷

    昔日荒岗变身热闹市井

    大流芳巷东面,有一条弯曲的小巷,叫堂子巷,与粉妆巷那边的堂子巷重名。

    75岁的屈桂英是这条巷子较早的住户,她记得巷子以前是一片荒岗。“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巷子里人特别少,没几家住户,晚上出门我还害怕呢。”解放后,巷子里住户渐渐多起来,现在有50多家。屈桂英笑道,巷子不像几十年前偏僻荒凉,现在非常热闹,谁家里有个事邻居都帮衬着,“人气可足呢!”

    屈桂英回忆,解放前,这巷子里有个大户人家葛家,巷子里的租户要给葛家交租金。随后,在屈桂英带领下,我们找到了葛家后人刘同兴。年过90岁的刘同兴精神不错,说起以前的往事显得格外兴奋。“我是葛家女婿,那时候葛家杀猪起家,是最早搬到堂子巷的一户,然后建起了房子,陆陆续续也有人搬了过来,我们就租房子给他们住。”虽然收租金,但其实并没有多少钱。刘同兴表示,每逢过年才收一次租金,估计也就几十文钱。当时葛家收来的租金都补贴给葛老太爷的妹妹。“记得那个姑奶奶生活很苦,都是帮别人洗衣服度日,后来就让她帮着我们家收租,租金也大半给了她做生活费。”解放后,葛家就没有再收租了。

    说起租户,大多都是做小生意的人家。“我记得当年街头那家是做油炸干子的,还有一家是做糖粥的,那家粥的味道我还一直记得,可香甜了!”刘同兴回味道。

    见习记者 王诗韵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胡林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