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扬州人物谱王涛

2014年11月 02日 07:43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广陵胜概》局部。

《广陵胜概》局部。

山水长卷《广陵胜概》是件了不起的作品。

山水长卷《广陵胜概》是件了不起的作品。

    ■文·肖像摄影:欣力 

    王涛,字寒溪,著名书画家,1944年生于扬州西北郊公道镇。现居扬州市广陵区。

    吾友王涛聪颖过人,少习丹青,耽玩翰墨,胸罗实学,世无虚名,花卉雄肆古朴如吴昌硕,率意奇谲似蒲作英,尤工山水于二石三黄(石涛、石溪。黄秋原、黄宾虹、黄公望),最有心得,实盛世之高才,画坛之隐逸也。(为王涛山水长卷《广陵胜概》所作跋文节选)                                         ——顾风

    王涛是最惹我动笔的扬州人了。我写他,一写再写。

    今天早晨在运河边走路,以为看见他,不是。一个小老头,身形肤色蛮像他,带了一条不怎么样的狗子,在解放桥下放健身器材的那块。我朝他注目。

    他不是王涛。他没有王涛的气韵。王涛有什么气韵?他若假装老实缩身低头,怕跟眼前人差不许多。但是,他若昂扬起来,焕发起来,让他的心跟才华燃烧起来,就是一团火焰!他若沉静了,甚或消沉了,眼睛里就有很复杂的东西。

    他是阮元的邻居。

    阮元,清代嘉庆、道光间名臣,对社稷多有贡献,最赞他力主禁烟,对英商政策严厉,上书皇帝“宜镇之以威,不可尽以德绥”,他是从大国梦里最早醒来的中国人之一;又是大学问家,有一代文宗之称。阮太傅铜像在今天扬州博物馆前的一丛竹子里,身形跟王涛不同。

    王涛幼年在阮家祠堂的碑石上爬来爬去地玩。他自己说的。他说,那些碑石对他有了影响。什么影响?石头的质地?颜色?手感?雕刻?还是阮太傅的人生?

    我爱南方。南方对我来说,其实,就是扬州。因为我没在其他的“南方”久住过。因为其他的“南方”没这么叫我留恋。在扬州,我认识了一群让人心仪的朋友。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还有小娃娃一位,就是今天拍了他组照的那个“甜蜜蜜”。

    男的朋友,从八十岁到七十岁到六十岁到五十岁到四十岁,算上“甜蜜蜜”的话,就是从八十岁到十岁了。

    王涛老师,是“70后”。从相识到今天,总共见他四面。每一次都觉得特熟悉,没丝毫陌生感。最近一次去他家,我穿的是那件蓝底白花布褂子。他看着我笑眯眯,说欣力,像个渔家女。我说:到了水乡,就是渔家女了呗。上楼。他跟我身后,自言自语,说:“老不见,都生分了。”我看他是久不见我,普通话退步了,他这句话我就没听懂。大风在一旁翻译。我懂了,说:“生分了啊?我可没觉得你生分,我每天都想着你呢。”他们笑。然后他问:“你喝水吗?”我说喝,我渴死了。他脸上绽开一朵菊花说:“我以为你不喝水呢,你们讲卫生的人……”我说我就是来你家喝水的。坐定。他递一把大蒲扇过来问:“你要吗?”我说:“唉,要,我热死了。”

    我第一次见他就想跟他学画,他说不可以;第二次在电话里,他说哪能那么容易就答应?今天第三次,我说你还不收我这个徒。他小声问:“真想学画啊?”我说是啊,写完《冶春笔记》就不写了,画画了。作文儿太累人。他说画画也累呢,但是不一样。我说我临了你的《江南烟雨》。他说我哪有《江南烟雨》?我说就在你画册里啊。就起身,找画册,说画。他的话透彻,明白;态度殷切,不居高临下,就是很愿意跟你分享他的感受。他的感受,字字珠玑。

    把《冶春笔记·序》呈上。他翻,不语。我说:“看到你的画吗?”他说:“没有。”我翻到那页,指头点到《长堤春柳》那一张说:“这不是啊?”他说哦,弄这么大干嘛?又说:“你这个包工头!”我大笑,把普洱茶当稿费发他一饼大风一饼,说:“等我收到稿费,还有现金啊。”他说:“他们从来不给稿费的。”我说:“那不行,稿费这个事情上,我是很在乎的。我们可以不要,他们不可以不给。”然后又取一罐龙井给他,说:“这个是特别崇拜奖,给你。”他笑,接下来细看那茶罐。

    说陈师曾说齐白石,说齐白石教学生,不讲课,就是画画,画完了交给学生说:你拿回去看看。王涛这时起身,说我给你看几张画。就进了卧室。听见他在里头开柜子关柜子,我跟大风说:“宝贝都藏那屋里呢。”

    风中的竹子。洒金纸上的美人蕉。荷花。大风解析这三张画,赞叹。王涛听着,不说什么。我干脆盘腿坐地上,细看那竹叶,一片片,就是《兰亭序》的笔触嘛。那浅黄的美人蕉在洒金纸上富贵又清丽,正是东坡所谓:“天然富贵出天姿”哟。我说这个,应该挂在迎宾馆的小客厅里。

    这些个有意无心的大美之作,随意性太强,我看得欢喜,可是没信心了。忍不住怏怏不乐,说唉,我都没信心了,你这个太难了。大风说:“那当然难啦。”大风就是一向不体恤人,他才不管你有没有信心呢。

    告辞的时候,我说我回头画几幅试试,请您看看是不是值得收我。王涛还是笑。他总归是不置可否,总归是笑。我说:“我总要配得上你才行。”这回他笑得有点那个了。我把他快逼到没路可笑了。

    到楼下,他忽然说来来,看看我儿子的画。楼下这书房,满墙贴了画,小幅山水,有滋有味的,我们说好。我说您后继有人了。他说他现在忙,做生意没时间,就画成这样。我说真不错了。他认真地看着我说:“你就这样画画,画成这样,不是也行吗?”他是为我的没自信耿耿于怀呢。他用这个法子给我自信。我很认真地想起他当时的口气和表情,觉得跟他这个人交往,实在是值得回味的。

    他们夫妻送我们到屋门外。我回身仰望他们。小老头小老太一对。这个小老头,他的眼里总有些东西,让你看进去想再看,像他的竹子、荷花、美人蕉,那样随性的涂抹,可是有深意。 

    写顾风写到王涛

    昨天下午史公祠有琴会,纪念梅曰强先生逝世十周年。大风讲话,说:“像梅先生这样的文化人,他们在世的时候,我们不在意;他们走了,我们才知道是多大的损失。所以,我们特别要珍惜扬州的文化人。”

    琴会,我和王涛老师早退了,因为要去书店。然后我们在小梁店里喝茶说话儿。梁剑铭,王涛高徒。王涛老师说:“扬州不能没有几个人,第一个就是顾风。他为扬州做了很多事。”我说:“他牺牲了太多时间和精力。他本来可以在艺术上更有成就的。”这时候,顾风就在台阶下出现了。小梁这店在史公祠西十米。他进来,说你们,晚上一块儿去吃饭吧?问跟谁。说是参加琴会的人。我朝王涛摇头。王涛笑出来,说你冲我摇头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你不去,还是不让我去?大风说:你们不去就不去。我凑近他说:“你也别去了,跟我们去吧?”他说不行,我这个是工作。然后我就开始“攻击”他,说会也去了话也讲了,不吃饭人家就觉得你不重视了么?我看不见得。他不睬我,站起来走了。他走了,剩我们仨,不说话。王涛老师说:“顾风,好像瘦掉了嘛!”然后,就散了。王老师回家吃饭,老太婆电话来征求过关于晚饭的意见了,我听见他说: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小梁有婚宴。我回家练字。王老师刚说:一切的基础都在字。

    小梁,比我小,所以称他小梁。原先是叫他梁兄的。因为他说朋友们都叫他梁兄,我也该这么叫。我当时说:叫梁兄,好像我们是祝英台一样,很悲剧的。他笑。他笑的样子,让我想起一个人 。剑铭,名如其人。人说名字对人的性格有暗示作用,梁剑铭或属此列。他的样子,一见是实在,二见是淳厚,三见是笃诚,后来他笑了。我想起荆轲。忠义双全的那种勇士。他的笑容,是我想象里荆轲笑的样子。人只晓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又只晓得“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你怎晓得,荆轲笑起来不灿烂如梁兄?

    那天我说梁兄,我们也来学琴吧,我们的样子,是配得上古琴的。王涛笑,说他不能学琴,他那个样子,不是弹琴的。我说他干什么合适?小梁自己笑,说保镖。我当保镖合适。我说:你就是荆轲。

    我后来不叫他梁兄了。原因是有一天我想要个吃食不得,发微信朋友圈晒可怜,他出来讪笑,我说:“梁兄你不去买给我么?”他回一句透骨寒,曰:“你又不是英台。”他这句话颠覆了我前头“三见”对他的好印象。

    那是后话了。

    接着说那天的王涛。这时候我们已经出了梁氏小铺的门,是史公祠西、护城河北的这细石条路。王老师站路中央,他无忧无虑,或心思悠远,不晓得他在想什么。我开锁我的“电驴”,问他:“您的车呢?”他恍然,说车?我以为有车接我们呢。我笑出来,说你不是骑车来的啊?他绽放一朵菊花,说是的呀我的车!我跟你讲,我自行车的故事多呢!这一路,我骑“电驴”配合他的自行车。他慢慢骑车,说:我回XX桥去望一望吧。我说您回那儿干吗?他说:“把东西顺一顺,茶壶啊什么的。”我今天拿去一套电茶壶。我说:“我们都洗干净了,都收拾好了。”他说:“我门锁好了么?”我说:“锁好了。”他说:“你看到我锁好了?”这就到了桥头四岔路口。红灯。我们说话,讨论这个讨论那个。绿灯。我左转他直行。他说:“你过吧。”

    我加油过路口,到向西的“灯”前停住,回头望他。他推车过路口,白底浅蓝条子的衬衫给风吹得鼓起来。早上我进他门的时候他说,是为了见我换的这件衣裳。我说你穿这个衣裳很帅。看他选画,有十几张信手涂鸦,脸大的小画稿,我爱不释手,一张茄子跟一张芋头,画在黄纸上。他说这个,可以用电脑把黄去掉点吧?我们说去掉干吗?就要这个颜色才好。我说:“就这个样子,我来旁白一下,写几句,会有意思的。”他说好,她随便怎么写写,就有意思。又说:“欣力要是扬州的就好了。”我说:“我不是扬州的就怎么了?”他说:“你早晚还得走啊。”我说:“谁说的?你们对我好点,我就不走了。”他说:“怎么对你好?你对我们好,我们才对你好。”他这个人,一忽儿憨厚一忽儿刻薄,不像大风,老是好脾气,可有时候“虚伪”。就是这个。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