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双巷 绿色老街

2014年08月 10日 07:32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老屋门楼绿意盎然

老屋门楼绿意盎然

慈孝禅院

慈孝禅院

茶水炉

茶水炉

老街居民在乘凉

老街居民在乘凉

老街居民正在挂鸟笼

老街居民正在挂鸟笼

小巷时时保证清洁

小巷时时保证清洁

    ■记者 向家富/文 张卓君/图

    大双巷,南接流水桥,北至安乐巷,很多街巷都与大双巷相连接,如巷南西侧有一条支巷向西与石榴巷相接;巷中段有一条支巷东接报恩寺巷、西接沙牌坊巷。走进大双巷,虽然感受不到它的古朴,但能感受到它浓浓的生活气息。它并不是一条直巷,弯弯曲曲的,也并不长,不过四五百米。有关大双巷的历史,文字记载并不多。过去的大双巷,多是普通民居,巷子两旁建筑多是芦笆房或乱砖房。

    1

    大双巷老房很多是乱砖墙

    几年前,丁桂兰把自家的房子重新翻修了,其特意选了青砖,“更有老街的味道”。

    其实,大双巷究竟有多老,目前还没有一个翔实的资料。老街上老居民丁桂兰回忆说,大双巷与其他老街老巷相比,用一个现在比较通行的词语形容特别恰当,那就是“棚户区”。

    丁老说,大双巷以前的房子“真的很破很烂”——老街两旁的房子,一小部分是芦笆墙,更多的是乱砖墙,“现在芦笆墙都拆了,但乱砖墙还是有很多。”

    所谓芦笆墙,就是一层芦竹一层泥巴垒起来的墙;所谓乱砖墙,就是造房所用的材料都是碎砖,而不是条砖。

    其实,一个有着2500年历史的古城,是有很多乱砖墙的。不过,这一点在大双巷表现得尤为明显。

    丁老说,过去住在大双巷的居民多是穷苦人,没什么钱,买不起条砖,只能捡便宜的碎砖来造房子,而连碎砖都买不起的,就只能造芦笆墙了。

    行走在大双巷,确实感受到它与其他很多老街老巷不一样,房子没有统一的风格,门厅的风格就有多样,有的是比较典型的“晚清民国风”——八字门;有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风格——门楼就只是简单的方框门。

    大双巷的老房,稍微好一点的,用材也就是杉木,而更多的家庭所用的木材是杂木。“除了观赏性差一点,杂木的耐用性还是可以的。”

    而从房屋的结构而言,大双巷的老房多不讲究“明三暗四”或“明三暗五”这样的格局,多是“直白”的结构,“三间就是三间,两间就是两间。”

    当然,并不是所有房子都是乱砖墙,如大双巷39号,就是条砖房,它曾是扬州五中(现为田家炳实验中学)的教师宿舍。“现在,住在这里的依然是两个退休老教师。”附近居民说,这房子可是大双巷质量最好的老建筑。

    2

    居民自发恢复古街味道

    大双巷老街南侧,有一幢两层的楼房,灰不溜秋的“外表”,让你绝对想不到它曾经是大双巷老街的第一幢楼房。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大双巷“棚户区”的特征开始改变,一些家境好的家庭最先开始改建自己的房子。

    “那时候扬州其他地方都兴建平房,我们也跟风,在老宅基地上翻建了楼房。”魏兰凤说,他们家是大双巷第一个建楼房的人家。

    楼房上下两层,每层三间,“当时也是一大家人,建两层房,宽敞了许多。”随后,大双巷其他一些人家也相继跟风建造小楼房,有一层的,有两层的。

    这股建造楼房的潮流也让现在的大双巷变得不太协调,乱砖房、楼房参差不齐,“东一处西一方的,没有一个标准。”

    也许,这种不协调,正是大双巷居民生活最真实的一面。

    眼下,随着生活条件的改观,一些居民开始自发恢复古街的味道,楼房的外面,重新做成仿古砖墙,屋顶上也加上仿古亭台。

    也许,融入古城风貌,是大双巷最终的归宿。

    3

    至今难忘遭水灾家家排水

    世代居住在大双巷的居民,至今忘不了的一件事就是水灾。

    “过去,几乎每年都会淹,最多的时候,一年要淹个十几次。”小巷居民唐师傅回忆,遭遇的水灾次数多了,他们把这当成一种“习惯”了,“每次一来水,我们就把家里的东西装到箱子里,往高处搬,先搬到床上;水漫到床上后,就搬到桌子上;水再漫上桌子后,就把东西一提,到外面找地方借宿。”

    唐师傅说,好在过去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一般一个家庭也就打一个包就够了,“等水退了,我们再搬回来。”

    每次遭遇水灾,街坊邻居一起舀水也是一个难忘的场景。“家里进水了嘛,家家户户肯定都要把水往外舀,男女老少一起上,锅碗瓢盆都用上。”

    唐师傅介绍,古运河大坝建起来后,大双巷就很少有水灾了。不过,因为其他原因,大双巷也遭遇过水灾,“那是2003年的夏天,下暴雨,大双巷的地下管道漏水,导致地面沉陷、民居进水,这次水灾影响居民出行长达两个多月。”

    4

    看不到绿色的绿色老街

    在大双巷探访,只在街道两旁发现零星几株绿色植物。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大双巷就是一条无绿老街,恰巧相反,它是老城一条有名的绿色老街。

    虽然街道两旁没有绿色植物,但走在巷子里,两旁民居中却是随处可见绿意。大双巷11号,不大的天井里,有养着小金鱼的池塘、假山,几杆细竹摇曳,周边还摆有几盆盆景。在楼上平台,主人老桑还摆有近百盆盆景,这里也是他的园艺工作室。老桑说,退休后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70多岁的老桑,玩盆景已30多年,从一开始养一盆死一盆到现在养一盆一盆就是精品,从刚开始普通的茉莉花到现在的名贵兰花,老桑总结了很多养花经,“要想盆景养得好,整颗心要放上去。”

    其实,大双巷醉心侍弄植物的人不少,“老街太窄,种不了树养不了花,只能在家中弄弄了,这样其实也挺好,人人都是种树养花的好手。”

    5

    两百岁公孙树是镇巷之宝

    随便走在大双巷哪一处,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两棵高大的公孙树。循着树的位置,我找到了它们——位于大双巷3号院内。

    大双巷3号,原本是一个庵,如今,庵内已没有尼姑,但依旧供奉着佛像,而两棵高大公孙树就在庵的正殿门口。

    公孙树其实就是银杏树,两棵树刚好是一雌一雄,一般高,一般粗细。照看庵产的老人说,这两棵树可是大双巷的镇巷之宝,站在皮市街上,都能看到它们,“过去,人家不知道大双巷怎么走,我们就说,看到那两棵高树没,那里就是大双巷。”

    两棵公孙树标注的“年龄”是160岁,长势良好。老人告诉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树上的避雷针坏掉了,希望能有人过来修一修,“这一块,就这两棵树最高,容易招雷呢。几年前,一根树枝被雷劈断了,把屋檐都打掉了。”

    老人还告诉我,院子里曾经有一口古井,名叫“慈孝庵井”,可惜后来也被填掉了,“这口井是大双巷少见的古井,最好有人过来帮忙恢复,也是大双巷不多的古迹遗产。”

    6

    退休园艺师的假山情结

    大双巷向街的一面,侧开有一扇小门,透过小门,依稀可见里面有一方假山。进小门,豁然开朗。

    假山目前还是一个半成品,地处一个小院。小院并不大,20多个平米,假山就造在院子一侧。

    假山上有小径,可以攀登;山上有一个缩小版的栖灵塔;山下有小桥、流水;假山山根,栽植有笔粗细的黄杨。

    建造假山的主人名叫林国顺,是一名退休园艺师。他说,这个假山已建造了两年,“退休后就一直在捣鼓,边设想边造,边造边设想。”

    林国顺说,这些石头都是他一块一块从外地选回来的,既有青石,也有黄石,还有太湖石,“毕竟钱不多,既要选合适的,又要选价格不昂贵的。”

    石头选回来后,重要的是把它叠起来,既要叠得安稳,又要叠得好看有味道,“以前我的工作就是与假山有关,现在退休了,还想玩上一玩。”

    林国顺称,两年来,为了建设假山,前前后后已投入10多万元,如果算上人工,已有了20多万,“虽然不是很高档,但自己玩玩弄弄,也是一种乐趣。”

    7

    解放前巷里有个黄包车行

    平民化的大双巷,人们所从事的行业也多是一般职业,泥瓦匠、烧茶水炉子、挑担子、人力车夫……很多人都从事过这些工作,即使到现在,大双巷依旧有茶水炉子,与过去大铁锅烧水不同的是,现在的茶水炉子是不锈钢制成的。

    解放前,巷子里有一家陈氏黄包车行,出租人力车。据悉,当年扬州街上的人力车,不少都出自这个车行。

    扬州古街小巷多,在没有自行车和电动车的年代,能在窄路小巷穿行的人力车,自然成为当年扬州的主要交通工具。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