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门外大街 定格千年繁华

2014年08月 31日 07:23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一位老人正在街边读书

一位老人正在街边读书

酱菜铺

酱菜铺

南门外大街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南门外大街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荷花池浴室的老地龙

荷花池浴室的老地龙

砖头铺成的老巷

砖头铺成的老巷

    南门外大街是我市现存最早、历史文化遗存最为丰富的一条外街。无论是唐宋还是明清,南门外大街都曾经商肆云集、店铺林立,是扬州重要的经济中心。如今的南门外大街,繁华不再,但两边的房屋依然是明清风貌。斑驳的青砖黛瓦,无声地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1

    南门外大街

    自隋以来没有变更过名字

    南门外大街坐落于南门外,是一条长600多米南北向街道。与附近的街道相比,南门外大街地势较高,不论是走北面的“熏香桥”,还是走南面的通扬桥,或借道小巷子安墩巷进去,都要爬坡。

    从北边进入南门外大街,要穿过两条护城河。河上分别有两座桥,一是洒金桥,该桥是明代建筑,单孔砖石拱桥。洒金桥是沟通南城内外的必经之桥,桥下原有唐代官河(汶河),中外商船穿梭其间,也是当时的繁华区域。沧桑的古桥不仅流传着动人的传说,更是见证了扬州南门的历史变迁,见证南门外大街的兴衰更替。

    过洒金桥,便是一座砖石制成的拱桥——迎薰桥。迎薰桥同样建于明代,原本是一座吊桥。扬州有一句俗语:“扬州城,十二门,四水关,六吊桥。”迎薰桥就是“六吊桥”之一。

    迎薰桥头一民居墙壁上,镶嵌着一白底黑字的“告示”,上面简略介绍了南门外大街的历史,“自隋、唐建罗城以来,地址、名称未变,十分罕见,是扬州真正的唯一的千年古街。”

    过了迎薰桥,就真正进入南门外大街了。虽然地势很高,但街面似乎总有水迹,显得很潮湿的样子。

    2

    永祥丰酱园

    南门外大街最大的建筑

    人到中年的娄师傅搬到南门外大街已经30年了,他最喜欢吃的酱菜就是三和四美酱菜。娄师傅指着一扇斑驳的木门说:“这里曾经是三和四美酱菜厂。”

    木门边上,悬挂的是“南门外大街126号永祥丰酱园”、“晚清至民国时期建筑”。史料记载,永祥丰酱园是扬州较早的酱园之一,酱园为南门外大街上最大的建筑。与其他酱园一样,永祥丰也是前店后坊式布局,临街门楼店面房,坐东朝西,天井两侧各有厢房,北侧厢房为楼梯。

    3

    俞家店铺

    当年再熟悉不过的油香味

    从南门外大街向西走一段路,就会进入一条名叫“安墩巷”的小巷子。安墩巷是一条东北到西南的巷道,东接南门外大街,西南至三元桥,长二三百米,今已被荷花池分割成东西两段。

    一进入巷子,就可以在旁边的墙壁上看到“安墩巷俞氏店铺”的牌子。提到“俞氏店铺”,附近的年轻人已不知道它的来历,但对年长的人而言,“俞氏店铺”他们再熟悉不过。

    “‘俞氏店铺’在民国时期就开了,这家店铺是卖油的,从东北那边进油,然后再卖出去,周围好多人家都从这儿买油,我们过去也吃他们家的油。”安墩巷87岁的老人朱师傅说,俞氏店铺卖油的生意做得很大,房子也很大,然而随着抗日战争的爆发,俞氏店铺的人就离开了这里,虽然还有后人存在,但一直没有回来,“再后来,这边的房子就变成公房了。”

    安墩巷除了“俞氏店铺”外,其余房子多是矮小的民房。“我们的房子原来也是近百年的老房子,后来房子老漏水,要倒了,加上儿女多了,我们就拆了在原址重建。”朱师傅说。

    现在,朱老的儿女多搬出去住了,但他和老伴依然舍不得这里,“住惯了,还蛮好的。房子空的地方也多,闲的时候就弄弄花弄弄草。”

    4

    南北货店

    最热闹的时候店里人挤人

    70多岁的刘师傅世居南门外大街,他记忆力极好,依然清晰记得南门外大街的热闹和消沉。

    刘师傅说,过去,南门外大街最热闹的两个店就是南货店和北货店,南货店全名叫森太源南货店,老板姓王,名叫王耀先。南货店最热闹的时候,店里人挤人,“南货店这里以前什么吃的用的都有得卖,什么海带呀,虾米啦,糖、盐、醋、油,什么都有”;北货店主要是卖一些毛皮、干货。

    南货店店面在街西,而在店面正对面,有一幢小四合院建筑,它是王耀先的住宅,人称王氏住宅。王氏住宅坐东朝西,院大门西向,房屋布局、构架基本完整,是扬州保存完整的民国传统民居。

    刘师傅说,王氏的生意做得很好,几乎天天都有生意人上门,这住宅也是他会客谈生意的地方。当然,南门外大街还有很多其他门面,“百货店、杂货店、肉店、理发店、机面店(卖水面)、烧饼油条店、煤炭店、饭店等,光饭店就有七八家之多。”

    5

    贮草坡

    因谐音讹称

    “猪草坡”至今

    虽然在城墙之外,但南门外大街因紧邻古运河,繁华不比城墙内的南门街差多少。“上岸的商贩,郊区的农户,搬运的民工,全都会聚到这里。”

    南门外大街毗邻运河的一边,有两个比较有名的地方,一处是猪草坡,一处是管驿前街。

    “猪草坡”这名字通常会让人觉得很俗气,而《扬州画舫录》道出了个中缘由。“草草馆在中埂上岸,本南门草厂。瓜洲人艑载江芦,谓之芦商,其船谓之柴艑,至此为柴艑马头。先驳运上岸,地名贮草坡,坡上为南门街之西,多屋舍以寓芦商,即是馆也。”由此可见,“猪草坡”其实原名“贮草坡”,是堆放草料的地方,因谐音讹称“猪草坡”至今。

    南门曾是扬州重要的关隘,城内城外驻扎有骑兵。刘师傅回忆,以前,南门外大街随处可见养马遗留下来的马槽,这说明过去这里养的马匹数量很多。

    其实,除了储存草料,“猪草坡”还贮存有柴禾、木材等,“官方和民间的灶膛需要柴禾,木材有造房用,也有棺材铺用,都是从古运河上运来的,从码头卸货时,岸上都堆得满满的。”

    由于需求旺盛,装载粮食和柴草的小船闻风而来,河滩边自然形成贸易市场。

    城市改造后的猪草坡,另有一番气象。房舍多数经过翻盖,青砖黛瓦马头墙,扬州民居的地方特色更加明显。对岸那座玻璃幕墙罩盖的南门遗址博物馆,模样很时尚,与河边的老屋恰成新与旧的强烈对照。

    6

    馆驿前街

    留下两句讽刺

    人的扬州俗语

    猪草坡南边不远,便是馆驿前街。馆驿前街在南门外大街中段东侧,是一条东西向的街道。旧时馆驿即在其左近。馆驿原为广陵驿,驿前有码头和邮亭,接待过往官员,引渡驿马。

    馆驿里的驿卒,扬州人俗呼“驿子”。“驿子”里的年长者往往阅历颇深,官场上一切规矩皆透熟于心,且见多识广,应酬自如,为社会上一般人所不及。过去扬州人有句俗话“充老驿子”,用以讥笑不懂装懂,或者外行冒充内行。此语现在年轻人已鲜有言者。

    “官船快抵达馆驿时,特别是夜晚或风大时,船上差役往往要高呼:‘某某官船到!’白天进城的,还要高声吆喝:‘备马!备轿!’好让馆驿的驿子早作准备。”刘师傅说,官船上常常是几个人接二连三地喊成一条声,扬州人叫“喊二驿子”。“喊二驿子”,有的确实是因为公务紧要,有的大概只是虚张声势、耀武扬威而已。

    如今,“喊二驿子”已成为一句讽刺人的话,意思就是人云亦云,或跟在别人后头瞎起哄,有时还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

    7

    现当代史上

    南门外大街两次“沉默”

    南门外大街因运河而兴旺,又因为运河而萧条。

    自唐朝以来,南门外大街就一直繁华热闹,街道两边商铺林立,人流来往不息,而这种繁华一直延续到上世纪30年代。

    “上世纪30年代后,日军攻打扬州,关闭了南门外大街南城墙城门,大街自此开始走下坡路。”刘师傅说,“城门关闭后,南门外大街就走不通了,人自然就减少了。尽管如此,那时候街道中段还是比较热闹的,主要是南北货店在这里。”

    扬州解放后,南门外大街南城墙城门重新打开,南门外大街再次恢复到往日的繁华。不过,这次繁华非常短暂,只持续到1956年,“那时候兴搞公私合营,个体户就越来越少了。最先倒闭的是一些饭店,因为人少了,吃饭的人也少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商品都是计划供应,南门外大街少有“供销社”,街上居民大都到南门街,用粮票、布票、油票等购买生活用品。

    上世纪80年代,伴随着改革开放,公路运输开始流行,南门码头的船只越来越少,南门外大街的码头优势不再,加上西边新建了一条商业街(现为荷花池路),商业中心迅速转移到商业街上。由此,南门外大街迅速“沉默”了。

    记者 向家富 实习生 丁超禺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