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派盆景省级"非遗"传承人林凤书:妙手裁景入盆来

2014年09月 28日 07:20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林凤书在修剪盆景。

林凤书在修剪盆景。

    人物名片

    林凤书,1947年生,中国盆景艺术大师,风景园林高级工程师,扬派盆景省级“非遗”传承人。从事盆景艺术多年。曾撰写相关论文及科普文章100多篇,主编、编写各类盆景书籍,作品被收录于国内各类大型盆景画册之中。

    扬州素以园林胜。众多私家园林,往往搜异石,集奇花,藏于一宅之中。又有能工巧匠,将自然景物缩影于咫尺盆中。大至山川河流,小至茅庐瘦木,皆成妙景。而源远流长的扬派盆景,更是融“诗、书、画、技”于一体,飘逸灵秀,妙趣横生。这些盆景大师,个个巧手裁春。在他们当中,有一位,名叫林凤书。

    1

    出生扬州名医世家

    少时可赏四时花卉

    在林凤书家中的客厅内,醒目地悬挂着一块木匾,上面写着“林芝庭内外方脉”。现在的扬州人,对于林芝庭这个名字,可能有点陌生。但是,在数十年前的扬州城,挂着这块悬壶匾的林家药室,那可是远近闻名。扬州近年建成了中医博物馆,在“古圣先贤”的行列中,林芝庭的名字就赫然在列。内外兼医,尤擅喉疾,林芝庭在扬州医学界有着很高的声誉。

    那时的林凤书还小,作为家中老五,他倒没有太多关注父亲的妙手回春。他只知道,只要家中来人,或是病患,或是医友,父亲就呆在前面的药室内,而家人则是不能迈入其中的。好奇的林凤书,有时会凑在门后,透过门缝看父亲诊医。父亲总是坐在一个圈椅上,而候诊的病人,往往会排成一个短短的队列。父亲有时也会在天井中,熬制药膏,林凤书就在旁边看着。父亲做事时,总是有条不紊,耐心细致,将一服服治病救人的药膏,慢慢摊在牛皮纸上。

    父亲不坐诊的时候,林凤书就喜欢到前面的药室内看看,看墙上挂的字画。那些字画大多是名人手笔,颇具宋元之风。林凤书爱看这些画,往往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看着看着就融到画面中去了似的,他就觉得,这画里自有一个世界。

    可惜的是,父亲去世比较早,那一年,林凤书刚满十岁。读书、识字、认世界,父亲的形象反而越发清晰起来。在不少报刊上,都记载着父亲的轶事。比如,1929年,在抗议国民政府中央卫生委员会“废止中医”案的斗争中,扬州的中医界就推选出三位在中医药界有影响的人物,作为代表前往上海请愿,而父亲就是其中之一。还有,父亲秉承老师耿耀庭先生之训,悬壶济世,贫苦送诊,虽夜间也随时出诊。难怪,经常会有附近的花农,送来应时花卉,春有碧桃,夏有白兰,秋有黄菊,冬有红梅……或许,这些花农都是受过父亲的医泽,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父亲这位一代名医的敬仰。

    2

    学校求学连遇名师

    考学之际农村锻炼

    父亲去世后,家里的经济境况大不如前。但是,无论多么困难,母亲都要让孩子们有书念。林凤书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因为在读书阶段,他接连遇上名师。

    比如在新华中学读书时,担任美术老师的熊石滋先生,就是上海美专的毕业生,刘海粟时任校长。上课时,光是那一手龙飞凤舞的粉笔板书,就让学生们赞叹不已了。以前的美术课老师,大多在课前画好一幅图片,上课时放在那里,让学生们照着临摹就是。熊老师却不,每次都是当场作画,线条的横平竖直,造型的光影明暗,人体的结构比例,熊老师的美术课,完全是按照专业的美术生课程来教的。至今,林凤书还记得熊老师教写仿宋字的口诀:“点如瓜子撇如刀,横细竖粗捺如扫。”课余,林凤书加入了熊老师的美术兴趣小组,经常在熊老师的率领下,走到扬州各处写生。文昌阁前,四望亭下,都可以看见一队孩子,在画板上描画景物。

    就要高考了,全国各地的大学都寄来了函件,上面都是各所大学的简介,多到铺满一张乒乓球桌面,林凤书也和同学们一起,温书备战,迎接即将到来的高考。可是,没等来高考,却等来了取消高考的通知。林凤书要去的地方,不是大学,而是农村。

    水乡兴化,以水为网,连接起一片片垛田,在田和屋之间,在田和田之间,都要摇着小船,在水上行驶。林凤书可没有这样的闲情雅致,下放到兴化后,第一年国家还发给生活费,到了第二年,就要自己挣工分,自己养活自己了。

    都是生龙活虎的年龄,以前在学校里,也都是双杠单杠上翻飞的,林凤书开始以为,做这些农活,也难不倒自己。可是,真正跟着农民干上一天农活,晚上回到住处,把自己丢在床上,就根本爬不起来了。

    好在年轻,过了开始的一段时期,林凤书也能在农村适应起来了,虽然算不上最好的劳力,但是撑船摇橹、挖墒、车水,这些农活已不在话下了。晚上回去后,就着煤油灯的微弱光线,他还捧着书本夜读。在学校里打下的美术基础,也让别人对他有所青睐。生产大队上要写个毛主席语录,画个墙报,都要找到他。当时的扬州地区治淮指挥部成立测量队,也把他招收了进去,专门负责绘制地形图。

    3

    回到城内当上花农

    初识盆景奇妙无穷

    林凤书在农村,呆了整整八年时间。回城后,他就进入了扬州红园,成为了一名花工。当年户口本上的职业一栏,就写着“花匠”二字。红园经营的项目比较多,花木、盆景、金鱼、鸟类都有涉及,如同在城市之中的一处田园乡村,颇有野趣。

    林凤书接触到盆景,就是从那时开始的。红园请来了一位如皋的小师傅,名叫王广明,岁数比林凤书还小些。但是自幼就学盆景,所以技艺比较熟练。开始练习的树木,都是常见的,比如瓜子黄杨、五针松等,林凤书看着就觉得新奇,那些树木原本生长是一种姿态,经过人为的加工,或悬或挂,或弯或曲,就能呈现出非同一般的美来。而这种美,又是贴近自然的,毫不生硬。

    制作扬派盆景,用于绑扎树木的材料,就是棕丝。棕丝取材天然,经得住风吹日晒,颜色又与树木相近,最是合适。没有现成的棕丝,都要到土特产商店里,买回棕榈树皮,剪去硬边,放在水中浸泡后,再将那网状交织的棕丝抽取出来,还要学会将棕丝捻成不同粗细的棕线备用。

    以前的美术功底,在初学盆景时,也给了林凤书很大的裨益。从树木的线条美感,到盆景的整体造型、花盆式样的选择,林凤书手下的盆景,总显得精巧。有位门房师傅,看他做的盆景好看,就请他把窗台上放置的一盆小黑松加工一下。林凤书拿过来,端详一番,用棕丝蟠扎造型,一会工夫就做出一个悬崖式的造型来。不料当晚这盆黑松就被旁人“顺”走了,那位师傅很惋惜。“那是被别人‘爱’走的,因为喜欢,所以才拿嘛。”林凤书笑着调侃。

    4

    经人介绍名师指点

    图解盆景剪扎技艺

    扬州红园里,有位老师傅许昭仪,是做山石盆景的,平日里看他做盆景,总能在石盆之上,方寸之间,几块山石一摆布,就能营造出“山壑林泉”、“奇峰危谷”的境界来。因为整天和泥土山石打交道,又有些不修边幅。可许师傅有学问,技术又好。林凤书喜欢向他讨教,日子处得久了,许昭仪就告诉林凤书,在扬州,想要学得一手盆景的好技艺,就要看看万觐棠的盆景。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在许昭仪的引见下,林凤书来到了瘦西湖花房内,看到万觐棠正在剪扎盆景。在进门的那一瞬间,林凤书如同迈入了一个盆景博物馆。万师傅的盆景,层次分明,严整平稳,“云片”之平,可在其上放置一碟水而点滴不外溢。枝干曲折变化,“一寸三弯”的奇巧结构,又让人叹为观止。飘逸、清秀、古雅、写意,行家看门道,站在每一件盆景面前,都能感受到万师傅的独具匠心。

    在盆景界,有一句俗语:看就是学。在师傅面前看着,看师傅是如何下棕,如何蟠扎。或者在师傅动手之前,自己先去预想一下,如果是自己下剪,这一剪会下在什么部位?再看看师傅的动作,就能融会贯通了。万觐棠是传统的扬派盆景艺术大师,基本功扎实,每一件作品,都深得扬派盆景的精髓。制作扬派树木盆景,需自幼开始加工,因此时枝干柔软,造型比较容易。初次造型,谓之 “放坯”。盆景做好后,树木还在生长,一年过后,还要重新剪扎一遍,叫做“复扎”或“复片”。林凤书看得最多的,就是万觐棠的“放坯”和“复片”。万觐棠从不保守,林凤书在旁边看得多了,自然心领神会,技艺也有长进。林凤书说,不能经常问,只能偶尔问,可就是这偶尔一问,就有醍醐灌顶的作用。

    林凤书渐渐觉得,这盆景和国画是相通的,盆景创作深受中国画论的影响。国画是以纸笔为媒,而盆景则是以树木、山石来“作画”,是“立体的画”。一幅国画完成后,画面即已固定,而盆景却可以在树木的生命过程中逐步得到完善。林凤书发挥自己绘画的特长,将扬派盆景的剪扎技艺,全都细细描画下来。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这套图画,已经让后学者受益,成为扬派盆景传承的重要资料。他的专著《家庭盆景养护技巧200答》,亦是由自己绘制插图。

    平日里的林凤书,也没有什么特别爱好,下班回家后,一杯清茶,两本书籍,就是一个充实的夜晚。他越发觉得,盆景技艺绝非孤立存在的,开卷有益,读一些唐诗宋词,做好盆景后,取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能够引发观者的联想,一句好诗,配上一件好的盆景,竟是如此珠联璧合。

    5

    丰富盆景制作材料

    理论实践相得益彰

    业精于勤,随着林凤书在盆景上下的苦功夫,他的盆景技艺,也越发进步。扬派盆景常用的瓜子黄杨、苍松、翠柏等,到了林凤书手中,就能变化出多种形态来,传承传统的“云片”,如同片片祥云,平整俏丽。

    每件盆景,都是有生命的,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有些盆景因种种原因,疏于管理,也会失去原有观赏价值,甚至濒临死亡。林凤书十分爱惜每一件盆景材料,常常将那些有明显缺陷的树木加以改造利用。比如,他曾见过一件黄杨盆景,因为疏于管理,枝条已经荒芜而稀疏,只是那主干虬曲,依旧富有美感。如果荒废,实在可惜。他先将这株黄杨养好,让那些枝叶焕发生机,繁茂起来,再利用枝干的天然形状,细细由下而上造型,扎剪结合,形成了“仙人承露”的造型,取名“承露”,别有趣味。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