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凤祥:漆上雕花

2014年11月 16日 07:33 | 来源: 扬州晚报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乐活扬州 | 云扬州

阚凤祥作品《琼楼仙境》。

阚凤祥作品《琼楼仙境》。

    人物名片

    阚凤祥,1959年出生于扬州。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在30多年的从业生涯中,传承和发扬了扬州传统的雕漆嵌玉技艺,善于运用浮雕、镂空雕、立体圆雕等,作品生动自然,多项作品获全国工艺美术大奖。

    在奔流不息的生命中,他为漆器而来。漆器是他的精神家园。漆器也是一面多棱镜,折射着审美的缤纷色彩;漆器是一个万花筒,演绎着实用、情性的大千气象。他叫阚凤祥,他曾是漆器厂一名技术骨干,遭遇“下岗”后,他仍然坚持着自己的漆器梦想,并成功完成了向一名企业家的转型,从扬州漆器发展中摸索出一条转型之路。

    1

    18岁进漆器厂学艺

    刻苦努力很快脱颖而出

    很多传统工艺大师都是家传,但阚凤祥不一样,1959年,他出生在扬州的一个普通家庭,家族从没有人搞过艺术,少年时期也没有受过美术教育。与漆器结缘,可以说是一次偶然相遇。

    1977年高中毕业,18岁的阚凤祥进扬州漆器厂。“当时其实是按政策要下乡,而我不想下乡,所以就通过招工,进了漆器厂。”说起学漆器的初衷,阚凤祥有点“不好意思”。

    当时的扬州漆器厂,对于扬州普通老百姓来说,还是一个既神秘又令人敬畏的地方。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当时这里生产的漆器,主要是出口为国家创汇,普通老百姓很难接触到;而之所以令人敬畏,是因为在大家看来,漆器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普通人做不来。

    但18岁的阚凤祥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不但选择了漆器,还选择了漆器中最难学的雕漆嵌玉。行内人都知道雕漆嵌玉工艺是高精尖漆器品种,是明清时期,扬州漆器艺人在雕漆工艺基础上,选用翡翠、玛瑙、青石、白玉、珊瑚、碧玉、珠贝、象牙等几十种高档材料,雕琢成各种浮雕图案镶嵌在雕漆锦纹之上,是扬州独特的漆器工艺,堪称国粹。但这种技艺技术要求非常细致,就拿嵌玉来说,从玉工的开片、剪稿、画片、下料、切割成型、粗磨、拼接、开纹、了面、抛光、绞真、镶嵌,稍有疏忽就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分配到雕漆嵌玉车间,一开始是当学徒工。当年阚凤祥不到20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他深知自己没有什么艺术基础,更要加倍努力刻苦学习,所以每到休息天清晨就约志同道合的学友去风景优美的瘦西湖写生,下午到扬州观音山、大明寺拓名人碑字。强烈的求知欲望和兴趣,加强了他对扬州漆器技艺的艺术追求。

    上世纪70年代,由于工作条件比较艰苦,平面玉雕车间师徒在制作玉件时一双手整天是要和水打交道,每到冬季须要用热水,他们全车间的徒工们一大早就要抬起木桶到厂里的茶水炉上打开水,那热火朝天的情景,到现在都让他记忆犹新。

    在师傅赵焕的严格要求之下,再加上学艺认真和对本行技艺的天赋,阚凤祥逐步在青年徒工中脱颖而出,成为车间的技术骨干力量之一。此后他先后制作了《名花竞艳》、《神仙福寿》、《国色天香》、《松鹤同春》、《九龙浴佛图》等雕漆嵌玉精品,其中《松鹤同春》大地屏被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收藏。

    1981年,由于表现突出,阚凤祥被厂方派往扬州工艺美术学校进修三年。学习美术基础和专业课的训练。其间又追随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永骏、张宇研习玉雕和雕漆嵌玉的创作设计,还得到了东南大学艺术理论教授张燕老师的关心、鼓励、支持和指导,这给他以后的创作之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

    漆器厂下岗被逼转型

    借钱创业,仍瞄准漆器业

    从扬州工艺美术学校进修归来后,阚凤祥被安排到厂里的漆器研究所工作,而当时只有技术最精湛的人,才能到这里工作。

    然而,在时代的变迁面前,手艺精湛的阚凤祥也难免迎来了命运的转折。

    上世纪90年代,因外贸公司不再为工艺美术品代销等多种原因影响,依靠出口外销为主的漆器工艺品行业面临生存危机。产品逐渐积压,全国大量漆器厂几乎相继倒闭,阚凤祥所在的扬州漆器厂,销售也面临很大的萎缩,流动资金严重不足,职工面临下岗。

    当时阚凤祥虽说已是厂漆器研究所的技术骨干,但还是免不了被安排回家待岗六个月。“第一个月拿70%工资,第二个月50%,第三个月就只有30%了,还要养孩子,基本生活都很困难了。”阚凤祥迎来了人生中的最低谷。

    穷则思变!面临着生活上和心理上双重打击的阚凤祥被“逼上了梁山”。他决定自己创业。

    但当时的条件对他来说,是很不利的。阚凤祥第一没有场地,第二没有资金,第三没有人员配合,诸多的没有,难度之大是可想而知。但他坚信雕漆和雕漆嵌玉、楠木雕嵌玉等在漆器工艺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艺术价值。深感只要有决心和不懈的努力,目前的困难将是过眼云烟。

    2000年3月,他毅然开始了创业之路,创办了扬州市润祥漆器厂。没场地,他就因地制宜把家里的客厅改成工作间;没有足够资金,就向朋友借了3000元购置了机器,就先给人家做加工不断积累;没有人员,他就到处主动找人前来学艺,手把手培养人员。就这样,他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旅。

    一开始,因为资金有限,阚凤祥只是给人做一些漆器的加工,慢慢地,资金积累起来后,他开始做自己的产品,并且注册了“宝凤祥”的品牌。

    然而,任何创业的道路,都不可能是平坦的。由于经验不足,阚凤祥没少吃亏。“刚开始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商标注册后,必须通过批准才能用,我们以为注册了就可以用,结果我们的产品刚生产出来,就被人举报了,连借钱买来的机器,都差点被没收了。”

    后来,在工艺美术集团和工艺美术协会的帮助下,阚凤祥终于有了自己的生产场地,从此,他的创业道路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他也开始把眼光放到更远的全国市场,北京、广州,都是他经常要去跑的地方,目的就是为了打开市场。

    在这段时间里,阚凤祥完成了从一个“手艺人”到企业家的转变。“这种转变是艰难的,因为之前只要懂技术就行了,现在要求你还要懂市场,懂管理,还必须要能扛住各种压力。”

    这几十年的创业之路,阚凤祥遇到过的困难无数,可他有个特点,只要听到雕漆嵌玉玉雕机的马达声,就浑身充满干劲。因为漆器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而是他以及他的团队的毕生事业,他深感自己肩上担子的沉重。

    3

    坚持走“精品之路”

    创作作品拿下多项全国大奖

    几十年的从业经历,让阚凤祥越来越强烈感觉漆器走“精品之路”的必要性。在他看来,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新材料、新设备、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就不可避免地影响和推动传统漆器工艺的变革与发展,如何在新的生存环境中既能保留千百年传承下来的漆器文化遗产,又能保证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他深刻地体会到,只有在传统的基础上,走精品之路,漆器工艺这朵璀璨的奇葩才能不断地传承下去。

    于是,阚凤祥逐渐把更多的时间拿出来,沉下心来制作精品。从2006年开始,他的作品每年都要参加全国性的评比活动,并将此作为督促自己多出精品的动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他领衔创作的《博古》地屏、《富贵平安》地屏、《山水》屏风、《桃源胜境》地屏、《江苏八景》花瓶、《琼楼仙境》地屏,在大连艺术博览会上分别获铜、银、金、特等奖项。2008年,他创作的雕漆嵌玉《富贵平安》地屏在“漆花杯”中国漆器艺术精品展荣获金奖;2009年,他的古金丝楠木雕漆《山水》屏风在“漆花杯”中国漆器艺术精品展荣获金奖,2010年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2010年,他的雕漆《琼楼仙境》地屏获第十一届中国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天工艺苑·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特等奖……

    如今,阚凤祥自己也记不清,他已经拿过多少奖项了。“反正是金银铜都拿过了。”而在这些精品的创作过程中,他也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他创作的作品题材充满象征和寓意,用材精美、色彩丰富。善于运用浮雕、镂空雕、立体圆雕等,配色讲究图案生动、画面精彩丰富、表现自然细腻。

    2011年,阚凤祥被评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并成为扬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而事实上,对于传统漆器工艺的传承,一直贯穿他几十年的从业生涯。由于创业初期他就开始大量招收学徒,所以如今他的弟子不仅人数众多,而且人才辈出,不少人都已经在扬州漆器界小有成就,在2009年元月扬州市工艺美术行业第二批“师带徒”中,他还担任刘兆成、马彩云等人的师傅。而阚凤祥也不负重托,他耐心教徒弟们雕漆,雕漆嵌玉的技术要领,要求他们一边实践一边学习有关书籍,从雕漆,雕漆嵌玉各种表现手法和现代发展水平出发,有针对、有系统地给予指导。然后,逐步放手让他们独立完成,做到每次作品完成后能及时做反思做总结。

    而为了立足企业的长远发展以及技艺传承,阚凤祥还说服了自己的儿子,让他回来继承自己的漆器事业。如今,阚凤祥的儿子阚健大学毕业后,已经回到扬州,跟着父亲学习漆雕技艺。

    4

    “复活”百年玉扎花工艺

    创作《艳冠群芳》提梁花篮

    在不久前开幕的“第十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阚凤祥团队一共拿出了8件作品,其中,他领衔创作的新作——雕漆嵌玉《艳冠群芳》提梁花篮,采用了失传百年的雕漆玉扎花工艺,一亮相便艳绝群芳。

    这件作品的创作初衷,是缘于一位80多岁的老工艺人。大约2年多前,有一天正当阚凤祥为选择什么创作主题犯愁的时候,一位80多岁的老工艺人来找他,希望有人能够“复活”失传百年的雕漆玉扎花工艺,制作一件艺术品,老人说,他曾经看见他的师傅做过这样的工艺品,但是这样的工艺没有传承下来,他觉得很遗憾,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够看见有人将失传百年的工艺恢复!

    阚凤祥马上想起了自己在故宫博物院等地参观时,看到过玉扎花的文物。“我从事这个行业以后,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去参观当地的博物馆,仔细欣赏陈列展出的文物,因为其中蕴含着不少工艺,有次我看到过故宫博物院里有清代皇宫收藏的这种玉扎花,所以这位老先生一说起这个事情,我就有了灵感,我为什么不能尝试一下呢?”

    于是,阚凤祥决定试一试,并将作品主题定为被誉为“花中之王”的牡丹花。不过,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因为雕漆玉扎花工艺已经失传百年,除了听这位老工艺人口头讲述了自己当年看师傅制作雕漆玉扎花的一些细节外,再也没有什么资料可参考。阚凤祥之前制作的作品,也都是平面或者是半立体的,对于立体的东西,还从来没做过。

    为此,阚凤祥特意去故宫、南京博物院等地参观,研究玉扎花的文物,为了使牡丹花的造型逼真,他在春天的时候还特意赶赴洛阳现场写生。

    刚开始时,阚凤祥准备创作10朵盛开的牡丹花,寓意着“十全十美”,再配一些花骨朵,原计划一朵牡丹花由10片叶子衬托,结果花瓣、叶子一个个雕刻出来组装成一枝花后发现,看上去太稀疏了,于是赶紧调整,又雕刻出50片叶子,重新组合发现视觉效果仍然不理想,又调整补充,最后,我们现在看到的雕漆嵌玉《艳冠群芳》提梁花篮里面有10朵各种颜色的盛开的牡丹花,还有花骨朵无数,用玉石雕成的大小叶子达到了300多片。“原来只打算用100多片,整整多了一倍。”

    在将雕漆嵌玉《艳冠群芳》提梁花篮运往扬州国展中心的前一天,阚凤祥发现它还差一点灵动之感,于是赶紧制作了两只蝴蝶,这样,有了镶嵌宝石的蝴蝶停歇在花瓣上作为点缀,动静结合,整件作品也就更加立体更加完美了。

    业内评价,这件作品融合了很多工艺,不仅有雕漆与嵌玉的完美结合,还用传统套环技法雕琢出提梁和两条活动链环,连接在配以底座的凤型干上,增加了作品的高度,手法顺畅自然,宛若天成,传达了牡丹花雍荣华贵、五彩缤纷、娇艳多姿 、富丽堂皇又极富浪漫情调的神韵。

    阚凤祥告诉记者,自己目前还在准备一件作品,在明年扬州建城2500周年时,将会面世,这件作品将会是他的另一个“经典之作”。

    记者 何世春 陶敏


责任编辑:孙逸洲

分享到:
扬州网新闻热线:18905279889 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