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视频新闻-新闻中心-专题新闻-扬州论坛-网络发言人-热点资讯-读书频道-健康频道-旅游频道-财经频道-扬网购物

丝棉木绿叶红果相映成趣

2017年07月 30日 08: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古运河边的丝棉木(资料图片)

古运河边的丝棉木(资料图片)

丝棉木绿果(资料图片)

丝棉木绿果(资料图片)

何园丝绵木

何园丝绵木

丝棉木红果(资料图片)

丝棉木红果(资料图片)

何园丝绵木古树名木牌

何园丝绵木古树名木牌

树根

树根

树干上冒出芽

树干上冒出芽

广储门街丝棉木

广储门街丝棉木

    丝棉木枝叶娟秀细致,姿态幽丽,秋季叶色变红,雪映红果。在扬州,丝绵木老树并不多见。这些“老寿星”有的隐藏在寻常巷陌间,有的长在古典园林里,讲述着属于这座城市和百姓的故事。

    丝棉木主要用于制作印章

    还可制作雕版印刷底板

    作为一座古典园林,何园的古树群是活着的文化遗产,其中就有一棵名木丝棉木。

    一进何园东大门,过了小桥,便能看到有一株秀拔的丝棉木,树冠分成两叉,青绿色的叶子舒朗排开,茂密的树叶郁郁葱葱,树上已经结了不少绿色果实。

    在何园工作了36年的老员工张玉顺说,丝绵木枝叶秀丽,秋季叶色变黄变红,红果挂满枝梢,甚为美观,果子有凸出的四棱角,又像四角小凳子,开裂后露出橘红色假种皮和鲜红色的种子。扬州古树名木保护专家孙如竹说,丝棉木应当属于扬州的本土树种,属卫矛科,既耐旱又耐阴湿,对土壤要求也不高,是深根性树种,果实成熟时粉红色,是良好的观果树。“之所以年岁大的丝棉木比较少见,是因为这种树木主要用于制作印章,因此它的实用性不强,很多丝棉木种植时间不长,就被砍掉了。”

    张玉顺也认同这一观点,丝棉木木质柔韧,它最大的好处除了可以做印章,还可以用来制作雕版印刷的底板。“不过用丝棉木还有一个诀窍,这种树只能冬天砍伐,如果夏天砍下枝干制作印章或者雕版材料就不成了,因为它的木质会较松。”

    在他的印象中,扬州老的丝棉木并不多。“从前我家住在洼字街,街上有户许姓人家院子里便有棵丝棉木,街上无人不知。”张玉顺回忆,每到10月中旬,树上便挂满鲜红色果实,菱角一样。当年很多街上的小孩都会到树下玩耍,可惜上世纪这棵树被砍掉了。

    何园丝棉木曾生病

    如今已经成为园中一景

    和树木打了多年交道,对何园的树木,张玉顺有着独特的感情,“这些树已经成了我的朋友,我喜欢时常琢磨它们。”他还专门为何园的古树写下了一本“树记”,每隔几年便会记录下园子里古树的树围、高度和树木的生长情况。

    根据张玉顺“树记”上的最新记载,何园的这棵丝棉木胸径62厘米、树高13米、冠幅达到8米,已有96岁高龄。

    树冠上满目翠绿,盛夏的丝棉木树冠甚至不透阳光。如今,它已经成为何园的一处绝美景观,一年四季都有独特的味道,尽管叶子下垂,但是硕大的树冠却给它增添了神秘的美感。“秋天满树火红,很多人都愿意和它合影留念。”

    别看现在它长得枝繁叶茂,张玉顺透露,其实这棵老树也曾有过生病的时光。“当时这棵老树栽种的位置,恰好在当时何园无线电厂的硫磺车间附近。经年累月,这棵树的叶子整体都变黄了。”当年还在上高中的张玉顺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这棵树,也认出了这棵并不多见的丝棉木。

    上世纪80年代,张玉顺已经到何园工作了。“这棵丝棉木因为长时间缺少良好的管理,病情更加重了。”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大家对丝棉木附近的土壤进行了彻底的更新,并且进行了一次彻底的修剪,使它重新焕发了生机和活力。

    藏身古运河边

    或是扬州最大丝棉木

    在扬州主城区,丝棉木并非常见树种,不过,却有不少丝棉木藏在小巷深处、房前屋后。

    古运河边文峰寺对面就有一棵粗壮高大的丝棉木,孙如竹说,这棵树可能是目前扬州最大的一棵丝棉木。

    运河边风光秀美,风光带绿植茂盛,是夏季纳凉的胜地。正值午后,小码头边几无一人,沿着古运河边多番打听,周围居民似乎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树种。“桥北面倒是有两株雌雄共生的银杏树,将近百岁了,还有不少芽枣树,没听说过还有丝棉木这样的树木。”

    终于在通扬桥南小码头附近,一棵硕大的古树映入了眼帘,树高已超过了二层楼。抬眼望去,其上已经结满了四角形果实,非常独特。微风习习,树叶沙沙作响,瞬间觉得凉爽许多。

    李女士住在树下已经几十年了,30多年前,她嫁到这里时,这棵树就很粗了。如今这棵“刚脐子树”高10多米,超过了两层楼高。

    在李女士看来,春夏秋冬,这棵树总有其独特的美景。特别是到了秋天,树上结满了红色四角形的果实,叶片变红,在阳光照射下,非常漂亮。夏天,巨大的树阴遮蔽,树下的几间屋子总是特别凉快。

    对于这棵丝棉木的具体年龄,因为年代久远早已无从考究,李女士说,至少有大几十年。树是何人所栽,同样已是历史之谜,因为果实像“刚脐子”,所以周围还有人叫它“刚脐子树”。

    虽然没有人品尝过这四角果实的味道,但常有顽皮的孩子想要爬到树上去。“前两年市绿化养护管理处古树名木普查小组还专门测量过,这棵树胸围2.34米,高18米左右,树冠面积达100多平方米。”去年打扫卫生时,李女士无意中发现一条碗口粗的蛇从树边游过,近两年她都没敢再打扫周围的杂草。“只是每年落叶时会爬到屋顶,清扫落叶和果实。”

    丝棉木老树

    老街人的童年记忆

    扬州民间导游吴德祥说,其实在广储门街上,也有一棵七八米高的大树,树干粗壮,葱葱郁郁,每到秋天红艳艳的果子,煞是美观。

    沿着东关街拐几道弯,便可以找到这棵隐蔽在巷子里的老丝绵木。把头仰得高高的,还能隐约在树冠的最高处找寻到几只葫芦。

    丝棉木上怎么“结”上了葫芦?周围的邻居笑着解释,此前他们在树旁栽了葫芦,没想到这个葫芦顺着树干爬得老高,最后还在树顶结果了。“这几只葫芦倒是给丝棉木增添了几分情趣。”

    “这棵树至少有八九十岁的年纪了。”吴德祥记得,十多年前,这棵树比现在还要茂盛些,当时树上就长满了“老年斑”。“可能树枝太密,影响了周围邻居的光线,被砍掉了几根枝丫。”他分析。

    广储门街的老万,与这棵古树比邻而居四十余年,从孩提时起,老万和他的朋友们、亲戚们就曾在这棵树上爬上爬下。“那时候,孩子们游戏的地方并不多,这棵大树正好是个好玩伴,现在它是我们全家人心头上的宝贝。”

    老万回忆,他的父亲曾告诉他,这棵树是爷爷栽种的,父亲童年时也经常在这棵树上玩耍摘果子。“一到秋天,树上就会结满绿色的果子,等果子成熟了,它们就会炸裂开来,红色的四角形,非常漂亮。”老万说,也因为它的果实像极了扬州人常吃的“金刚脐”,因此大家都说这树叫“刚脐子树”。

    已经进入盛夏时分,但这棵丝棉木上的果实似乎并不如古运河边那棵老树多,零零星星很难寻觅踪影。

    记者 邱凌 摄影 张卓君 陈祺纬


责任编辑:syz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