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安玉民:扬州的包容让我扎根 丰厚文化滋养品性

2014年09月 14日 07:17 |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国画《成吉思汗》

国画《成吉思汗》

国画《祥云》

国画《祥云》

    ◎人物名片

    安玉民,1964年生,中国美协会员,扬州市国画院副院长,扬州市有突出贡献青年专家,作品连续入围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二届全国美展。

    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被誉为美术界的“奥林匹克”,代表着全国最高水平的美术展览。今年举行的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日前公布了参展作品名单。其中,版画作品《舞动的草原》最终入选,这也是唯一一幅来自扬州的作品。站在这幅作品面前,可以看到草原上奔驰的骏马,温顺的羊群,飞翔的小鸟,起舞的少女,画中的草原是辽远宁静的,同时也是活泼灵动的。画面中的线条,粗犷奔放,却又细腻婉转,如同这位画家安玉民的足迹,生于内蒙古,漂泊在各地,最终,命运让他选择了扬州。

    草原度过快乐的童年

    “假丫头”心灵手巧

    1964年,安玉民出生在科尔沁大草原中一个叫做扎鲁特旗的集镇上,那是一个汉人与蒙古人交融聚集的区域。

    在家里,安玉民还有个哥哥。父母本来是想生个女儿的,恰好安玉民小时候眉清目秀,身体瘦弱,父母就干脆把他当成女孩养。姨妈家有姐姐穿剩下来的花衣服给他穿上,每天还给他梳头,扎上红头绳,竖起冲天辫。他也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玩耍,甚至那些女孩,都不知道他是男孩。平时在家,他就跟着母亲学缝补,剪窗花,随着剪刀的咔嚓声,一个个生动朴实的小动物,立马现身剪下了。

    父亲是当地学校的一名小学教师,此外还是一位远近闻名的中医。父亲家传了治疖的秘方,要将一些毒物研磨成末,每日凌晨三四点钟在家烧制,制成治疖良方。经常有牧民骑着马慕名前来,恭敬请到父亲,让他骑马外出诊治。回来的时候,都会带上丰盛的食物,满满的都是牧民们的虔诚谢意。

    高校教授前来授课

    学画起点高无可高

    安玉民还没到读书的年龄时,旗里来了一批北京人。他们是在“文革”中被下放到这里的,其中有中央美院的教授们。他们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繁重的体力活根本干不来。而当地的百姓们,都极为宽厚,对待这帮文人,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不但不让他们干活,还专门给他们辟出一块地方,让他们教当地的孩子画画。

    听说有人教画画,安玉民的兴趣来了。可是因为年纪太小,开始他被拒之门外。不让进,他就趴在窗户上,透过窗户看这些教授上课。平时,这些教授授课的对象,都是大孩子,尽管学生的年龄不一,授课的认真程度却丝毫没有改变。从素描开始,人像的比例构成,画面的阴暗对比,都一丝不苟。安玉民越看越有兴趣,回到家,就缠着母亲,一定要让他插班去学。

    如愿以偿的安玉民,尽管是班级中岁数最小的,却很快就展现出在绘画上不一样的天赋来。他的线条简练干净,造型逼真细腻,教授们都对这个瘦弱的小男孩青睐有加。当时的学画条件非常艰苦,一根炭笔,要折成三段,分给三个孩子。没有石膏像,教授们就用山脚下的泥巴塑形,刷上白石灰让孩子们学画石膏像。尽管如此,对于这些学画的孩子来说,能有这种级别的教授作为美术的启蒙老师,这样的起点已是高无可高。在这十几位孩子中,除了安玉民,还有蒙古族的小伙伴佈日固德、海日汗等,日后都成为名噪一时的艺术家。而他们共同的起点,都是在扎鲁特旗的一个小小的文化馆中。

    学美术的基本技巧是速写写生,可是小时候的安玉民,总是觉得有点害羞,拿着本子在外面绘画,有点抹不开面子。教授们就强迫他外出,因为自然万物,人体造型,才是世间最美的。被逼得没办法了,安玉民只好硬着头皮,在一次集会上完成了自己的首幅写生作品。他都不敢抬头,于是画面上就只有20多双腿,却没有人体的上半部。尽管如此,教授们还是对他赞赏有加,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没过几年,教授们都回到了北京。而安玉民的绘画却始终有着高人指点。那时,有不少全国有名的画家,要来草原上写生,也都要路过扎鲁特旗,请当地的文化馆找一位向导。于是,安玉民就有了更多的机会,带着这些画家走向草原深处,同吃同住同行,不但自己可以大量写生,更为宝贵的是,有了很多向名画家请教的机会。对于这位好学的孩子,画家们都是乐于施教的,往往他们的一句点拨,就能让安玉民获益匪浅。

    生活贫苦不忘初心

    考学圆梦过程坎坷

    然而,生活并非总是如人所愿,可以一帆风顺下去。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是极其清苦的,没钱买纸,安玉民每天早上都等在百货商店的门口,有人过来买物品,售货员都用三张黄纸包着,安玉民就上前和人商量,能不能给他两张,有人会给,也有人会给白眼;没钱买颜料,就用同学们用剩下来的颜料管,用力挤压总会挤出一点点;衣服破了,他会自己缝补,还在衣服里面补上几个小口袋,用来放速写本。

    安玉民最爱去的地方,就是车站,因为牧民们总是喜欢穿着鲜艳的衣服来这里乘车。每天从百货商店要到纸,他就来到这里,进行人物速写。开始大家并不在意,后来看他画得越来越好,就常有人围观,把他的视线都遮挡住了,不得不站起身来,扒拉开人群,继续写生。

    小小年纪,就已经感受到生活的不易。再将这种感悟,融入画笔之中,安玉民的画作,就有了超越同龄人的深度。而大量名师的指点,已经让安玉民的画作,颇具水准。十几岁的时候,安玉民就画过一幅《远方的来信》,那是一位女勘探队员,依靠马车写家信的画面,远处牛羊成群,近处真情流露。这幅画作一直被送到北京,在中国美术馆参展并获奖,并在《人民日报》的《大地》副刊上发表,当时安玉民只有十几岁。不过,在当时的通讯条件下,安玉民并不知情。还是已经考取中央美术学院的佈日固德看到后,才告诉他的。对于一名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可能中国美术馆、《人民日报》这样的概念,还比较模糊,但是自己的作品能被认可,却是莫大的兴奋,这更加坚定了他学画画的信心。

    那就去报考美术院校吧,16岁那年,安玉民带着家里好不容易凑齐的六七十元钱,只身一人来到沈阳,报考中央美院附中。在旅馆里,他还认识了一位来自东北的少年,两人很快就成为兴趣相投的好朋友。在考专业的时候,安玉民的画作水准,在考生中是出类拔萃的,负责监考的著名画家王公懿,很快就发现这棵好苗子,当下就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日后,安玉民和她还有不少书信往来,对于安玉民的勤奋,王公懿都曾自谦“我不如你”。

    正当安玉民打算考完文化课,就能顺利入学时,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考场上,刚结识的好友竟然中暑晕倒了。那时候,安玉民全然忘记了自己正在考试,内蒙古人骨子里的那种义气驱使着他立刻放下纸笔,把好友送到医院,还忙前忙后寻医问药。等到他回到考场,考试已经结束了。结果,这位好友却考上了,他名叫刘晓东,如今已是全国著名的画家。

    因为意外,考学失败,等到高考时,安玉民再报中央美院,却因为文化分数未能达标,遗憾落榜。恰好当地在招文艺兵,安玉民就进入了军分区创作室。在部队中,安玉民如鱼得水,创作了大量作品,屡屡见于报端。后来等到他离开部队多年,还陆陆续续有稿费寄来。

    人在部队,心里却总有一个未圆的大学梦。复员后他不断考学,终于考上了内蒙古艺术学院。

    不安现状力排众议

    云游各地以画为生

    后来安玉民进入了当地的建设银行,在工会中从事专业创作。一年之内,他完成了好几件人生大事:工作、住房、娶妻、生子。平时上班很轻松,很多画作也都能在各地美展上获奖。这样的日子,看上去羡煞旁人。可是,安玉民的内心,却是极不安分,他总觉得,内蒙古的地理位置有些偏远,他更向往中国的文化中心:北京。

    说走就走,一辆载重四十吨的卡车,装上所有的家当,浩浩荡荡向南出发。跟随着车辆的,还有他人不解的目光。就连银行行长都在问他,这不是放着好日子不过,瞎折腾嘛!

    安玉民的第一站,选择了秦皇岛,这个接近北京的城市。在当地租房安顿下来后,他就开始了以画为生的生活。一家三口的生计,都在他的画笔之下。安玉民是个勤奋的画家,他开始为40多种期刊画插图,其中就有《故事会》、《读者》、《青年文摘》、《小说选刊》等发行量很大的刊物。最多的时候,他一天要读几十篇文章,画40多幅插图。这些刊物的要求都很高,插图画面设计要符合故事情节,人物从古到今,从中到外,各个场景的道具都不相同。

    孩子逐渐长大了,听说杭州的教育质量不错,安玉民再度把家迁往了西湖边上。租住的房子下面,就是黄宾虹纪念馆,每天在西湖边上走走,跟着须发皆白的老者们打打太极拳,画作在当地画廊很受欢迎,各地期刊的约稿无数,风轻水软的杭州城,安玉民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画院招聘扎根扬州

    丰厚文化滋养品性

    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安玉民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扬州国画院面向全国招聘专职画家。开始,他并未在意。但是在妻子的建议下,他还是决定来试一试。在他内心中,也始终有着一个夙愿,以前无论是在部队,银行,还是从事的自由职业,听上去都和美术无关。如果能够考入扬州国画院,那就是名正言顺的画家了。

    2006年末,这是安玉民第一次来到扬州。也就是这第一次,也让他立刻爱上了这座城市。小城不大,却处处透着精致。古韵盎然,走到哪都是文气斐然。从国画院出来,碰到几位路人,都会问他,你是画家吧?你的笔墨是什么方向?这几乎让安玉民感到惊喜了,在杭州,旁人问及,都是画作的价格几许。

    在扬州,关心的却是画作内涵,而这些提问者,竟只是街头百姓。在他们的寻常谈吐之间,已经能将这座城市的深厚文化底蕴,丝丝缕缕吐露清晰。扬州,这正是安玉民想要寻找的城。

    最终,在百余名应聘者中,安玉民脱颖而出,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扬州国画院,终于这辈子圆了做画家的梦。不出几年,由于成绩突出又被聘为国画院主管创作的副院长。而他的作品,有着辽阔的草原背景,有着数十年的绘画经历,再由经扬州文化的点化,不经意间,画作的水准,已经悄然进入另一层面。

    在扬州的传统画中,写意大多是和花鸟联系在一起的。但是安玉民的写意人物,却是以蒙古牧人的生活为主要内容。蒙古包、驯马人,蒙古姑娘、拉马头琴的牧民、驼铃与马蹄声构成了画家绘画作品的特有符号。这类人物夸张变形,精致传神,或端庄尊严,或柔丽慈祥,或恍惚飘逸,或奇突怪异,都充分表现了他对草原人物的深刻理解,并给人以鲜明的美学意蕴。而他并不满足,还在追求笔墨的“润”度。

    而他的另一类作品,则是来到扬州之后,主要将笔墨的方向,放在了国画之上。之前的连环画、插图等,都画得少了,转而以传统文人笔墨为手段,推出了一系列古意人物小品。这些画水墨淡彩,意悠境美。画中人物与山水、花鸟情景相叠、心境互映,清逸淡远之风和高洁自许之格融为一体。在这些画里,一切物象都转换为心象。他的笔墨方式注重“写”的挥洒,强调“意”的经营,这种意象表现性的绘画方式,与传统文化、古老哲学水乳交融、难分难解。

    同时,他还是一位有着社会责任感的画家,将笔触深入到主题性大型创作中。从2009年到2012年,他创作了三幅巨型作品。其中,为江苏省文化厅重大主题精品工程创作了《南京保卫战》、《丹顶鹤的故事》,为内蒙古美协举办的重大主题创作工程创作了作品《红山曙光》。如今,他正在与江苏省著名画家们合作,参与中国美协、文化部主办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永乐大典》的草图阶段创作中。

    今年的安玉民,年过半百,扎根扬州。未来的安玉民,在扬州文化的滋养下,还会给画坛带来更多的可能。记者 王鑫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