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背”之上北柳巷

2014年09月 28日 07:20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龙背巷

龙背巷

北柳巷真道堂

北柳巷真道堂

正谊书院

正谊书院

    扬州人素爱种植柳树,这种对于柳树的喜爱更是蔓延到了地名上,一些巷道的名字体现出扬州人对于柳的钟情,所以北柳巷成为扬州独特历史文化传承的一个缩影。

    扬城唯一入巷爬坡、出巷下坡的古巷

    北柳巷西临小秦淮河,是一条宽3米、长1000米左右的巷道。

    从地形上来看,北柳巷是一条有着特殊地形的古巷——扬州古城中唯一入巷爬坡、出巷下坡的古巷。入巷爬坡,即从北柳巷南端进入,有一段坡路;出巷下坡,即行至巷子北端,也有一段坡路。过去,北端坡路是阶梯,共有53步台阶,不能行车;经改造后,北端下坡阶梯也成平坡。

    北柳巷南坡和北坡街道两旁,房子依坡势而建。北端坡路的坡顶,有一处民房,民房一侧的墙壁上,挂有一块写有“龙背”的路牌。巷里老人说,这里是扬州古城的最高点。

    与一般古巷相比,北柳巷的地势确实比较高。“北柳巷东边是老市政府,我们这边要比东边高出一层楼高。”北柳巷62号80岁的老人杨锦荣说。

    北柳巷地势为何这么高?有人推测,小秦淮河在疏浚时,疏浚的泥土全部堆积在北柳巷,因此,北柳巷的高地势是人工堆积而成。

    在杨锦荣看来,这一推测应该是比较靠谱的。杨老现在所住的房子是上世纪70年代建成的,他看到了建房的全过程,挖地基时,地下全部是沙土,土壤比较疏松。

    北柳巷之柳,应是借用小秦淮河之柳

    如今穿行于北柳巷,不仅没有看到一棵柳树,巷道两旁也鲜有行道树。杨老说,他的印象中,巷子两旁也并没有柳树。

    杨老认为,北柳巷的“柳”字,应该是借用小秦淮河畔的柳树。“巷子本身就很狭窄,应该是没有栽植柳树的空间。”

    小秦淮的名字源于南京秦淮河,两岸街区建筑、沿岸树木栽植应与秦淮河相似,而秦淮河岸素以柳而闻名,小秦淮河两岸绿化景观也应以柳树为主。“北柳巷紧依小秦淮河,近水楼台先得‘柳’是可能的。”

    实际上,过去的北柳巷居民生活与小秦淮河密切相关。北柳巷74号60岁的夏先生说,把小秦淮河称为北柳巷居民的母亲河也不为过。

    夏先生说,过去北柳巷的房子并不像现在这么密集,街西的房子之间有小道可以直通小秦淮河,各家房子后院也有小门直通小秦淮河。只不过到了现在,连通的小道少了,后院有小门的人家也少了。

    在夏先生的记忆里,小时候他们经常到河边玩耍,河边是土坡,有很多或砖块或木板搭起来的小码头,“那时小秦淮河的水很清澈,人站在小码头不光是洗衣服,还能淘米。”

    北柳巷,扬州古城城内和城外的界线

    北柳巷还是扬州古城城内和城外的界线,向西跨过小秦淮河就是城外,向北至天宁门街也是城外。

    正因为是城内和城外的界线,北柳巷每天人来人往,相当热闹,北柳巷北端过去还有一个城门,“北柳巷北端与天宁门街相交的地方,有一处天宁寺别院,就是为天宁寺的法师们准备的。当法师在城内做完法事后,如果天太晚,城门就会关上,法师们就会住在别院。”

    因为紧靠天宁寺,北柳巷也沾了香火的吉祥,“一些人家靠售卖香火养家糊口,我记事的时候,街上还有两个大香火店。”

    夏先生说,小时候他经常跟其他孩子一道跑到城外去玩,“城外河边到处都是养金鱼的,一排溜的;还有很多小划子,小划子并不大,长五六米,宽1米多,花几毛钱就能到瘦西湖跑一趟。”

    夏先生回忆,过去的北柳巷还有一道风景线,就是收粪队。“城外很多人种菜,那时候种菜没有化肥,都用粪肥,每天早上都有菜农过来收粪。那时候也没有抽水马桶,各家各户都是用木桶,但种菜的人多,要的粪也多,我们都来不及供,他们就分成两批,一批一三五来收,一批二四六来收……这也是北柳巷的一大特色。”

    40年来多次改造,如今巷道好走多了

    “我已经住在这儿有40年了,亲眼目睹改革开放后北柳巷的变迁。”杨锦荣说,“北柳巷改建有四五次了。一开始,巷道是由条石铺成的,路面很是狭窄,而且还坑坑洼洼的,这里的居民出行极不便。后来随着道路不断改建,现在条石换成了青砖,好走多了。”

    “以前卫生条件不是很好,现在有了极大的改善。”杨老颇为感慨,“以前大风一刮,天上飞的全是垃圾,现在基本上看不到了。”

    “多亏了彩衣街居委会的关心,现在生活便利多了。”杨老解释,“以前我们这儿用的都是罐装煤气,来回更换很不方便。彩衣街居委会去年修建煤气管道,才方便了这里居民的生活,现在这儿有许多家都在用呢。”

    “我刚搬来那会儿,路上连灯都没有。”杨老陷入回忆之中,“后来竖起电线杆,装上了小灯泡,外面还没有罩子,一下雨,电灯就受潮不亮。后来,居委会出钱全面更换了灯泡,现在就好多了,大风大雨出行也不怕了。”

    杨老的院子里花草树木颇为茂盛,种类不少。当提及此处时,老人甚是自豪。“这棵水杉已经20多年了。”老人轻轻地抚摸着树木,“原先是种着玩,没想到长大了后挡了散热孔,又掉下不少叶子,掉在我院子里无所谓,扫掉就好,落在别人家院子里会说闲话,后来我就砍掉了一部分。”

    “这是我栽的第二棵树。”老人指着旁边的树说,“原来这里只种了一棵,但有人告诉我,只种一棵的话,就变成了‘困’。”

    “除了树木外,我还种了不少其他的花草。”老人如数家珍,“万里春、吉祥草还有菊花等。特别是菊花,之前我把十大名菊都种遍了。”老人自豪地说。

    “我最近才过了80岁生日,居委会的人还请我去吃了蛋糕、八宝粥、重阳糕等。”老人笑呵呵地指着身后的小楼说,“现在我和老伴一起住在一楼,子女也都在扬州工作。这房子以前是苏北专员公署的,我以前就在旁边的老市政府门诊部工作。这里的房子大多是机关人员住的,现在有好多人都搬走了。”

    当问及“龙背”时,老人说:“这里的地势比老市政府高了一层楼。”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清楚原因,只知道北柳巷在唐山大地震后得到了加固,“大概在1981-1982年。”

    务本求实象征地,大儒董仲舒纪念地

    北柳巷如今只剩一条连通小秦淮河的巷子,巷子尽头就是小秦淮河,河上有一座桥,桥名是“务本桥”。

    “务本桥”为何建在这里?这还要从北柳巷的务本堂说起。“务本堂”是扬州盐商在乾隆年间建的,民国时又称为“务本镇”。

    清代小说家吴敬梓的《儒林外史》第二十二回中,扬州一盐商家中有一副对联:读书好,耕田好,学好便好;创业难,守业难,知难不难。在商人眼中,耕田是“务本”,商业更是“务本”。令人遗憾的是,昔日气宇轩昂的务本堂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座经过多次维修的务本桥依然横卧在小秦淮河的碧波之上。

    汶河小学北柳巷校区是董子祠旧址,学校大门上,悬挂着“正谊明道”匾额,是扬州人为纪念大儒董仲舒,于2012年9月重制挂上的。

    《清宫扬州御档·康熙朝》记载:康熙四十四年(1705)第五次南巡,驻跸扬州,御书“正谊明道”匾额,令悬董仲舒祠。

    位于北柳巷内的董子祠,青砖黛瓦。相传西汉董仲舒任江都相时,曾在此筑宅居住。后人为缅怀他对扬州所作的贡献,于明弘治年间修筑进深九檩、前有卷棚、楠木柁梁、体量宏大的祠堂大殿。如今大殿屋顶呈坡形,是扬州为数不多的明代建筑遗存之一。

    说起这位以通晓《公羊春秋》闻名于世的董仲舒,最为扬州人熟知的是他被汉武帝派来辅佐不安分的江都王刘非,在任江都相期间提出“正谊明道”的儒家思想。他提出,“不要谋求一己私利,不应计较一时近功”,委婉规劝刘非帮助朝廷安邦;同时,通过兴礼乐、致教化的举措,使江都成为汉武帝初年屈指可数的以教化治世而又颇有成就的诸侯国之一。

    “正谊明道”出自《汉书·董仲舒传》之董相应对江都易王的名言:“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意为,端正义理,不妄图眼前私利;讲究道德,不盘算非分的功业。

    北柳巷60号是同仁医院旧址。同仁医院是扬州较早实行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医院,其建筑也是中西合璧,主体门诊大楼为典型的小洋楼,其余为传统屋顶建筑,具有中西合璧的特色。

    同仁医院1931年由扬州四大名医之一周凤书创办,解放后改造为普通诊所,现为居民住宅。居民们说,房子主体结构依然没有改变。

    记者 向家富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