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官第传奇大宅门

2014年11月 09日 07:28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汪氏小苑象征平安的砖雕

汪氏小苑象征平安的砖雕

汪氏小苑

汪氏小苑

汪氏小苑内别有洞天

汪氏小苑内别有洞天

不足百米长的老街地官第

不足百米长的老街地官第

丁氏盐商住宅内的拱门

丁氏盐商住宅内的拱门

丁氏盐商住宅内窄窄的小巷

丁氏盐商住宅内窄窄的小巷

洪兰友曾经在此居住

洪兰友曾经在此居住

岁月的痕迹

岁月的痕迹

汪氏小苑内窄窄的小巷

汪氏小苑内窄窄的小巷

    老街的故事、老街的美食……都是这座城市最独特的情怀,也是藏在扬州最骨子里的、鲜为人知的味道。而一座城市的风景,很大一部分在于城市的“味儿”上。

    地官第,就是这样一条老街,东与观巷南端相交,西与三祝庵街相接,短短不足百米长的老街,就被汪氏小苑、丁氏住宅、马氏住宅三座大宅门占去了一大半,形成了盐商不折不扣的“大宅门”群。

    1

    东圈门历史街区组成部分

    巷城扬州有着众多的小街小巷,里面包含着老街居民的不解情怀,这些街巷的得名大多与这里的历史有些关系,其中有不少就是来自于居住于此间的名家大户、官宦宅邸。地官第,与巴总门、杨总门、太傅街……一样,都成为了扬州地名文化中的独特风景。

    其实,在双东一带,与繁华的东关街相比,地官第并不算特别起眼,不少游人只是匆匆走过,但据长年寓居附近的81岁老人陶海扬介绍,这里是扬州东圈门历史街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扬州东圈门分为三段,最西头是东圈门街,中段为三祝庵街,最东边便是地官第街。”陶海扬说,别看地官第只有百米长,但是这里却是旧时官宦的宅邸。而所谓地官就是指掌管国家土地和户籍的官,第是居住的地方,这里有不少地方官员居住,因此也被称为地官第。

    如今,随着城市的发展,地官第经过翻新也有了不小的变化,许多人跟随着城市的高楼大厦,渐渐外迁出了这里,现在的地官第想来远比从前寂寥。但是巷内至今仍然有不少高墙大院的老式平房,记述着这里曾经的名流云集、盛极一时……

    2

    丁氏豪宅

    扬州女才子曾在此居住

    青砖小瓦、雕梁花窗、飞檐翘角、假山回廊、水池凉亭……修缮完毕的丁氏盐商宅第十分气派, 与周围的马氏盐商宅第、汪氏小苑一道形成一个“大宅门”群。

    若说起丁氏盐商住宅,就不得不提起扬州女才子、知名女画家李圣和。据史料记载,丁氏住宅原归清代咸丰年间的廉州知府张丙炎所有,民国期间为丁敬臣所得,丁敬臣曾是山东悦开煤矿经理、青岛商会会长。而李圣和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十年也正是住在这里。

    据史料记载,李圣和的父亲李鼎,曾任晚清两浙横浦盐场大使,辛亥革命时被推举为金山卫临时民政长。民国年间,先后任淮北盐场三场总长、大源制盐公司经理,他喜好书法、诗画,李圣和从小耳濡目染,培养了她书法、字画的底蕴。

    “母亲一生中最关键的时刻就是住在地官第。”李圣和的女儿蒋静芬回忆,那时候一家人租住在丁家的宅邸,“我们家人大部分住在丁氏住宅的最后一进,还有部分亲戚住在火巷对面的花厅里。”

    那么为何说李圣和一生中最为关键的十年就住在这里呢?蒋静芬解释,一是因为母亲在地官第结婚,“而且母亲住在地官第时,还经历了新旧政权的交替,解放后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其实,这里对于蒋静芬一家人来说,都是难以忘怀的所在。“前一阵子,我87岁的哥哥从美国回来,我们特意赶到园子里看了一下。”经历了多年的历史,园子也有了些许的改变 。“我们搬走以后,曾经有单位在此办公,还曾经有不少居民居住过,近两年在修旧如旧的基础上进行了修缮。”蒋静芬说,一大家子人并排走着,回忆着当年曾经在这里玩耍过居住过的场景,“我们都觉得修缮过的房子结构和以前相差并不大。”

    3

    名门大户

    曾经住着“七十二家房客”

    与丁氏住宅毗邻的还有马氏盐商住宅。据了解,马氏住宅为汪氏、丁氏、马氏三大住宅中占地面积最大的老宅子,占地七亩,前后六进,东西两侧各有一条火巷,后边是花园,有假山、水池和六角亭。马氏住宅是民国初年江苏省代理省长马世杰三子马叔昂的住宅,房屋共有69间、26厢、6披檐和1个亭子,建筑面积达1730平方米。这里后来还成为了印染商邱某住宅,因为邱某长年在上海无人居住,便卖给了曾任国民党中央社会部副部长等职的洪兰友。

    如今,这些社会名流曾经的居住地紧锁的大门,让深宅大院沉浸在了一片僻静之中。从宅院旁的巷道里走过,拱形的门、菱形的窗格依稀透露出这里曾经的与众不同。

    陶老回忆,这一带的大宅院结构有些相似,前后都是好几进,后面大多带着小花园,门厅、厢房、书房、院落、天井精巧雅致,高耸的山墙气派宏伟。老宅的面貌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变迁,解放后这里曾经有单位驻扎,也曾经居住过一户户的居民。

    “居民们将房子分成了一个个小‘豆腐块’,没有人能数得清一共住了多少户人家。”陶老继续回忆,这里或许就和电视电影里看到的一样,曾经住着“七十二家”房客,精美的砖雕、木雕多少受到了些损坏,花格窗、大方砖也渐渐地流失了一些。 

    一直到2010年左右,陶老说,居民都搬迁了,大宅院经过修缮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模样恢复了,但大宅门里的故事已经再也找不到踪迹了。”

    据说,在从前的地官第街南还有沧州别墅,这里先是龚姓家园,后为顾姓所居,最后为许钟衡所得,后来这里也全部拆除了。

    4

    两块楹联

    当年工人机智保护的文物

    汪氏小苑,是安徽盐商汪竹铭所建的豪宅,古朴雅致而不失富贵之气,园内有船厅、花厅、书斋、精舍、假山、鱼池、花草、树木。

    提到这一片大宅门,附近的人便会说道,这“汪氏小苑”是东圈门一带保存最为完好,也是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其实,在汪氏小苑里还发生过不为人知的工人保护文物的故事。陶老回忆,在解放后,汪氏小苑成为了扬州制花厂。“当时有大批的制作绒花的工人,来到小苑里做工,数个车间几乎将汪氏小苑占满了。”在陶老看来,制作绒花比较清静卫生,因此这里的文物几乎没有因为车间的进驻而有太大的改变。 

    汪氏小苑内有一处柏木花厅,名为“春晖堂”,在堂内挂有一副楹联,为近代著名篆刻家陈含光所撰写。时间一晃就到了文革时期,这副显眼的楹联眼看着就要被破坏了。“当时厂里的工人们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们将毛主席语录书写在了同样大小的木块上,然后将陈含光的楹联取下藏起来,将毛主席语录悬挂上了。”陶老笑着说,正是这一举动,让这两块宝贵的楹联得以保存下来。

    如今,走进春晖堂,只见“即肯构,亦肯堂,丹雘墍茨,喜见梓材能作室 。”“无相犹,式相好,竹苞松茂,还从雅什咏斯干。”上下联还完好地悬挂在厅堂内原来的位置上,为了纪念当年工人保护的故事,文革时制作的毛泽东语录的楹联也悬挂在了楹联原位置的左右两侧。

    5

    扬州味道

    深藏不露在这些老街巷里

    走出地官第不远,便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但是在城市间,老城的味道并非在于那高耸入云的大厦,华丽的礼堂……更多的也正是散发在老街巷里。

    与繁华的都市环境相比,地官第要清静得多,但无论是几家“扬州三把刀店铺”,还是几家古玩店,这里似乎有股深藏不露的扬州味道。

    王嫂五香兰花干闻着香,吃起来也香,这是外地游客的评价。“只要开门了,咱家生意似乎就没歇下来过。”小小的铺子用煤炭炉慢慢炖着兰花干,小火慢炖,炖出世间好味道,而门口墙上挂着扬州名句:打三个嘴巴子也不肯丢,也是这家深藏不露的小店吸引了不少人光顾的原因。

    在地官第附近的巷子里,还有一家精修各国钟表的修表铺子。“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家店似乎正印证了这句老话,据说老板是扬州修钟表界的高人。38年前,19岁的小伙子练美如接替父亲来到扬州服务公司工作。从19岁开始学习精修钟表,一忙就是38年,一直到2004年企业改制后,他便自己开了一家小铺子。

    虽说现在用手表的人比从前要少了很多,但是练师傅从来没有愁过自己的生意。“从东关街搬出来后,我就一直蜗居在这条小巷子。”练师傅笑着说,但是找来的人总是络绎不绝,从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到孩子们用的闹钟,他拿到手上,仔细聆听,戴上放大镜,不出多久就能修好。“其实从前会修钟表的师傅多的是,但是上世纪90年代时受到BB机和手机的冲击,不少修钟表的世家都转行了。”他解释。

    记者 邱凌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