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街—广储门街闹静两相宜

2014年12月 28日 07:28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老街秋色

老街秋色

广储门桥

广储门桥

阳光洒满小弄堂

阳光洒满小弄堂

广储门街的水井

广储门街的水井

老城一户居民家腌制的咸肉

老城一户居民家腌制的咸肉

广储门外街

广储门外街

    老街就是扬州这座城市最鲜活生动的历史标本,玉器街和广储门街一带结合了市井和文化的气息,无论是走过人声鼎沸的玉器街、斑驳的老广储门桥,还是走过车水马龙不再的广储门街,你都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古老历史,和经久弥漫的市井温情。

    玉器街,昔日农田变身闹市

    古城扬州至今还保留着不少千百年前留存下来的老街巷,与那些古街相比,玉器街要年轻得多,这条串起盐阜东路和漕河路的支路,不过才有三四十年的历史。年过七旬的花师傅打小就住在这一带,在他的印象中,玉器街这一地名似乎是三十多年前才有的。

    扬州街道的命名大多有据可依,玉器街当然也不例外。花师傅说,玉器街其实只有最南端的一小段聚集了扬州玉器厂、中国玉器博物馆,还有一些玉器商铺、摊位,但是玉器街的名号还是真正叫响了。

    “以前这一带倒是有条不知名的小路,两边是种蔬菜的农田,当时的地名叫马庄和窦庄。”花师傅回忆,不过几十年的时间,住宅区拔地而起……从前的门可罗雀变身为车水马龙,玉器街的热闹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清晨五点不到,这条街便开始热闹起来。从南走到北,无论是鸡蛋、豆腐、蔬菜,甚至拖鞋、皮衣,在这儿逛市场的人似乎总能找到“意外的惊喜”。最热闹的上午八九点,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行玉器街需要四五十分钟时间。哪怕是最角落的地方,也被精明的摊贩们塞进了一处小摊,日用小百货铺、包子铺、蔬菜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或悠长或短促或浑厚或高亢的叫卖声,南来北往匆忙而过的行人……玉器街的一天就在这人流和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中开始了。

    十多年前,杨阿姨就搬到了玉器街。在她眼里,几年前开始,卖菜的队伍日趋扩大。有时天麻麻亮,杨阿姨一家人就被吵醒,这种吵闹可能延续到傍晚六七点。“虽然出门就能买菜,很方便,但是真的太吵了。”这也是玉器街不少居民的无奈。

    城北近郊曾是蔬菜主产区

    对于这条马路上的摊贩,土生土长的花师傅并不陌生。其实在过去,这里是城北近郊,在历史上就是扬州有名的蔬菜主产区。

    “过去农田旁边都有不少灌溉渠,菜农午后在田里忙活,次日一大早就要挑担上街卖菜了。”和现在集中卖菜不同,那时候蔬菜自产自销,菜农们大多挑着扁担沿街叫卖,大宗的蔬菜交易则是由菜行老板将菜贩子带到田头,或者由菜贩子将蔬菜运到菜行,按照时价过称交易。

    花师傅听老一辈的人说过,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扬州城郊最出名的菜行当数广储门外颜永寿、颜永江兄弟开的菜行。

    数十年前的玉器街、广储门外一带,就已找不到从前的四面环水、地势平坦、土质优良、塘口密布的自然环境,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住宅小区。

    一位泰兴的老师傅,一大早就带着自家产的一麻袋白果、一筐草莓和一筐金橘,匆匆地赶上了来扬州的汽车。“车程不远,不过五十分钟。”老师傅似乎并不急于将带来的货物出手,他是到扬州来看儿子的,“卖不掉回去自家吃也是一样,我就是一大早来凑个热闹。”

    或许他也和那些前来搭伴买菜的市民一样,顺便聊聊家长里短,这是另外一种生活的乐趣。

    广储门街住过画家潘玉良

    在扬州,文化的气息从来就与市井生活的距离并不遥远。跨过护城河,走不了多远便是广储门街,这条历史悠久的老街,因广储门而得名。

    广储门亦名镇淮门。1556年为了抵御倭寇入侵,利用宋大城东南隅(明旧城东)筑扬州新城,共设七门,北向三门,正中为广储门,因附近有广储仓、义仓而得名。相传,在清至民国期间,扬州沐浴兴盛,餐饮发达,广储门白沙泉浴室、雨莲酒馆曾经名闻遐迩。

    广储门口的码头上曾停泊着许多画舫,据李斗《扬州画舫录》所记,那些画舫的名字有:代步、依李、大发、一舸、寻春、大元宝、第一舟、黄花舟、沙棠舟、可以游、吉祥舟、满天星、明月舟、宋七江船、孙划子船、飞江江摇船、王家沙飞船等等。

    虽然临近着热闹非凡的玉器街和东关街,广储门街却笼罩在静谧安闲的氛围之中。如果没有附近的人指路,很可能会错过这条深藏在盐阜路旁的老街。

    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曾考证,我国早期的旅法著名女画家张玉良(又名潘玉良)就出生在广储门街32-3号内。这位女画家早期经历过种种坎坷,但是对绘画和雕塑却有着异常的天赋,一生留下了数千幅作品。

    从广储门街走过,已经无法找寻到张玉良曾在此处生活的痕迹,推开32-3号的大门却是一家正在经营中的花艺公司。多方打听,这一带的居民却将张玉良的故居指向东关街大门紧闭的“张玉良纪念馆”。现在已无人知晓,这位风华绝代的女画家正是从这里出走,跟着她的舅舅从广储门砖拱桥下乘船离开了扬州。

    广储门街还有中国最早女校

    即使没有东关街琳琅满目的商品橱窗,没有玉器街摩肩接踵的行人,但广储门街本身也是一条足以引人入胜的街道。

    除了被张玉良的故事所吸引,不知道有多少外来甚至本土的路人偶尔从这里穿过,就被路旁的指示牌“郭坚忍办学处,返乡首创幼女学堂”所吸引。

    郭坚忍办学处其实就在潘玉良旧所的南邻,这里曾经办有私立女校。1869年出生于扬州书香门第的奇女子郭坚忍,自幼知书达理,孝敬公婆,持家有道。接触到进步思潮,结识了秋瑾后,逐渐成长为革命斗士。

    1906年郭坚忍在扬州弥勒庵桥附近租了一幢小楼,开办幼女学堂,据说这也是中国人自办的最早的女校。之后,军阀徐宝山的如夫人孙阆仙慕名拜访。在徐宝山的支持下,学堂才迁至广储门街,扩建为私立女子公学。

    从前书声琅琅的女校旧址隐藏在了一片民居中,很难辨识。老街坊们说,附近有很大一片建筑都是学校的旧址,现今只保存下来一栋坐北朝南的民国建筑,远远望去似乎还能窥见那特有的高墙青瓦。

    延伸阅读

    扬州传统工艺

    与老手艺

    沿着玉器街一路向南,人声鼎沸的市井气息渐渐远去,在玉器街与广储门外街的交界处,传统文化的气息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旅游者和海内外的客商来此交易观光,因为这里有扬州传统工艺的代表扬州玉器厂,陈列着历年来出土的玉器复制品和百余件现代大师的作品……

    “天下玉,扬州工”,据史料记载,汉代便是扬州玉器的第一个繁荣期。现存于北京故宫珍宝馆的《大禹治水图》玉山,就是在乾隆年间将原料自新疆运至扬州,扬州的能工巧匠们耗时6年制作完成,并最终经运河运往北京宫廷。

    据老一辈的人介绍,1958年玉器生产合作社与扬州漆器生产合作小组合并,改名为漆器玉石工艺厂,1964年这里建成了扬州玉器厂,1965年厂办玉器学校,文革期间曾经停办,1977年恢复后培养了大批的学员,扬州不少大师级别的玉雕家都是从这所学校里出来的。

    扬州人爱吃,对吃也是出了名的讲究。提到老手艺,就不得不提到广储门街最南端的靳氏烧饼,不大的门面,总能招徕一大波食客耐心地排队等候。一些扬州人、外地人到东关街转转,总有一个老习惯:排队买上两块钱一个的靳氏烧饼啃上一口,当然也有不少人带上五六个回去给家里人一同品尝。

    烧饼处处有,为什么这里的烧饼这么有名呢?店主人靳老板解释,他们卖的是扬州最传统的椒盐、糖加酥的烧饼,老面发酵、揉面、加酥加碱、和上调料,撒点儿芝麻,在炉里烤上十分钟,香喷喷的自然吸引人。

    靳老板说,他并不是扬州人,而是十多年前从安徽来扬州后学得的这一手艺,靠着这一手正宗的扬州烧饼手艺,他们一家人得以在扬州定居。

    记者 邱凌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