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评话“非遗”传承人黄俊章:只做“说书人”

2014年03月 30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人物名片】

    黄俊章,1944年生,扬州评话省级“非遗”传承人,扬州评话《八窍珠》第六代传人。自幼随父黄少章学书,上世纪60年代,受时任镇江曲艺团团长、著名扬州评话大师王少堂之子王筱堂邀请,赴镇江发展,为至今唯一能够完整演出《八窍珠》全本的说书人。

    话说扬州地界,自古说书风盛。忆昔日教场胜景,鹿鸣醒民竞开书。时至今日,扬州书场,遍地开花,满城皆闻说书声,其中又以维扬书场,书客为众。眼见得台上这位说书人,年逾古稀,精神矍铄。止语一拍,全场静默,精气神全在他的指尖眼梢处。观其身形瘦弱,开合却是英雄豪杰侠义之架势。听其语速缓急,上下已是千百年间历史之故事。

    这位说书人,名叫黄俊章。欲知他和书的故事,且听下文道来。

    自幼生在评话世家

    少年跟随父亲赴沪

    中国的曲艺,大多讲究师承关系。而在扬州,登台说书大多家传,子承父业往往才算“正统”。说起《八窍珠》这部书,很多老书迷都津津乐道。和王派《水浒》、康派《三国》一样,《八窍珠》也有着严格有序的传承体系。有史可考的,就有三支传承关系。但是其中有两支,已经失传。唯独剩下来的一支,由清末民初的扬州评话艺人孙干臣下传,一直到扬州的黄少章,就已经是第五代了,而黄少章正是黄俊章的父亲。

    黄俊章回忆,黄家住在老城南柳巷中,一处大大的庭院。邻居也是说书人,说扬州弹词的张慧侬,那也是闻名遐迩的大家。小时候的黄俊章,有事没事都喜欢往书场里跑,开始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在书场里,总是会有小贩挎着竹篮,里面堆满了小蒲包,里面有瓜子、糖果、小胡桃等各式吃食,这些对于孩子来说,诱惑极大。

    等到岁数稍大了些,黄俊章逐渐开始感到说书的妙处来。平时父亲在家中,不苟言笑,总是给孩子们留下一个严肃的印象来。在书场里面,一坐上书台,父亲就如同变了一个人,说笑逗唱,口中如有风雷激荡。武功短打,身形架势无不精湛,不时引得全场的书客们大声喝彩叫好。小黄俊章就觉得,说书这个行当,当真是好玩得很。

    黄俊章还小的时候,就被父亲带着前往上海。那时的上海,可是全国曲艺的大码头。不仅有扬州评话,苏州弹词、北方大鼓等都在这里演出,各门各派,各有所长。上海滩内,书场林立。就在黄家租住的虹口区内,就有十多家书场。想听书,都不用走远,四处走走,就能听到说书声。还在读书的黄俊章,经常回到家,书包一丢,就往书场里跑,恨不得每天都泡在书场里,那才叫一个惬意。平时作业也不做,母亲问起,黄俊章就以考试成绩还不错搪塞过去。

    书场众多,书家之间的竞争激烈,黄少章却凭着高超的说书技艺,脱颖而出。他不但在书场说书,还被上海广播电台特邀,每晚6点至6点半,在广播中直播说书。当时,能够在电台说书,不仅能够拿到每月200元的高额酬劳,更是对一种说书技艺的肯定。

    在黄俊章的记忆中,当时能够在上海广播电台直播的,除了父亲,就是王少堂的孙女、“十岁红”王丽堂了。说起来,两家还有亲戚关系,黄俊章的姑父王少卿,是王少堂的弟弟。论起辈分来,黄俊章还要长王丽堂一辈。那时在上海,两家人也住得挺近,黄俊章经常陪着王丽堂去书场,两个小伙伴坐着黄包车,一路欢声笑语过去。黄俊章也爱听王丽堂说书,“扬州评话的流派也分为好几种,说《三国》的方口,说《水浒》的圆口,而王少堂、王丽堂则是秀口,比圆口更为巧妙精到。”

    初学评话难忘玩心

    父亲棒喝知耻后勇

    高中阶段,上海的高中生开始支边,要去很远的地方。黄俊章作为家中长子,父母亲都有点不舍。父亲说,与其去那么远的地方,还不如就跟着自己,学评话《八窍珠》,这样也能把这部书家传下去。父亲的提议,正中黄俊章的下怀。

    但是,年轻的黄俊章,开始对学书并不在意。他总觉得,学书是一件漫长的事情,不必在意一天两天,反正时间多的是。他还是如往常一样,到处游玩。最爱去的地方,还是王丽堂的书场,一听就是半天。就这么玩着,黄俊章自己也没有太在意。有天回家,中午吃饭,母亲正准备给他装饭,给父亲喝止了。父亲非常严厉地说道:“你这个孩子,这么大个子,站在老子面前,你自己说,你想玩到什么时候?你只要说一声,那你就继续玩吧!”

    一席话,说得黄俊章面红耳赤,真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父亲的棒喝,立刻起了作用。他开始勤奋背书,没日没夜地背书,一直背到嗓子嘶哑,说不出话来。等到书场散了,他自己坐到书台上去,面对着空气说书练习,貌似台下坐满观众一样。母亲心疼他,父亲却说,这才是学书的样子。

    跟着父亲说书,先是学书中的开头。书好不好听,能不能抓住人,书头很重要。还有书中的诗词歌赋,那是一部书的筋骨。学书时最难的部分,就是还书。在书场里听父亲说书,用上全部心思记背,第二天早晨,自己站在父亲床前,背给父亲听。父亲似睡非睡,看他眼睛闭着,似在梦中,可是一旦说错了,父亲就伸出手来,轻轻叩了床沿,黄俊章就知道自己错了。只能拼命回想,可是也有实在想不起来的时候,父亲就出声提醒。后来,黄俊章也总结出一条方法,就是在睡觉之前,脑海里也在不断默书,默着默着进入梦乡,第二天醒来时,也不着急起床,而是再默上一遍,这样就能够加强记忆。

    登台不久父亲离世

    少年先生独撑家庭

    那时候,黄少章是扬州曲艺团的演员,黄俊章跟着他学书。这时,时任镇江市曲艺团副团长的王筱堂就提议,不如让黄俊章到镇江来吧。若是父子两个同团,今后书也不大好排。

    到了镇江,黄俊章就开始尝试着登台说书了。他特别记得,自己第一次登台说书,是在1963年元旦,地点是在镇江高资文化站,第一场说了七天的书。初登书台,还是有些紧张的,经常是准备好的书,到了台上,就说得有点颠三倒四。但是,书客们对这位年轻的说书先生,都表现出宽容的态度,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随后,当年春节,黄俊章就开始出去跑码头了。对于一位年轻的说书艺人来说,独自到外地说书跑码头,是必经的磨炼。在六合文昌书场,黄俊章独当一面。一场《八窍珠》,要分日晚两场说,下午说完,晚上接着说。尽管书客不一样,可是说书的内容也不能重复,日晚两场的开场和进度,都要有所区别。说书时,难免会遇到一些难题,有些人名,有些细节,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能写信给远在如皋的父亲求救。那时候通讯方式不便利,一来一回,往往就要一星期的时间。眼见着书场里的书客们越来越多,黄俊章还有点沾沾自喜。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书客们来听他的书,很大程度上是沾了父亲的光,很多书客都是冲着“黄少章儿子”的名号,来听他说书的。

    背靠大树好乘凉,无论是说书还是做人,父亲都是黄俊章前行路上的明灯。谁也没想到,这盏灯竟忽然熄灭了。1963年3月12日,黄少章还在如皋说书时,早晨起床,突发心肌梗死,抢救无效逝世。一代评话大家,突然撒手人寰。闻讯后,扬州曲艺团派出专人,在当地购得最好的棺木,将黄少章遗体运回扬州,并由王少堂主持了黄少章的追悼会。黄少章葬在小茅山公墓,墓碑上很简单,就是“扬州评话艺人黄少章之墓”几个大字。

    那时的黄俊章,甚至来不及悲痛太久。父亲的离世,家里最大的经济来源断了,二弟比自己小八岁,身为长子的他,必须要立刻承担起家庭的重担。自己没有其他的谋生手段,唯靠说书。“每月工资拿41.5元,一到手,就寄25元回家。”

    门户之争逐渐淡化

    名家指点博采众长

    在曲艺界,过去的同行都是冤家。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说书艺人都要靠说书门票生活。你的门票收入高了,别人的收入就低了。自己的绝活,千万不能让同行学去。如果是说同一部书的,那更是严防死守。然而,黄少章在世的时候,就曾对黄俊章说过,自己在说《八窍珠》时,也有一阵说不好的时候。王少堂就曾说,你们真该听听朱德春是怎么说《八窍珠》的。尽管如此,黄少章也不好意思前去学习。可有次在镇江,黄少章在茶馆喝茶,朱德春进来后,第一句话就是:“哎呀,你闲着没事,怎么不来听我的书?”慷慨之风,溢于言表。此后,黄少章在听完朱德春的表演后,技艺渐至炉火纯青。黄少章自己,也是这样做的。他曾把《八窍珠》传给苏州评话艺人沈笑梅,并没有要求对方改名拜师,甚至对方改了《八窍珠》的书名,黄少章也毫不在意。旧时的门户之见,票房之争,已经逐渐淡化。

    落在黄俊章自己身上,就更是感触颇深。1963年5月,黄俊章来到扬州鹿鸣书场说书,王少堂风雨无阻,每场必到。尽管并不言语,但是这样一位评话宗师前来捧场,起到了“镇海神针”的作用。说完书后,每天早上,黄俊章都会登门拜会,请王少堂指点。尽管说的书不一样,但是评话艺术在很多表演方式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共通之处。王少堂对他的点拨,让黄俊章获益匪浅。

    除了王少堂,还有王筱堂,两人素以兄弟相称。王筱堂把黄俊章带到镇江后,经常在业余时间,和他切磋技艺。比如为了琢磨一个扎枪的动作,王筱堂甚至丢下饭碗,一定要把黄俊章教会了才行。

    四处跑码头的时候,黄俊章也结识了父亲的拜把兄弟沈应龙。他是一位学识非常渊博的学者,尽管自己不说书,却对黄少章的书了如指掌。黄俊章说的时候,沈应龙也是每场必到。黄俊章说得不好的地方,都由他一一指出,并且前因后果,分析得头头是道。

    有着这些老师的指点,加上自己的努力,黄俊章的书,自然说得越来越好。在外跑码头,经常会遇到和名家对擂的时候。外地几家书场同时开书,到了最后,黄俊章书场里的书客,往往是最多的。

    “文革”期间转行工厂

    重拾评话满场喝彩

    在说书的道路上,黄俊章勤勉前行着。但是,到了“文革”,书说不起来了,他也进入了镇江市搪瓷厂,成为了一名工人。

    工种很辛苦,需要每天叉着很多器皿,站在数百摄氏度的高温炉前烧制。做一行,精一行,黄俊章很快就被提拔为车间管理员。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