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坛拓荒何庆文:犹记当年扬州恩师风采

2014年08月 24日 07:13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何庆文作品:《扬州瘦西湖》

何庆文作品:《扬州瘦西湖》

何庆文作品:《松龄鹤寿》

何庆文作品:《松龄鹤寿》

    人物名片

    何庆文,1929年出生于扬州,1953年毕业于国立南京大学艺术系(今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扎根古城平遥70多年,为平遥现代美术事业奠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山西分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院和中国美术教育研究会研究员、中国书画艺术促进会理事、国际美术家联合会会员,徐悲鸿艺术研究院和张大千艺术研究院院士。

    85岁的何庆文老人,20多岁时就已在画坛成名,从扬州走出后,几乎凭一己之力,在古城平遥艺坛拓荒,培养出一大批美术人才,而更为人称道的,是何庆文父子对古城平遥保护立下汗马功劳。

    近日,记者在扬州采访了何庆文老人,70多年过去,老人念兹在兹的,还是故乡扬州,最大的心愿,也是在家乡办一次画展。

    1

    20多岁时已在画坛成名

    为山西美术教育作出巨大贡献

    在山西平遥,只要提到“何庆文”,当地人的第一句话往往是:“是从南方来的何老师啊……”

    师从傅抱石、陈之佛、杨建侯、赖少其等国内画坛诸大家的何庆文,22岁时,他的行书作品就已被南京博物院收藏;29岁时,国画作品《太钢青年高炉》被国家选送到莫斯科参加首届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并当选为“全国十大青年画家”之一;31岁时,《太钢青年高炉》又入选“国庆十周年·第三届全国美展”,作品现收藏于中国美术馆;50岁时,国画《松鹤图》在山西省国庆30周年美展获奖,并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以年画形式发行180万张;68岁时创作的巨幅工笔花鸟画《百鸽图》入选《中日现代美术通鉴》,获环球国际艺术贡献金奖和中华艺苑精英成就金像奖;75岁时,何庆文获得“中国书画艺术家百佳”称号……

    然而,何庆文最为人们熟知的还是他为山西美术教育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曾任山西省美协副主席的王秦生,山西省书协主席的赵承楷,现任山西省山水画艺委会副会长、太原市美协副主席的李金鹏等山西艺坛名家都是何庆文的学生。而现在的平遥书画家以及书画艺术爱好者更是与“何老师”有着或直接、或间接的师承关系。“他离开了山川秀美的故乡扬州来到平遥,克服了生活和工作环境上的诸多困难,以高尚的品德和高超的艺术,为平遥乃至山西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书画艺术人才,是三晋艺苑令人瞩目的一位美术教育家与书画家,是平遥古城文化艺术界德高望重的书画泰斗。”平遥县政协副主席闫丰琴对记者由衷说道。

    2

    1950年考上南大艺术系

    师从傅抱石等国内艺坛名家

    1929年出生于扬州的何庆文,一直到初中毕业前都没有离开过扬州。然而,可能连他自己也未曾料到的是,一旦离开扬州,就是一别七十载。在这大半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他将自己的才华、激情与理想全部奉献给了山西平遥的美术教育事业。

    “我出生在扬州的弥陀巷。”面对家乡的记者,乡音难改的何老语气中明显带有一丝激动。随着老人的娓娓述说,记者不禁对何老的记忆心生讶异:过去了大半个世纪的家乡影像显然已深深烙在了老人的心里。“小学时,我上的是城中小学,后来在平民中学读初中。就在初中毕业那一年,因为父母工作变动全家迁到了上海,我也从此离开了扬州。”

    1950年,何庆文考上了国立南京大学艺术系(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即今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那时,何庆文他们班一共有20位同学,“同学中有一位高文渭也是扬州人。”何老回忆,教授何他们这个班的国画、西画等课程的老师都是当时国内艺坛的名家大家,如教国画和中国美术史的是傅抱石、杨建侯,教图案的是陈之佛,教素描、油画及西洋美术史的是黄显之、秦宣夫,教文艺理论的是赖少其等。

    在如此“星光璀璨”的师资阵容的“照耀”下,国立南京大学艺术系50班的同学们几乎个个身手不凡,作为班长的何庆文更是这其中的佼佼者。1958年,何庆文的国画作品《太钢青年高炉》被国家选送到莫斯科参加在那里举办的“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并当选为“全国十大青年画家”之一;1960年,又入展“第三届全国美展”,现被收藏于中国美术馆。

    对于创作《太钢青年高炉》时的情景,何老至今记忆犹新。1958年,国家号召大炼钢铁,全国各地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炼钢铁的运动。用手中的画笔描绘时代特征,展示历史风貌,是何庆文的创作理念。

    当时的何庆文已在平遥工作几年了,但因为艰难的生活环境也严重阻碍了他身体的健康。为了更好创作,他曾几度不顾身体的虚弱深入山西省太原钢铁厂采风写生,与工人师傅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画了大量工人师傅们的劳动姿态和劳动场景的速写与写生。从太钢体验生活回来后的何庆文,克服身体的种种不适,对将要创作的画面构图设计一遍又一遍,反复推敲打小样、画草稿,最终决定以中国画形式创作《太钢青年高炉》这一作品。

    3

    毕业响应号召来到黄土高原

    不畏艰苦生活扎根平遥

    1953年,何庆文大学毕业,为响应国家南方文化支援北方的号召,服从国家分配来到了山西黄土高原的一个小县城——平遥。“那时候,因为山西亟需美术人才,我们班有8个人被分配到了山西,我被分到了平遥中学。”何老说道。在与何庆文一起分配到山西的8位同学中,只有何庆文一个人愿意无条件来到县城工作。“其他同学有的当时就留在了太原,有的没多久就回到了太原。我因为是班长,不带个头怎么行!”然而,在决定留下来之后,何庆文才知道他选择的是一条充满艰难与困苦的道路。

    这种艰难与困苦首先体现在生活上。何庆文刚来时,平遥城破破烂烂都是土路,吃的都是高粱面这样的杂粮。从小在扬州、在上海一直吃着米饭长大的何庆文有好多年都无法适应当地以面食为主的饮食,过不了生活这一关。“刚来的时候,因为是南方人,政府每个月还有少量照顾性质的大米可以吃,但那个大米有部分都已是霉烂的。后来国家实行统购统销后,就连这样的大米也没得吃了。最艰难的时候,他只能吃用麸糠做的饼子。”何庆文的老伴回忆道。

    1960年,何庆文的妻子当时正在山西师范大学上学,何庆文去学校看她。听到何庆文来,妻子从宿舍下楼时与他迎面相撞,竟没有认出自己的丈夫。“因为饥饿,他全身浮肿都变了形。不是他喊我的名字,我根本就没认出来。当时我的心就为他痛得揪了起来。后来还是我妈用土方法将他一点一点调养过来的。”但即使生活艰难如此,何庆文也从没动摇过自己为山西、为平遥美术事业奉献的信念,在平遥工作生活了一辈子。

    何庆文的长子何建寰,从懂事起,就知道父亲从南方秀美古城扬州来到平遥后,孤身一人、举目无亲,在生活上吃尽了苦头。“如果没有我外婆,没有我母亲,我父亲是不是能够活到现在都是一个问题。”

    除了日常的教学任务,何庆文还常常被省、市抽调去筹办、策划、布置全国性和省市性的各种展览。尤其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他曾多次承担了山西在全国、全省举办的教育、农业方面的大型展览的总策划师工作。

    极度繁重的工作,异常艰苦的生活条件,使得何庆文几度病倒,有好几次甚至晕倒在岗位上,严重时半身瘫痪长达数年之久。也正是因为目睹父亲为工作几次病倒而无力支撑家庭的现状和困难,何建寰最终违背了父亲让他考美院的愿望,而选择了医学院校。他想以自己所学保护父亲和家人身体的健康。但是在从医15年后,因为书画方面的特长,何建寰被调往县文化艺术中心(原文化局)工作。自此,弃医从文的他算是又继承了父亲的老本行。

    4

    为平遥美术事业拓荒建立起正规学院派教学体制

    为平遥美术事业拓荒

    建立起正规学院派教学体制

    今年已是77岁高龄的张育人,是何庆文的学生,也是平遥城里一位颇具知名度的书画家、原平遥美协主席,他对何老师有着很深的感情,他回忆道:“何老师到平遥之前,平遥县城里会书画的人很少。我记得,当时我们平遥只有一位张德盦老先生能写书法会画国画。至于西方绘画就更别提了。现在仅平遥美协就有近200位书画家,平遥县城也有了两个书画院,这都是得益于何老师的倾心培养。何老师来了以后,将正规的学院派教学体制在平遥建立了起来,他是我们平遥现代美术的奠基人。”

    1959年,何庆文在平遥开办了第一个素描班,张育人跟着何老师学画素描后,才开始正式接触西方绘画,而在这之前,他跟何老师学画的是写意国画。“这辈子,和何老师一起举办过的两次师生展,在当时影响都很大。”第一次是在1956年,那也是平遥县城举办的第一次画展上,何庆文画的是山水画,张育人画的是荷花;第二次是在1994年,那次是书画联展。当时画展的展名是请山西籍的国学大师、著名书法家姚奠中先生题写的,平遥电视台还特别拍了一部专题片《古陶采珍》介绍了这次画展。“何老师常常和我们谈扬州,谈扬州八怪,他对扬州八怪艺术的特点也是了如指掌,研究很深。”

    何庆文曾经有过几次机会可以离开平遥,其中一次是山西省教育厅调他到山西艺术学院组建美术系。“那是到平遥工作后的第五年,也就是1958年,山西省教育厅调我父亲去山西艺术学院组建美术系,但是在办相关调动时,平遥方面却坚决不放,理由是:平遥也很需要何老师!父亲淡泊名利、与世无争、老实本分了一辈子!当时一听说不放他走,他就说,不放就不放吧,在哪里,我都是一样干工作。”提到这段往事,何庆文的儿子何建寰至今仍然为父亲感到惋惜。“从小,我就喜欢看我父亲写写画画,我也喜欢跟着他学着写写画画,但是最终,就是因为父亲,我才决定放弃我的艺术梦的。”

    5

    组建书画社收集民间工艺品

    为平遥申遗立下汗马功劳

    众所周知,今天平遥古城的留存,祖籍扬州的著名古建专家阮仪三教授居功至伟。但同样是扬州人的何家父子也为古城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1997年,平遥古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前夕,已经退休的何庆文非常关心。他主动对时任县文化艺术中心副主任的何建寰说,自己可以利用自己的书画专长为平遥的申遗做点事情。而何建寰也正想借助父亲在平遥书画界的威望,在当时县里重点开发的明清一条街——古城南大街组建书画社,为了第二故乡平遥,父子俩不谋而合。书画社主要收集、制作、展销民间剪纸、布艺等工艺美术品和书画艺术品。而这些工艺品作为平遥古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物质资料的一部分被选送到了联合国申遗组织,为平遥申遗助了一臂之力。

2006年,全国申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时年已是77岁高龄的何庆文再次为身为文化部门主管领导的何建寰出谋划策。在父亲的建议下,何建寰亲自组织实施,克服诸多困难,深入乡村挖掘整理,赶赴省市积极申报,组织非遗项目办展,最终“平遥推光漆器髹饰技艺”一举成功申报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6

家乡是永远清晰如昨

老人梦想回乡办书画展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但是,对于何老来说,家乡却是永远清晰如昨。两年前,八十多岁的何老还画了一幅工笔扬州风景。

“对扬州的记忆太深刻了,扬州的风景都印在我脑子里了。所以,我画扬州,画瘦西湖,都是凭我的记忆来画。我走上绘画之路,扬州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扬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着很好的书画传统。我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如果用超痴迷、用超刻苦来形容是一点也不为过。画画不刻苦不行,我是一天不画就难受,所以到现在都是天天画。”85岁高龄的何老,还有宏大想法,每年,他都要给自己制定创作计划,甚至计划还要完成几幅大型作品。

“离开家乡70多年,只有在10年前因为同学聚会去南京时路过家乡一次,那次由于时间关系,只短暂停留,没能好好看看家乡的新风貌,扬州的变化太大了!这成为我的一大遗憾。我想在有生之年,能够回家乡办一次书画展,向曾经养育过我的家乡人民做一个汇报,与家乡的同道们做一次交流。”采访结束时,老人说出了他的心愿。 记者 吴娟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