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业新品之父陈宽维:扬州家禽产业大有作为

2014年02月 24日 11:22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陈宽维在指导养殖户

陈宽维在养殖场做指导

人物

名片

陈宽维,1954年生,泰州姜堰人。1978年毕业于原江苏农学院畜牧兽医专业,现任扬州大学动物科学与技术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江苏省家禽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一直从事地方禽种资源保护、遗传基础及优质鸡培育的研究工作,先后主持和参加15项国家、部、省重大科技项目,制定国家、农业行业和省地方标准21项,收集保存了珍稀、濒危禽种资源21个,并进行遗传基础的研究,具有多项研究成果,现主持国家863子课题等5项。

今年2月,陈宽维实际参与并主持的“我国地方鸭种遗传资源的评价与创新利用”项目获得了2013年度江苏省科学技术一等奖。

他,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却甘愿扎根农村做“鸡倌”、“鸭倌”,在基层培育、推广家禽品种,探索家禽饲养技术,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并且“养鸡就像是吃饭一样,一天不看心慌慌”。

今年2月,他主持的“我国地方鸭种遗传资源的评价与创新利用”项目获得了2013年度江苏省科学技术一等奖,这也是20个一等奖项目中唯一属于养殖业的项目。而他耗时10多年培育的“苏邮1号”蛋鸭,是我国第一个、也是唯一国家级蛋鸭新品种,成为国家农业主推品种,在全国各地迅速推广,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他就是陈宽维。

1

立志学农

农家“养鸡娃”考上了畜牧专业

1954年,陈宽维出生于姜堰溱潼的一个农民家庭。小时候,他就聪明好学,成绩优异,1975年,他考上江苏农学院畜牧兽医专业(现扬州大学农学院),成为村里走出的第一位大学生。

选择学畜牧兽医专业,对陈宽维来说,似乎颇有“缘分”。

“当时农学院畜牧兽医专业,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算是热门专业。但是,我在选择专业时并没有考虑这么多,我只是想我来自农村,学了农业的一技之长,将来回老家工作也有用武之地,所以报了畜牧兽医专业。”谈起当年上大学时的专业选择,陈宽维坦言自己有“农村情结”。

事实上,对陈宽维来说,小时农村的生活,让他在学习畜牧方面的知识时受益匪浅。陈宽维告诉记者,在他上高中时,家里就办起了“养鸡厂”,最多时养了100多只鸡。“在那个年代,绝对算养鸡大户了,我家算第一批养鸡专业户。”陈宽维告诉记者,由于家里养鸡,他从小就与家禽接触很多,掌握了很多关于养鸡的知识。

也许正是因为有养鸡的“底子”,上了大学后,陈宽维更是得心应手。在三年的大学生活里,陈宽维绝对算得上是当时的“学霸”。他每天都在看书学习,完全一心扑在学业上。“可以说,我那时对牛、羊等家畜身上的每一个神经、血管、骨骼和肌肉都一清二楚”。也正是这种扎实的学习态度,为他今后的研发工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2

鸡舍为“家”

吃住在鸡舍,每年只休假7天

虽然说是“养鸡”出身,但事实上大学毕业后,陈宽维最先是与猪打交道,他被分配去姜堰种猪厂工作。

一年后,一个机会降临,当时,江苏省要为各农业类科研机构选拔一批科研人才,陈宽维报名参加了选拔考试。虽然竞争激烈,足有上千人报名参加,但是专业知识过硬的陈宽维以十分优异的成绩,成为最终考试过关的36名人员之一,并且被分配到了江苏省家禽科学研究所。

进入省家禽科学研究所,是陈宽维人生的转折点。然而,一进所里,陈宽维就发现,原来这里比种猪厂的工作还要辛苦。因为他的工作地点,以及生活地点,都是“鸡舍”。

“当时在江都邵伯,就是一个大的养鸡棚,在里面隔出一个六七平米大小的小房间,只有一张床、一张板凳和一个小写字台,这就是我们的办公室,也是住房,吃饭睡觉全在里面。这里冬天寒风飕飕,夏天热气腾腾,满腿都是鸡粪,满屋子都是鸡粪的味道。”回忆起这段经历,陈宽维坦言“很苦”。而更苦的还是工作压力很大,“没有上下班之分,没有娱乐活动,经常晚上整理数据要到半夜。”

对于当时工作的紧张,陈宽维有两件事情印象深刻。“我当时的老师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老专家,非常严厉,有一次,我找来一本杂志带到房间来看,被老先生发现了,他立即进行了批评,并要求我作检讨”。

另外一次,有一年国庆节前,陈宽维的妻子写信说国庆节的时候来看他,陈宽维十分高兴,因为他已经有八九个月没见到妻子了。然而,妻子刚来的第二天,老师就找到陈宽维,要求他第二天必须把妻子送回家。“因为当时我们单位规定,每年只有7天的休假时间,春节我已经用了四天,妻子这次来也要算我休假,所以只能有三天的时间。当时我妻子甚至哭着抱怨说,我又没影响你工作,上班时间你仍然去上班,为什么还要赶我走?”

虽然在如今看来,这些规定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但回想起来,陈宽维认为,正是因为这种严格的氛围,才使得他能够心无旁骛,不受任何干扰地搞科研工作。

3

年少成名

27岁获全国养禽户设计大赛第一名

每天住在鸡舍,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和学习上,这让陈宽维迅速成长。1981年,农业部组织以及中央电视台等单位联合举办了一次“全国畜牧养殖专业户设计比赛”。陈宽维报名参加了比赛。

这次比赛,共有2400多人报名参赛,其中不少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专家,而那年陈宽维只有27岁,只能算是“毛头小伙”。但“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暗下决心要在全国大赛中试试自己的水平。为了参加比赛,他省吃俭用花钱买了尺、笔和书,而且天天泡在图书馆里学画图。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反复设计、修改的养禽专业户设计方案,在全国2400个设计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第一名。并且很快在全国大面积推广。

“当时能够获奖,对我来说是个惊喜,连单位的同事都觉得很惊讶和意外。”为了前去领奖,陈宽维生平第一次坐上了去石家庄的火车,十分兴奋。“到了石家庄,无论是住在从没体验过的星级饭店里,还是接受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这一切都让当年的我感到十分新奇。”这次,陈宽维还获得了一笔“巨款”——2000元奖金。当时,他的工资每月只有20元。

“但是,最让我骄傲的是,自己努力做出的研究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能够对人民有贡献,这也更坚定了我在科研道路上继续前进的信念。”

4

扎根农村

培育出“苏禽黄鸡”等多个新品种

年纪轻轻就获全国大奖,陈宽维并没有停滞不前。相反,他把成绩作为新的动力。

陈宽维深知,养鸡要想取得好效益,首先要有好品种。陈宽维坚持扎根农村,在农村选育优良种质资源,然后再放到农户家里试用,不断改进品种的性能,从而逐步实现大面积应用。通过这种方式,他一共主持培育出“苏禽86”、“苏禽92”、“苏禽96”等新品种(配套系)5个。其中,开发出国家级新品种“邵伯鸡”,而“苏禽黄鸡”的推广最为显著,全国每年的饲养量达到1.2亿只以上。

陈宽维培育出来的新品种鸡,生长时间段,长肉快,改变了很多地方养殖产业。

江苏海安是著名的全国蛋鸡之乡,但在发展之初,由于缺乏技术和优良品种,在一段时间里发展缓慢。陈宽维便与当地养殖户结成了帮扶对象。每个月,他都要到帮扶鸡农的鸡场进行技术服务10次以上。2005年,海安县的蛋鸡饲养量达到2600万只,成为该县农民致富的第一产业。

在陈宽维的指导下,在东台市许河镇,农民们以优质蛋鸡品种为桥梁,实行无公害标准化养殖。该镇生产的“花凤鸡”品牌在上海、杭州、苏州等大中城市成为消费者的首选。

多年来,他还一直从事地方禽种资源保护、遗传基础及优质鸡培育的研究工作,先后主持和参加15项国家、部、省重大科技项目研究21项,收集保存了珍稀、濒危禽种资源21个,并进行遗传基础的研究,具有多项研究成果。

30多年来,陈宽维几乎跑遍了江苏所有的养殖集中区域,足迹遍布全国各大养殖企业。日常时间里,他总幽默地说,养鸡就像是吃饭一样,一天不看心慌慌。

除了肉蛋鸡养殖,陈宽维一直致力于地方优质鸡品种的研究。

鲜为人知的是,陈宽维所在的江苏省家禽科学研究所,有一个巨大的“草鸡库”,这是我国第一个也是世界最大的地方鸡种活体基因库,目前搜集和保存了仙居鸡、北京油鸡、固始鸡、大骨鸡、狼山鸡等我国珍贵鸡种25个。

“这些鸡的基因,有三种保存方式,一种是基因保存,一种是细胞保存,还有一种就是活体保存。”陈宽维说,这25个珍贵鸡种每种都有300只,一共有7500只,它们都被严格隔离开来,以保证它们纯正的血统关系。目前,苏禽鸡、维扬麻鸡、邵伯鸡是该所的三大“当家花旦”,存栏6万种套。

“维扬麻鸡的项目转化资金已经到位。”陈宽维笑道,这将使研究所的草鸡年繁育能力提高到6亿只,维扬麻鸡及其规范化生产技术成果转化项目实施后,将进一步优化我国优质鸡品种结构,加快优质鸡规模化养殖及高效生产综合配套技术的升级和普及,提高我国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5

转身“鸭倌”

“苏邮1号”获省科技一等奖

作为全国著名的养鸭之乡,高邮地区已有很长的养鸭历史。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高邮鸭有体型大、吃料多、成本高等缺点,更缺乏技术和优良品种,在一段时间里发展缓慢。陈宽维便与当地养殖户结成了帮扶对象。每个月,他都要到帮扶鸭农的鸭场进行技术服务10次以上。很快,高邮市的蛋鸭养殖迅速发展,成为该地区农民致富的第一产业。目前,高邮鸭已成为高邮的一大地方品牌。

事实上,早在1998年,陈宽维便率领20多人的研究团队,正式开始蛋鸭新品种的培育,并且逐渐开展地方鸭遗传资源调查和评价。经过10多年的时间,在陈宽维以及李慧芳的努力下,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地方鸭品种DNA库和水禽资源共享平台,并且培育出国家级蛋鸭新品种“苏邮1号”,成为国家农业主推品种。跟踪研究表明,和普通蛋鸭相比,“苏邮1号”有明显的市场优势,产蛋量高、青壳率高、饲养成本低、成活率高。从2011年起,已推广商品代2220万只,新增产值60.8亿元,制定国家标准4项。

作为我国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的国家级蛋鸭新品种,“苏邮1号”2010年培育成功。目前,“苏邮1号”除了在江苏推广,已出售给浙江、江西、四川、安徽和湖北等省份。

不久前,“苏邮1号”项目喜获江苏省科技一等奖。“养殖行业获得科技一等奖,这是非常少见的,但是这个项目当之无愧,因为它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业内这样赞叹。

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宽维虽然已经逐渐淡出一线研究工作了,但是他仍然致力于家禽科学的研究,尤其是对于地方家禽品种的筛选工作。几年前,他还主持了中国家禽遗传志中的《家禽志》的编撰工作,为了完成这部著作,陈宽维和工作组成员跑遍了全国20多个省份,对189种禽类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并整理出资料、图片,编辑成书。在陈宽维办公室,记者看到这本厚厚的《家禽志》,足足有600多页,200多万字。

“现在我年龄也大了,再过两年估计就要退休了,但是我也没什么担忧的了,因为我们培养出了很多优秀的年轻科研人员,我相信他们能做得比我们更好。”说到退休,陈宽维一脸轻松。据了解,目前陈宽维的弟子桃李满天下,不少都已经在业内颇有名气。

记 者 何世春

见习记者 赵 颖

摄 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