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市口:市井犹响马蹄声

2014年08月 17日 07:36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马市口老人在对弈

马市口老人在对弈

斑驳铁锁巷

斑驳铁锁巷

马市口临街老式木栏窗格

马市口临街老式木栏窗格

通运南街16号民居

通运南街16号民居

铁锁巷民居

铁锁巷民居

通运南街16号民居老井

通运南街16号民居老井

    这是一个至今仍在老扬州口头流传的地名。马市口,斜长的湾子街中段,与灯草行、通运南街交会所在,虽然明朝的马市早已湮灭,但这个古地名,顽强地流传了400多年——扬州人的代代口头相传中,留下了这座巷城最初的印记。

    1

    明朝开设马市

    扬州马市口应运而生

    三伏天里罕见的清凉,细雨滴滴答答,似乎有“嘚嘚”的马蹄声,踏过400多年的时空,在耳边隐隐作响。

    屋檐下,两位老人并不在乎这场细雨,摆开象棋,捉对厮杀。屏声静气中,偶有“啪啪”落子之声。棋盘上的厮杀,在这马市口,更让人觉得风云翻滚。

    ——是的,马市口怎么离得开马匹呢?马匹又怎么离得开战争?

    “国之大事,莫急于兵,兵之大要,莫先于马。”明初,战事不断,更需大量的马匹。而这座5.4平方公里的明清古城,在学者黄继林看来,有着大量关于明朝、关于战争、关于马匹的印记。

    《明史》记载,洪武六年(1373),设太仆寺为马政的最高领导机构,下设牧监、牧群等部门,分别督理国家马匹牧养与使用事宜。《嘉靖维扬志》记载,洪武十三年(1380)在江都建立了马监。江都县的马监设在今马监巷,马监巷也由此而名。

    洪武初年,茶叶作为战略物资,由官府控制,用来交换军需的马匹,所以任何人不得走私茶叶,更不准贩马。这个制度颁布实施后,有极少官员不顾法纪,贩卖茶、马,朱元璋只要一经查实,不论他官位高低,功劳大小,统统“咔嚓”。

    洪武二十八年(1395),朱元璋对马政进行了改革,“官马民牧”,就是把马群分散到民间,进行小规模牧养。将专职马官的事务改归地方官府管理,地方衙门特设马政官员,由朝廷太仆寺直接督饬。而永乐以后,马政逐渐衰败,官养、民养马匹逐渐难以满足军需、官用,于是就开设马市,以其他货物换取马匹。当时马匹官控,马市官设。 

    湾子街上的马市口也就应运而生了。黄继林说,相传明代山陕客商寓此设肆,出售马匹以及马鞍、辔头、马镫、马鞭等马匹装备件而闻名。

    2

    马儿已经走远

    “市”却保留了下来

    陈健在家门口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棋局。对于这位37岁的4S店经理来说,回到马市口老住宅看看,已是很难得的事情——他的车,只能停在银河电子城,沿着湾子街,要步行六七分钟,才能回到老宅。

    19岁上大学前,陈健一直生活在铁锁巷头的这座老宅里——“马市口”范围的最东北端。在他的记忆里,马市口在上世纪80年代,就是热闹的市集所在。家隔壁就是粮站,斜对面就是酱园。沿着湾子街,再往西南,通运南街街口,是一爿烧饼油条店,隔壁是小杂货店,对面灯草行头上,又是一个老鹅摊,老鹅摊西侧,就是煤炭店。

    陈健一路走,一路如数家珍,无数童年的记忆在他脑海里兴奋地跳跃。“你看看,当年这里多热闹,一般人家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可以在马市口解决。”

    “我家靠得近,当时都是借个车子,把煤球推家来。”陈健指着早已不复存在的煤炭店旧址,当年家家烧煤炭炉子,用蜂窝煤,买煤回家,可以从店里借一辆小推车,不用花钱;也可以让送煤工送,送煤工不仅把煤送到家,还替你把煤球码好,但要多给一份送煤钱。不过这也很便宜,一般只要一两毛钱,所以大多数人家都让送煤工送。送煤工一路要送好几家,他们的板车上因此总是高高地摞着五六层煤球,拉起来,“吭哧吭哧”很费力。

    “你看,这块原来就是烧饼油条店。”站在通运南街头上,陈健回忆相当清晰,“一大早,买烧饼油条都要排队。”他早上起来的任务,就是带着钱、粮票,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一根筷子,一只筲箕——筷子串油条、筲箕放烧饼,“到家一放,拿块烧饼,掰下来夹根油条,一路吃到学校,喷香。”

    这恐怕是古巷深处,最“活色生香”的扬州生活。

    ——马市口的马儿不再,但“市”却保留了下来,直到现在。

    3

    市井味道浓郁

    马市口不乏“时尚基因”

    对于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徐德华来说,马市口甚至不乏时尚气息。“我跟你讲,扬州第一张台球桌子就是摆在马市口的!”曾是时尚青年的徐德华,在这条老街上曾屡屡让老人们侧目——穿喇叭裤,气得在厂里当小头头的老爸追着他要把裤腿剪掉;骑着自行车,一手扶龙头,一手举着双卡录音机,音乐震天响。“其实,他当年算是文艺青年。”作为徐德华的邻居,陈健从小受他熏染,“我第一次听理查德·克莱斯曼的钢琴曲,就是他放给我听的。”

    有一天,时尚青年徐德华突然发现,马市口出现了一张台球桌,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这个新鲜玩意迅速引起了青年们的围观、尝试。“当年,这条街上打桌球就没一个打得过我的!”年过五旬的徐德华,想起当年的风光,依然得意。只是,当年时尚的烫卷发已被花白的平头代替。

    事实上,即使今天,徜徉在马市口,你也可以感受到,这里与南河下相比、与旧城皇宫相比,虽同是古巷深处,但气息绝不相同。相比后者,马市口更多的是市井味、市民味。

    历史可以揭开这个谜团——明代初年,这里不是城中而是城外,属于郊区。

    明初,扬州城的东门在今日小秦淮河的西边,南有小东门,北有大东门。和平时期一长,商业渐渐发达,人口逐渐增多,城市太小了,郊区“城市化”,直到抗倭期间,才沿运河又筑了城墙,形成新城,与旧城连为一体,扩大了城市范围。

    所以,新城的马市口,相比旧城,相比后来盐商深宅林立的南河下,更多了平民气息。至于时尚呢,也算是“传统”吧?

    ——当日买马相当于今日买汽车,是件时髦不过的事,马市口便相当于今日豪华车的4S店。

    4S店经理陈健对此连连点头称是。

    4

    文人雅集之所

    马市口与报纸颇有渊源

    平民化的马市口,自然穷人多,但也不乏富人。

    今日在这一带转转,不时可以看到有精细木雕的长楼、水磨砖雕的大宅门,当然,也有乱砖堆砌的低矮屋子。

    那些考究的大户人家,有的姓戴,有的姓刘,有的姓肖,有的姓张,所以马市口这一圈,至今尚有戴家湾、张家大院、肖家井、刘家巷这些地名。

    马市口东北不远处,有一处不大的宅子,年过七旬的朱祥生,曾经作为文化站长,在这里工作了20多年。站在马市口,朱祥生迎来送往了许多扬州名人,“像绞肉巷的弹词大家张慧侬先生、弥陀巷的评话大师高再华先生、住在西湖镇上的清曲大师聂峰先生,每个星期六下午,不管刮风下雨,不管住得多远,这些老先生都要到文化站来聚聚。”回忆起20多年前的往事,朱祥生不胜唏嘘,“可惜,这些老先生这几年一个个都走了。”

    这里不仅是文化曲艺名人雅集所在,在小小的文化站里,甚至还开设过书场。“当时我都怀孕了,又是大夏天,还天天跑过来,说一段《绿牡丹》。”评话艺人陈爱堂笑着回忆往事,“天天骑老远的路,生怕耽误了时间,到了马市口,一颗心才放下来,怎么说呢,朱先生的面子不能黄哎!”说书拿不到几个钱,过意不去的朱先生,往往也会跑到马市口,买几个“特特酥”的烧饼,等下了书,给先生垫垫肚子。

    回忆往事,朱祥生突然话锋一转,说,马市口,其实跟你们报纸也有渊源。原来,马市口灯草行41号住着戈宝健一家。“他的父亲戈湘岚是中国著名画家,他的伯父,就是大名鼎鼎的报人戈公振,你们做记者都应该知道吧?”

    其实,马市口也有过报馆。黄继林先生曾见过一份上世纪20年代的“江苏省代用商业学校校友会会员通讯录”,在这份通讯录里,就记载着一位在校三年级学生王骧“住马市口报馆对门”。“当年有很多私人性质的报馆,”黄继林说,鼎盛时期,扬州曾有十几家大小报馆,“这个马市口报馆可能是规模一般的小报馆。”

    真是没想到啊!

    见习记者 王诗韵 

    摄    影 张卓君 乔家明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