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名宿许少飞:扬州园林文化的传播者(图)

2014年05月 25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人物名片

    许少飞,1935年生于镇江高资,1954年考入扬州师范学院后留校任教,后在教育行政部门任职,1983年任扬州市文联副秘书长,主持作家协会工作多年,并主持《春水》、《扬州文学》等文学期刊的编辑出版事宜。退休后出版《扬州园林》、《园林风采》、《扬州园林史话》等作品。现为扬州作协顾问、扬州政协文史委顾问。http://www.yznews.com.cn/

    在扬州,许多人见到许少飞,都要恭敬叫上一声:“许先生”。他当过老师,教过书,叫他一声“先生”最是恰当。然而,更多的人叫他“先生”,往往是因为自己的第一篇文学作品,就是在许少飞手中刊发的。

    1

    出生江南小镇高资

    高中就曾发表诗歌作品

    中国的文人,普遍存在着强烈的故乡情结。哪怕身居异地,也会对故乡念念不忘。因此,我们才能在那么多的文学作品中,记住高密东北乡、山东龙口、陕西大地、耙耧山脉,因为这些特定的文学地点,是和莫言、张炜、贾平凹、阎连科等人,联系在一起的。

    对于家乡,镇江高资,许少飞也一直想为之写作,写一部关于家乡抗战题材的小说。可是,许少飞始终没有动笔,“文债”繁重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对于家乡的文字,一定是要慎之又慎,不能轻易落笔的。

    1935年,许少飞出生在高资,山清水秀的江南小镇。他是家中长子,可惜的是,父亲在他童年时,就已离世。只剩下秀外慧中的母亲,将孩子们拉扯成人。印象中,母亲是精通文墨的,为人厚道和善,解放后还曾被推选为镇人民代表。

    许少飞读小学初中,成绩都是名列前茅。他的学科都很平衡,对于文学有一定偏爱。高中阶段,就曾在《苏南日报》上发表诗歌作品。那时的他,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每到假期,回到小镇,上山捕野兔,下河摸鱼虾,上树掏鸟窝,江边去游泳,在大自然中,体验秀山青水的灵动。

    1954年夏天,高资大水,许少飞前往扬州的苏北师专读书。这是他第一次来扬州,从镇江江边七号码头上船,过江之后又沿运河北行,一直到扬州城南福运门上岸。他未曾想到,自己此后的60年岁月,都要和扬州这座城市,紧密相连。

    2

    留校任教传道授业

    从事行政工作跑遍扬州

    60年前的扬州模样,记忆中已经不大清晰。但是,在苏北师专里任教的老师们,诸如洪为法、王善业、章石承、李光信等人,学养都是极深,让许少飞感受到文字之妙,文学之美。他所学的是汉语言文学,古今中外,经典名著,一一涉读,在那些文学作品之中,许少飞感悟着天下文章的大美。而在平时,许少飞还是学校里出了名的运动健将,是田径队和篮球队的队员,在1955年的全校运动会上,轻轻松松就将男子个人总分冠军的桂冠收入囊中。

    毕业时节,正是国家百废待兴,对于师资力量求贤若渴的时代。许少飞记得,不少同学都分配到了解放军有关部门,还有去了复旦大学的,自己则是留校任教。教的科目,是中国现代作家作品,从鲁迅到茅盾,从郭沫若到艾青,从这一位位大家的作品中,折射这些名家的人生轨迹。初登讲台,自己的岁数,也不比学生们大几岁,却能凭着一手漂亮的板书,一腹丰盈的才学,让学生们心生佩服。教学相长,在一遍遍的教学中,在一次次的讲述之中,许少飞仿佛也在与那些大家进行神交,探讨那些关于文学,关于人生的话题。

    回想起这段教书生涯,许少飞总是欣慰的。他总说,自己学的就是师范这一行,教书育人,那正是本分。但是,在教育系统工作的时间内,总在不断调动之中。省教育厅要编写中等师范语文课本,选他进入编写组;中学语文教材教学参考资料要审查,他又被点名参与。1960年,许少飞正式调进扬州行署文教处,从事教研工作。那几年全扬州地区的中考试卷,都是出自文教处。“那时也没说要关起来出试卷,完全觉得是一种组织上的信任,命题组成员照常上班下班,但都十分注意保密纪律。”

    许少飞记得,自己第一天到文教处报到,就跟着领导到泰兴堡荡、曲霞等地去调研教育体制改革。检查各地的教学质量,是当时文教处的重要工作。当时扬州的范围很大,泰州、六合等地,都属于扬州。在基层跑,尽管辛苦,却也能生出很多感动。记得在泰州中学,许少飞看到校长于一平,将朝南的办公室留给教师,自己的办公室面北,墙角处都已经长出小草来。他心想这样的校长,肯定能带出优秀的老师来。

    从课堂进入机关,许少飞自己的感受,却是不堪其苦。最让他觉得辛苦的,就是文山会海,身不由己。有时候一场会议,要写好几份材料。有时候还要起草中共扬州地委有关文化、教育的红头文件,而这些材料经过各级领导的审读,还要进行各种修改。材料,材料,还是材料,许少飞觉得自己都快埋在材料中了。

    1964年,许少飞有过一次调往扬州地区剧目工作室工作的机会。思前想后,许少飞还是婉拒了。要想写出好的剧本,必须前往田间工厂体验生活,短则几日,长则月余。他那时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实在带不过来,只能送一个孩子到乡下。身边留下两个,也是要送到托儿所里的。那时他住在东圈门地委宣传部大院,经常忙到深夜十一二点,才有时间打井水洗衣服。生活尽管忙碌,可许少飞却是一个善于从生活中寻找美感的人,屡屡看到隔壁刘文祺故居墙壁上盛开的凌霄花,灿若云霞,他都驻足不前,想得很多。

    那么,还是教书吧,这是最让许少飞感到怡然自得的。回到扬州师范教书,站在讲台上,激扬文字,挥斥方遒,好不畅快。

    3

    牵头组建多个协会

    创办扬州首个文学期刊

    1983年,扬州撤地建市后,许少飞调往文联,担任副秘书长一职。根据工作安排,他牵头组建作家协会、音乐家协会、摄影家协会、美术家协会。在当年,从拟定协会主席,组建班子,到组织协会成立大会,都少不了许少飞四处奔波的身影。组建音乐家协会时,许少飞就发觉,如果不加以拯救,广陵琴派可能成为绝响。于是,他四处访琴人名家,终于复建了广陵琴社,让广陵琴音,得以流传延续。

    组建作协,就要为作家们提供一个发表作品的阵地。当时,文联创办了一张《春水》报,刊发扬州作家们的作品,一月一期,四开四版。有一版《雏凤》专版,专门用来刊登中学生的优秀作品。《春水》的发行量,从第一期开始就达到3.6万份,深受欢迎。

    然而,对于许少飞来说,《春水》这样一份文学小报,实在满足不了扬州文学青年们的“胃口”。当时在全省,几乎各个地级市都有各自的文学期刊,唯独扬州没有。但正逢全国整顿报纸期刊,这时候拿到刊号的难度,难比上青天。扬州南京之间,他不知道跑了多少来回。最后,这件事都上了中宣部的会议。1986年9月,许少飞终于拿到了《扬州文学》的刊号。

    1987年1月,对于整个扬州文学界而言,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首期《扬州文学》正式出刊了,这是一份16开本,可以刊发10万字篇幅的文学期刊,封一到封四彩色胶印,在王羲之字帖中找出的“扬州文学”四字字样。在许少飞担任《扬州文学》副主编期间,他定下一条规定,凡是省级以上的作协会员,每年只能在《扬州文学》上发表一篇文章,要把更多的空间,留给那些对文学充满热爱的青年。一封封投稿信件纷至沓来,每一封信里,都承载一颗颗对于文学的向往之心,精读每一篇来信,不放过任何一篇好稿,一直都是许少飞的编稿原则,很多扬州的文学青年,都是在《扬州文学》上刊发了处女作,许多青年的文学梦想,都是在《扬州文学》上起航。一时间,文学青年们都以能在《扬州文学》上发表作品为最大的荣耀。

    搭建好平台,还需要提升。许少飞邀请各地名家,来到扬州,举办各种文学讲座和读书班。许少飞和《雨花》杂志主编叶志诚相熟,每月都请一位在《雨花》上发表重点小说作品的作家来到扬州,讲述如何把生活的素材,转化为小说创作的题材。如何解构故事,安排人物等。在他的组织安排邀约下,汪曾祺、黄裳、林斤澜、胡石言、姜滇、曾华鹏等名家,都和扬州文学青年们进行过交流。有一次,《雨花》杂志派来了一位刚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和扬州青年们座谈,当时,这位名叫苏童的年轻作家还不算很出名。

    为了让扬州文学青年们有更多提高自己的机会,省里要举办读书班,许少飞应承下来,但他提出,这个读书班的名额,要将四分之一给扬州,这次读书班在个园办了一个半月,省里派来了高晓声、忆明珠等著名作家来讲课。此外,许少飞还组织参与了多个在国内有影响的笔会,如琼花诗会、运河诗会、中国散文理论研讨会暨秦邮笔会等。

    4

    交往名家留下段段佳话

    促成忆明珠写出个园名篇

    在文联工作,少不了要接待一些文人名家。这些名家在扬州,也留下了段段佳话。

    1986年,汪曾祺、黄裳等人,相约结伴来到扬州,许少飞就将他们的住宿地,安排在盐商旧宅小盘谷内。黄裳提前一天到了,许少飞就邀他到自家书房一叙。当时许少飞的书房,在万寿寺的隔壁,窗前有棵古老的银杏树,门前有一水缸,种满睡莲。每逢秋季,许少飞都会买上一些菊花,摆放周围。待到银杏结果的季节,每晚灯下夜读,都能听到一颗颗白果,坠落下来,清脆敲打屋瓦的声音。秋风起时,也不关窗,看那一片片金黄的叶子,飘落在书桌上,成了一枚枚天然的书签,往往看着这些黄叶,也能陶醉许久。黄裳听他描述,心动不已,笑言恨不得立刻将两人的书房互换。

    第二天,两人吃完早点,在小盘谷内,迎来了汪曾祺。汪曾祺一身米色风衣,平易近人。见了许少飞,汪曾祺得空便问他,能否安排自己回高邮老家一趟。许少飞回道,来扬州,就是回家。既然一脚已经跨进大门,岂有不回后屋的道理。当下就安排了车辆,送汪曾祺回家。后来,汪曾祺告诉许少飞,在高邮看到自己的继母,其实岁数也长不了自己几岁,但是看到她,不由就跪了下去,止不住热泪。那一代的文人身上,传统道德的忠孝礼节,都已经渗透在汪曾祺的骨髓里。

    和王蒙的结缘,源于一次在云南的采风。1991年的4月,

 

    听说许少飞来自扬州,王蒙立刻兴致勃勃地问他,扬州的琼花开了没有?许少飞说,此时正是琼花盛开的季节,可若是今年归去再看,恐怕误了花期。当下,就定下了来年之约。果不其然,第二年的春天,王蒙应约而来,看了琼花,游了瘦西湖,一圆心中夙愿,王蒙开心唱起俄罗斯民歌《喀秋莎》。

    许少飞和忆明珠的交往,还是在举办全省青年读书班的时候。当时读书班就设在个园之内,夜晚游人散尽,园子里就都是斑驳的竹影,和嶙峋的石头。月光将竹影映在白墙上,摇曳多姿,影色蒙眬。许少飞就“撺掇”忆明珠:“这可是一幅好画,一首好诗,也是一篇好文章啊。”于是,忆明珠的那篇名作《个园话竹》,就是如此诞生。后来,许少飞又对他说,个园以竹石胜,光写了竹子,总觉得有些遗憾,不如再来一篇写石头的。于是,《个园话石》应运而生,这也为扬州园林,留下名家佳作。

    5 

    退休潜心研究扬州园林
    爬罗剔抉,著述不断

    退休之后,许少飞准备好好歇一歇了。可是,他又是闲不下来的。去苏州时,他就看到,有关苏州园林的各式书籍,可谓不胜枚举。而回到扬州,“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以园亭胜”,园子的精巧构思,曲折通幽,扬州园林毫不逊色苏州,可在图书出版方面,却是差了一大截的。

    抱着这样的“不服气”,许少飞写作出版了《扬州园林》,这是一本详细介绍扬州园林建园风格的书籍,对于叠石、花卉等,也有涉及。后来,他还写过一部《园林风采》,书中的主角,当然还是扬州园林。

    而在刚刚出版的扬州史话系列丛书中,《扬州园林史话》一书的作者,也是许少飞。这一本书,也是近年来写扬州园林,最有深度的一部作品。在这本书中,许少飞解读了很多关于扬州园林的谜案。比如说,都说唐代扬州“园林多是宅,车马少于船”,可是没人统计过,在唐代扬州,到底有多少园林。许少飞就在县府志中找,在《全唐诗》、《全唐文》中找,一下子找出了20处扬州唐代私家园林。尽管可能还会有遗漏之处,但是至今为止,这已是最全的一个唐代园林名单了。又比如说,在很多关于中国名园的著作中,都提到了“江都之俞”,江都即扬州,而这所“俞园”的注释,却都是“不详”或“待考”,许少飞经过大量的阅读,分析出这个失踪的“俞园”,极有可能是位于瓜洲的于园。

    如今,许少飞正在手头写作的,还是一部和园林有关的著作:《江南园林叠石艺术》,这里的江南,是一个较为宽泛的人文地理的概念,里面当然会有扬州园林叠石的介绍。“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于我而言,余生之力,用来研究扬州园林,写好扬州园林,也是我对扬州的感恩之情。”许少飞说道。     记者 王鑫 摄影 张卓君


责任编辑:胡林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