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籍画家萧平:想到扬州就温馨 想为家乡做点事

2014年03月 02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人物名片】

    萧平,祖籍扬州,1942年生于重庆,1963年毕业于江苏省国画院。曾在南京博物院任书画鉴定师19年,1981年调江苏省国画院。在国内外举办画展二十余次,出版书画集数十种,研究专著12部。现任江苏省国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江苏省美术馆鉴定顾问、南京博物院鉴定顾问、西泠印社艺术品鉴定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故宫博物院客座研究员等职。

    中国艺术界,向来讲究“书画同源”,一位好的画家,在书法造诣上,必然不低。国画的线条,往往就是书法。正如金农花甲之年学画,很快就能蜚声远近,在于他有深厚的书法功底。放眼当下画坛,能够做到集书法、国画、鉴赏、史论、收藏于一身的画家,已不多见。正因为此,就有人如此为这位画家“点赞”:“多面开弓射雕手,四轮载学天下行。书画鉴论汇一身,捍卫传统领千军。”

    这位画家,名叫萧平。

    生于山城长于石城

    “我的老家在扬州”

    萧平有一方闲章,刻有“生于山城,长于石城”的字样。但是,他又在很多场合说:“我的老家在扬州。”重庆、南京、扬州,这三座城市,勾勒出萧平少年的人生轨迹。

    “1942年12月16日,我出生在山城重庆南岸玄坛庙仁济医院……玄坛庙是距江不远的一片高地,旧时的中央电影制片厂迁在那里,他们的摄影师,曾留下我幼时天真的容颜。赵丹、白杨、魏鹤龄等影界明星,与父母都有往来。作家朱自清、画家司徒乔,也曾做过我们的邻居。”在萧平的《墨缘——六十自述》中,他曾经这样写道。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萧平注定要和艺术结缘。还很年幼的萧平,所接触到的人物,就是赵丹、白杨这些大名鼎鼎的明星;能够一近芳泽,对于年幼的萧平来说,竟是寻常。

    更为巧合的是,在萧家邻舍之中,竟有朱自清,这位自称“我是扬州人”的一代文豪。这好比萧平经常在日后提起,“我的老家在扬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萧平如此说,源于他的祖籍在扬州。他的祖父萧子贞,从事着当时非常时兴的邮电业,就住在东关街上。据说,萧子贞是清末扬州最早剪除辫子的先行者。到了父亲萧鼎咸,继承了祖父的事业,但是真正的兴趣,在于文化和艺术。尤其在书法上,有着很深的造诣,写得一手好字。年幼时候,父亲写字,萧平就站在一旁,为他拉纸研墨,毛笔轻落在宣纸之上的摩擦声,看着那些或行或草,或大或小的墨字落在宣纸之上,父亲写字时有力的顿挫和节奏,都让萧平激动不已。父亲不写时,萧平就会试着拿起毛笔,在纸上练习着横撇竖捺。

    可能是遗传基因吧,在萧平身上流淌着扬州人聪慧、清雅、闲适的浪漫。另一方面,生于山城重庆的他,骨子里又有了坚韧和不屈。两方面交织着,影响着,让萧平的艺术人生,从开始就注定了刚柔并济,多姿多彩。

    家学熏陶小有名气

    报考南艺意外受挫

    萧平岁数不大的时候,全家就迁居南京。在父亲的影响下,萧平对画画很快就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上小学时,课间其他同学,都跑出去玩耍,只有萧平一人,独自坐在教室里,照着图画画小人。星期天,父母带着孩子们外出游玩,萧平就在速写本上画素描。灵谷寺、玄武湖这些南京景点,是他速写的好素材。等到他岁数大了点,父亲就带他逛古旧文物商店,在一件件散发着古气的文物中,萧平似乎能够触摸到历史的厚重。

    萧平的中学岁月,是在南师附中度过的。这是一所很有名的学校,鲁迅、巴金都曾从这所学校中走出。徐悲鸿等从西洋留学归来的画家,所带回来的石膏像,就放在学校的画室里,这也给了萧平很多临摹素描的机会。

    在中学时代,萧平的人生理想,就是当一名画家。尽管在当时,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到底是油画还是中国画,是素描还是水彩,没有定论。而在学校中担任美术老师的张玉清,就是徐悲鸿的学生。作为美术课代表的萧平,至今还记得张老师能够以灰色的过渡和光影,把纯白的石膏立体地表现在平面的素描纸上。高中时,一位同学带了一本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绘画到英国伦敦展览的图录借给萧平看,萧平如获至宝,这可是故宫收藏的最好的中国名画啊。一年之中,萧平几乎将所有的画都临摹了一遍,在这个过程中,他悄然完成了对于中国古代绘画史的入门,也对中国的传统绘画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1961年,萧平从南师附中毕业,以优异成绩通过了南京艺术学院的专业考试。可就在他信心满满,准备步入艺术高等学府时,竟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打击。因为国家遇到经济困难,艺术学院紧缩招生,南艺调整了招生计划,除本院附中考生外一概不取,一下子让年轻的萧平心灰意冷。“好像漂泊在茫茫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失去了人生的方向。”萧平回忆道。

    柳暗花明入学画院

    异常勤奋“课堂早客”

    好在,注定要和美术结缘的萧平,并未迷茫太久。江苏省国画院正在举办国画研修班,一位同学的父母,向画院推荐了萧平。对于萧平来说,能够进入这里深造,所带来的学识营养,丝毫不比南艺逊色。

    在江苏省国画院,奉行着一套区别于美术院校的教学方式,那就是按照中国画的内在规律进行开放式教学。学校重视文学、特别是古典文学、绘画史论和书法,专门请了很多院内院外的大家为学生们授课。比如傅抱石、余彤甫、费新我、亚明、林散之等人,个个都是具有深厚功力和学养的名家。有些老师就住在国画院附近,学生们可以前往现场观摩老师绘画。

    学习过程中,萧平异常勤奋。他不像其他同学都住在宿舍里,而是每天从城南的夫子庙步行到画院,寒来暑往,风雨无阻,他也被同学们称为“课堂早客”。在院期间,最让萧平难忘的,就是他曾随代表团到山东进行书画交流。在这场笔会上,除了江苏画家,还有吴镜汀、李苦禅、王雪涛这样的大家。这些大家在交流过后,还当场把画好的画送给萧平。从这些画家的现场作画中,萧平能够学习到各种用笔、用墨的方法。萧平当时不足20岁,却能当场目睹如此众多的大家作品,对于他来说,是何等甘之如饴。

    进入南博初涉鉴定

    敏锐洞察“江南一眼”

    临近毕业时,时任南京博物院院长的考古学家曾昭燏先生找了过来,想在毕业生中挑选一位到博物院学习古书画鉴定,要求既要绘画基础好,也要有较好的古文学基础,对中国美术史也要有所了解。这几乎是为萧平量身定做的。来到南京博物院后,萧平被分到古书画保管部。当时,保管部内有徐沄秋、王敦化、许莘农等人,都是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而他们对萧平的要求也是很高的,一进部门,就被要求广泛阅读画史、画论,包括看画册、看院藏原作,并对绘画史上的各个流派进行梳理,然后对重点画家进行个案研究。

    于是,在浩瀚的绘画史中,年轻的萧平上下而求索。他在老师的指点下,重点关注了吴门画派、扬州八怪、金陵八家等流派的作品,从宏观到微观,从一般到个别,萧平对明清以来的绘画演变有了较为全面的认识。

    光是理论,还是不够的。萧平跟随着老师,四处拜访名师,包括钱镜塘、刘海粟、沈京似这样的大收藏家。也就是在那时,萧平受邀到扬州博物馆鉴定一批民间旧藏书画,这是他第一次独自回到家乡。他此行不但看到许多“扬州八怪”的真迹,还结识了不少扬州艺坛新友。在篆刻家桑榆先生的家中,他非常难得地见到了“扬州八怪”之一黄慎的遗物——瘿瓢。睹物思人,当年那些长衫飘飘,特立独行的画家身影,又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此后,每次见到“扬州八怪”的作品,都会引起萧平的极大兴趣。

    名师指点,再加上自身的不懈努力,让萧平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在鉴定古书画时,哪怕是从未见过的作品,他也能从时代风格和笔墨上,归纳出其所属流派及其年代,进而在脑海中浮现出作者的绘画面貌,进行比对。

    萧平在文博界的崭露头角,是他1977年在《文物》上发表的一篇《吴县洞庭山明墓出土文徵明书画》的考古论文。在这篇论文中,他以出土的文徵明书画扇,阐述了文徵明绘画的师承及其与“米家山”的渊源,对墓主人与文徵明等书画家的关系,明代中期吴地书画收藏风气等进行了考证。此文一出,圈内很多名家,都对这位年轻人刮目相看。

    凭着敏锐的洞察和对画史的熟稔,萧平在很多不被人注意的地方,辨别出唐寅、陈祼、边寿民、任伯年、齐白石等人的真迹,在书画鉴定界,就有了“江南一眼”的美誉。

    除了鉴画,萧平自己也从未停止过练习。平日里所接触到的作品,都是经典名作。这也让他下笔如有神,一笔一画,都尽潜古人味道。“我自己前30年的绘画,是完全学习古人的。”萧平说道。

    “未名画展”影响轰动

    调入画院专职画家

    1977年,“文革”刚刚结束。那时候的萧平,就感觉到传统中国画是国粹,肯定能够发扬光大。所以,他立刻牵头,在南京博物院策划举办了“现代书画作品展”,其中如黄宾虹、贺天健、吕凤子、傅抱石等人的作品,都是在“文革”后的首次亮相。在今天看来并不特殊的画展,在当时不得不说是一个大胆的举动。而萧平自己参与的画展,在当时也是轰动一时。南京鼓楼公园,曾经是南京最负盛名的“艺术沙龙”,举办过许多书画美术展。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举办过的两届“未名画展”。“未名”的名字,是萧平提出来的,源自鲁迅先生。所谓“未名”,不是真的没有名字,而是参展画家们心中艺术能量的不可名状的一种表达。

    在第一届“未名画展”中,萧平奉献给观众们的作品中,有一幅名为《山鬼》,表现的是屈原笔下一位骑着赤豹、簪戴野花的美丽少女。半裸的人物造型,将人性解放诠释得淋漓尽致,刚一展出,就引起了强烈反响。

    当时,南京清凉山的崇正书院,要制作一组描绘金陵四季的壁画。其中首幅《牛首之春》就点名由萧平来担当。在创作之前,萧平多次前往牛首山区,进行现场写生。创作时,借鉴元代王蒙山水的繁密和清代石谿山水的“粗服乱头”的技法,展现出“春牛首”的重峦叠嶂,翠色葱茏。

    也就是在那时,人们渐渐发现,萧平不但精通书画史论和鉴定,在绘画上同样擅长,而且人物、花鸟、山水,皆有涉及,样样精通。因此,就有人称呼他为“画坛多面手”、“江南才子”这样的美号。于是,他被调到江苏省国画院,成为专职画家,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调入画院没多久,萧平就受母校南师附中之托,前往上海看望校友巴金先生。萧平专门为巴金带去了一幅肖像画。画面之中,巴金坐于巨石之上,苍松红梅相映成趣。当年82岁的巴金看完之后,连声称赞:“过去只有老画家俞云阶为我画过油画像,用国画为我画像,你这是第一次,非常感谢。”

    首位赴美访问学者
    足迹遍布30多个国家

    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拍击着全国,中国向世界敞开怀抱,世界也急于了解中国。鉴于萧平在书画鉴定、书画史论、书画创作多个领域的成就,在1983年,他收到了美国柏克莱加州大学的邀请函,请他前往讲学交流,他也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江苏文艺界首位接受美国高等学府邀请的访问学者。

    在美国,面对着金发碧眼的听众们,萧平娓娓道来,侃侃而谈。他知道,在西方文化的国度中,东方文化很难一下子让对方接受。除了讲学,现场示范更能让他们接受。于是,他铺开宣纸,挥毫泼墨,很快,一幅荷塘就呈现在众人面前,露珠在荷叶上滚动,鱼儿在水面下游动,充满东方神韵的画作,立刻征服了在场所有来客。这次访美,萧平的绘画技艺及理论知识,得到了美国学界的首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聘请他为“卢斯研究员”,这是该校首次将这份荣誉,授予中国内地的学者。

    在美国期间,萧平也大量吸收着中国传统文化的营养。他前往旧金山、洛杉矶、纽约、华盛顿等十多家博物馆,鉴赏了几乎所有美国收藏的中国书画珍品。

    从那时开始,萧平多次受邀在世界各地考察讲学,每到一地,他都会尽心尽力,介绍中国的传统文化。同时,世界各地的文化精品,也开始熏陶着他,影响着他。在高耸庄严的教堂之中,在馆藏丰富的博物馆中,他大量吸收着西方艺术的精髓,并悄然融入自己的笔墨之中。“可以说,我后20年的绘画学习,主要集中在世界各地的游学之中。这些年来,我走了30多个国家,观摩学习了大量的西方艺术。”萧平回忆道。

    画坛儒家风度翩翩

    致广尽微终集大成

    无论在书画,还是鉴定,以及其他艺术活动中,萧平身上,都有一种儒雅的文人气质。“萧平先生是南京城有名的书画大家、鉴定大家,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史论高手。他是城中难得一见的有文人气的文人。他文质彬彬,儒雅沉静,六十多年一路风霜,风仪不改。萧平的儒雅中还流露着些许的清高。那清高不是孤芳自赏,而是洁身自好,不谄媚,不欺下。那是真文人的气度。”作家谢舒曾这样写道。

    这就是萧平,在艺术的道路上,“致广大、尽精微、集大成”,终攀艺术巅峰。在为人上,谦逊温和,尽展儒家风范。              记者 王鑫

 


责任编辑:胡林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