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夏元安:扬州仍完整保留2000年前木作全部工序

2014年09月 21日 07:25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夏元安作品。

夏元安作品。

多宝阁。(十二生肖——猪)张卓君摄

多宝阁。(十二生肖——猪)张卓君摄

大明寺供奉佛舍利的“佛龛亭”。

大明寺供奉佛舍利的“佛龛亭”。

    人物名片

    夏元安,施桥人,1958年生,扬州木雕名匠,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出身扬州精细木作世家,继承夏姓洪都祠堂的木工技艺。17岁起学艺,在扬州木艺界逐渐打出名声。曾为法国总统希拉克制作礼品书盒,所制的金丝楠木“佛龛亭”珍藏于大明寺,代表作有“精致扬州”八宝盒、“扬州工”红木底座等。

    位于扬州城南施桥镇的夹江边上,曾是扬州技术最精湛的木匠聚集地。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手工木作在机器大生产的冲击下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然而,五代从事木匠,17岁就开始学艺的夏元安却一直在此坚守着传统木作的阵地。为此,他还召回了自己大学毕业的儿子。

    夏元安几十年的坚守,也逐渐收获成果。大明寺供奉舍利子的“佛龛亭”,烟花三月旅游节送给嘉宾的“八宝盒”均出自他手。而他,也成为了目前扬州传统木作工艺的传承人。

    17岁从艺

    木匠世家五代从事精细木作

    据考证,扬州的精细木作,至少有两千年的历史。汉代广陵王墓中的黄肠题凑,制作精良、严丝合缝;隋代江都木工制作的“任意车”安装机关,活动自如;唐代扬州曾以优木和精技制作镜匣,呈献唐玄宗;宋代木工产品远销江南,声誉卓著;明代贵妃田秀英曾从扬州采购大量家具入宫。而到了清代,则是扬州精细木作最辉煌的时代,据记载在当时城东一带,扬州存在着大量的精巧木匠,有的人世代从事木匠工艺。

    而出生于1958年的夏元安,则就是出身于这样一个“木匠世家”里。夏家是一个时代从事精细木作的木匠家庭,第一代来自晚清时期扬州南郊一带有名的木工师夏茂森。他继承夏姓洪都祠堂的木工技艺,使得精细木作得以完整地流传。此后,夏家将此门手艺一代代传承下来,在施桥镇一带从事精细木作,且每个传承人都有各自擅长的木雕品类。

    如今,如果算上夏元安的儿子夏磊这一代,夏家已经是五代从事精细木作行业了。

    由于出生木匠世家,夏元安很小开始就接触到木作技艺,在他十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学着大人,做一些木工活,比如说做小板凳、小桌子。而到了17岁时,夏元安正式成为了一名木匠——当时,位于六圩的邗江红木工艺厂,正招收一批学徒,爱好木工活的夏元安前往应聘,由于具有较好的木工基础,顺利入选。当时,木匠一般都是靠走家串户“揽活”营生,而能够进入一家“国营单位”,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成就”了。

    在邗江红木工艺厂,夏元安从最基础的下料开始学起,耐心向师傅们学习木工技艺,最终磨练出扎实的木作技术。“别看这个简单的木匠活,它的工艺其实很繁杂,大体上来说,包括了下料、光料、画线、梭榫、凿眼……等十个工艺,每个工艺都有学问。木工这个活,就是好学,但是难精,你要做一个东西出来,不难,难的是,不用任何钉子,你要把他做的牢靠耐用,还得光滑圆润。”回忆起这段学艺的经历,夏元安感叹,精细木工看似简单,但要学精难,现在可能很少人有这个耐心。

    独立创业

    开办了精细木作加工场

    在邗江红木工艺厂,夏元安足工作了18年。随着时代的发展,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机械化大生产的木工厂开始大量出现,传统手工的木作产业,逐渐面临着巨大的冲击,而当时邗江红木工艺厂,虽然说聚集着扬州大量顶尖的传统木作艺人,但是还是没能抵挡得住时代的变迁,经营效益每况日下。

    1992年,夏元安决定独立创业,他辞去了在邗江红木工艺厂的工作,回到施桥镇老家,创办了一家自己的精细木作场。后来,由于拆迁,他又将厂房搬到了一江之隔的沙头镇夹江边上。

    夏元安的木作厂制作的产品,和在邗江红木工艺厂时都差不多,也都是以小型家具、八宝盒、博古架等小型木作物件为主。不过,面临生存的压力,夏元安决定“走出去”找市场。刚刚创业那几年,每隔一段时间,夏元安便要拖上一个大箱子,乘上火车,行走于苏州、上海等地,推销自己的产品。

    “就像现在的摆地摊一样,到了一个地方,找一个人多的街头,打开箱子,把里面的东西一字摆开,然后叫卖。由于这些东西价格一般比工厂里机器生产的都要贵,一般只有喜欢这种传统手工工艺的人才会买,所以往往并不是太好卖的。一开始时,脸皮薄,又不太好意思叫卖,所以往往半天也卖不出去几样东西,生存是很困难的。”回忆起最初创业的经历,夏元安连连感叹“不容易”。

    不过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由于夏元安制作的东西结实耐用,并且造型优美,很有文化韵味。所以渐渐地,他就积累了一批忠实的“买家”,慢慢的,有一些买家开始主动上门,向他订做东西。到了这个时候,夏元安才算是结束了靠游街串巷维持经营的日子。

    “事实上,当时的邗江红木工艺厂里,是有很多技术很精湛的老师傅的,很多人水平都并不比我差,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制作的木作由于耗费的时间长,成本较高,所以难以与机器生产的东西竞争,很多人找不到出路,就放弃了从事这门技术。只有我这样少数的人坚持生存了下来,并且将扬州的传统木作工艺传承了下来。”夏元安告诉记者。

    声名大振

    大明寺“佛龛亭”便出自他手

    经过十多年的坚持,夏元安逐渐在扬州精细木作界中声名远播,很多重要的工程,都找到了夏元安。

    2003年,大明寺收藏了一粒珍贵的舍利子,想要制作一个精美的“佛龛亭”来存放。大明寺对这个事情非常重视,专门邀请了国内著名的古建筑专家潘德华来精心设计,这个“佛龛亭”采用斗拱结构,匠心别具,精美华丽。可是,设计图出来了,谁来制作呢?大家很快就想到了夏元安,于是便将此重任交给夏元安。夏元安根据图纸,花了两个月时间,用金丝楠木完美地打造出了这座“佛龛亭”,获得广泛的赞叹。“这件东西难就难在斗拱结构,对木工精细度要求很高,并且是完全按真实的古亭来构造的,工序很复杂,最终我们用了几千片木件,才完成了这件作品。”夏元安这样告诉记者。据了解,这件“佛龛亭”至今仍存放在大明寺栖灵塔中。

    夏元安的另一件代表作,就是用木作技艺仿制复原了《四库全书》的书厢书匣。据悉,乾隆年间,为储存御赐《四库全书》,在全国修建了七座阁,其中江南三阁——扬州文汇阁、镇江文宗阁、杭州文澜阁中的书架书匣,都由扬州木工参与制作。夏元安复原的书厢书匣,古朴典雅,庄重大方,墩实却显灵趣。这两件作品均为楠木材质,纯手工榫卯制作而成,其中书厢长约50cm、宽35cm、高40cm,为框架结构,牢固美观,轻启两扇小门,木质清香扑面而来。“利用扬州传统精细木作技艺,复制这两件宝贝大约花了半个月时间。”

    由于夏元安复制的书盒造型优美,很有古韵,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访问扬州时,这种书盒还作为了珍贵礼物,送给了希拉克总统。

    此后,夏元安还为扬州“418”旅游节专门制作过一件木制“八宝盒”,这件精美的八宝盒被当作礼物,赠送给前来参加经贸旅游节的嘉宾,引来一片赞叹。

    而正是在复制这些古韵的木作产品的过程中,夏元安开始研究起扬州传统木作的技艺,经常琢磨其中的“道道”,逐渐成为扬州传统木作工艺的专家,成为名符其实的“传承人”。

    子承父业

    让大学毕业的儿子回家做木匠

    夏元安逐渐成为扬州木作工艺的传承人,然而,随着自己年事渐高,下一代传承的问题,却又成为摆在他面前的一道难题。

    “干我们这行的,都是靠手工吃饭,做一件东西需要很长时间,论赚钱,肯定没有机器生产赚钱快,所以很少人愿意学。我之前也带过几个徒弟,但都没坚持多久就放弃了。”夏元安非常无奈。最后,他就打起了自己大学刚毕业的儿子的主意,一直“鼓动”儿子回家跟他“一起干”。

    “我自己都没想过,将来会有一天当个木匠。”夏元安的儿子夏磊,是一位85后的园林专业大学生,此前未曾学习过木作相关知识。“毕业后,我开了一个奶茶铺。可是爸爸好像对我的创业并不看好,一直劝我回扬州,还希望我能在厂里当个木匠学徒,继承他的手艺。”

    在父亲的“引诱”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夏磊关掉了奶茶店,回家做起了木匠,并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门手艺。“一开始觉得木匠又脏又累,到处都是木屑,自己应该不会坚持很久。但真正开始学习后,我突然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很有趣、也很有成就感。”夏磊说。

    对于儿子的接班,夏元安虽然高兴,但也很心疼。他说,儿子不知道多少次被刨子刨断了指甲,没喊过一声痛。苦练加悟性,连夏元安自己都承认,儿子有些作品做得比他好,如木盒、木榫制作等。

    对于儿子的接班,夏元安坦言也会面对一些压力。“好不容易送儿子上了大学,到头来却让他回来和自己一样干木匠,整天和木头打交道,脏兮兮的,也会有一些亲戚朋友说我,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相信这个技艺,还是有它的市场前途的。”

    文化传承

    将打造扬州

    首个木作展览馆

    虽然儿子继承了自己的事业,将夏元安家世代从事精细木作的传统继承了下去,但是对于这门手艺的传承,他却仍有点担心。

    “首先是缺少接班人,其次是原料的稀缺。”夏元安说,目前他们厂里,连他本人在内,也不过只有4个师傅,且年纪都在50岁以上。“因为十年的学艺时间太长,再加上过程枯燥、收入有限,所以根本招不到年轻人来当学徒,光靠我们父子俩肯定不行,这门手艺还是有可能失传。”另外,传统扬州精细木作中,会使用紫檀、酸枝、花梨、金丝楠木等原材料,但现在这些材料已不多见。     “因为材料稀缺昂贵,目前我们都以红木和楠木为主要材料。”据夏元安介绍,相比于原材料,成品的销售渠道更少。“多是熟人介绍,有文化单位,也有私人收藏。如何拓展市场,也是摆在他面前的一大问题。

    为了进一步开拓木作市场、发扬精细木作文化,夏元安和儿子夏磊,从2年前就开始计划筹建木作展览馆。“一是为了展示我们制作的各种木作样品,方便客户更好地了解我们的业务;二是可以为感兴趣的市民,提供一个参观和了解精细木作的平台。”夏元安介绍,目前他们已经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并且展览馆已基本装修完毕,约有300平米,但因早先未有意识地保存各种样品,展览馆内的样品还需慢慢制作和充实,一些代表作也需还原,正式开放参观可能还需要1-2年时间。

    如顺利建成,它也将成为扬州首个私人木作展览馆。

    除了建设展览馆,夏元安父子还一直在致力于将精细木作申请非遗保护项目,今年6月,夏元安父子申请精细木作传统工艺,正式成为扬州市级非遗项目。“申请‘非遗’不是最终目的,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扬州精细木工能够走进大众视野,能够吸引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重视和保护这门传统手艺。”夏元安这样表示。 

    记者 何世春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